一木禾 > 我真的是人生赢家 > 第672章:道德的沦丧?
隔壁的人老早就听过祝云谣的名声,毕竟他虽然不在村子里,但是村子里还有一些他的兄弟的。
  
  不过在他的记忆里,祝云谣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软包子。
  
  这时候注意到祝云谣在看他,他从一堆杂物里面起身,朝着祝云谣温文一笑。
  
  对面的小姑娘已经有十五六岁的模样,出落的亭亭玉立,再过两年估计就该嫁人了。
  
  他本以为会收获到小姑娘羞涩的笑容,然而小姑娘却只是对着他挥了挥菜刀,眼里闪着寒光。
  
  “你吵到我睡觉了。”
  
  “再吵——”
  
  祝云谣挥了挥自己手里的菜刀,菜刀的刀刃在烈日下泛着寒芒,男人都忍不住跟着打了个哆嗦。
  
  “剁了你哦。”
  
  说完,小姑娘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回去了,留下男人一脸莫名。
  
  说好的软包子呢?
  
  他还准备让这个软包子替他生几个娃呢!
  
  男人的打算十分的精明。
  
  他现在都四十多岁了,也没钱讨老婆——但是他还有个弟弟,这女娃娃也到了议亲的年龄,到时候他倒是能够让他弟弟来向女娃娃求亲。
  
  到时候只是帮他生个儿子罢了,又有什么难的?
  
  可惜这人就是想得美。
  
  别说是现在的祝云谣,哪怕是从前的祝云谣也不会答应的!
  
  隔壁男人搬来没两天,他的兄弟就频频的来串门了,祝云谣隔着矮墙都能够感受到隔壁毫不遮掩望过来的目光,她最开始还会狠狠的瞪回去,然而后来就懒得瞪了,只是两把菜刀往桌子上一拍。
  
  “哥,她真行么?我觉得她最近有点奇怪啊。”
  
  年幼一点的男人纠结的看着年长一点的。
  
  “没事,之前他们怎么对她的你也看到了,别说是她了,就是换个其他人也有脾气呢,这时候你只要上去示点好,她保证对你感恩戴德,而且你就忍心我绝后么?”
  
  老男人忍不住说道,俩人说话的声音不大,要不是祝云谣耳力惊人,还真是什么都听不清。
  
  祝云谣听见隔壁嘀嘀咕咕的动静,更是忍不住冷笑。
  
  这群人的算盘打的可真是精明!
  
  果然,没过两天,隔壁男人的弟弟就开始天天明里暗里给祝云谣示好了。
  
  祝云谣:“……”
  
  是我的菜刀不够锋利,还是你觉得我是个憨批?
  
  哪怕是从前的祝云谣,最后也没如他们所愿和这人在一起啊!
  
  “呵呵,我对你不感兴趣,不过我对你那二两肉挺感兴趣的,不然你剁了给我?”
  
  祝云谣冷笑着看着第不知道多少次跑来给自己献殷勤的男人。
  
  说是献殷勤都是抬举他了——每天打着关心祝云谣的名义来,然而为的不过是在祝云谣这里蹭顿午饭罢了。
  
  可惜祝云谣一直没让他如愿,拿一根随手在她门口薅的狗尾巴草来献殷勤,这是脑壳被敲了么?
  
  连着好几天在祝云谣这里碰壁,男人已经有些拉不下来脸,这时候听到祝云谣的话,顿时忍不住怒瞪着祝云谣。
  
  “你这小娘皮,别给脸不要脸!我看上你是你的服气,不然你就看看你这野猪一样的力气,十里八村谁敢娶你?你还不乖乖嫁给我给我们家多生几个娃娃!”
  
  祝云谣手里菜刀往桌子上一拍,眼睛一横,道:“来来来,你看着我的菜刀再说一遍!”
  
  那菜刀就在桌子上拍着,锋利的刀刃让男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祝云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因为最近祝云谣没帮别人忙活,反而是只倒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看着比原本精致了许多。
  
  毕竟她天生神力,又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那么多负担,之前因为四处帮忙,总是弄的灰头土脸,特别狼狈。
  
  现在就不一样了。
  
  “那又怎么样!你别以为你有点力气就行了,就你这样……额……”
  
  男人一僵,低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菜刀,祝云谣就站在他不远处,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嫁不嫁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知道……”她恶意的靠近男人,“像你这样的,我单手就能拧掉你的天灵盖。”
  
  祝云谣:其实我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白花,每天的梦想就是当一条咸鱼在大佬背后喊六六六。
  
  奈何大佬不在家,我只能够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自己撸胳膊上了。
  
  银色的刀刃贴在他的脖颈上,只要略一用力,就能够割破他的喉咙,男人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害怕,他忍不住双股战战,一双眼睛盯着祝云谣看。
  
  “你!你要是这样做,你也是要偿命的!”
  
  “怕什么,大不了我自己去山里面,反正你们也进不去,不过你呢,可就这一条小命就搭在这里了。”祝云谣另一只手的菜刀拿刀背拍了拍男人的脸颊,“我劝你别在我身上打主意,不然,这菜刀可不长眼睛。”
  
  至于她这么做会不会引来其他人的报复——祝云谣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别以为这个村子有多么的和谐友爱,其他人还犯不上为了一个人嚷嚷着要报仇。
  
  他们不过是欺软怕硬罢了。
  
  毕竟大家可都惜命得很。
  
  男人被祝云谣吓唬了一番,之后殷勤也不敢献了,天天看见祝云谣都躲着走。
  
  只是……
  
  祝云谣看着自己手里的菜刀,一时茫然,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通过蚀之境?
  
  她想成为圣殿殿主。
  
  不为自己,也为那些爱护着自己的人。
  
  为大哥,为二姐,为三姐,为四姐,为师父……
  
  为那些无论何时都站在她身后不离不弃的人。
  
  握紧了手中的菜刀,祝云谣深吸了一口气。
  
  那男人的献殷勤计划失败,隔壁的老男人顿时气的够呛。
  
  他赶考十几年,身上半分积蓄都没有,身上又没有功名,书读的也一般,让他拉下脸做先生他也不肯,天天都得靠着兄弟的接济度日。
  
  一来二去的,他的怒火就转移到了祝云谣身上。
  
  若非祝云谣吓唬他弟弟,他如今怕是连儿子都有了!
  
  这一日,他终于忍不住了,掐准了祝云谣回来的时间,恶向胆边生,早早的就躲进了祝云谣的房间。
  
  ——大不了就逼着那个死丫头生米煮成熟饭,反正吃亏的也不是他!
  
  一个小娘皮罢了,再翻天还能折腾出来什么风浪来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