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第九星门 > 第三章 你师兄还是你师兄

  传言中,老医神亲口说的凌逸伤势太重,已无法彻底复原。
  以老医神的身份地位,以及他跟老校长之间的关系,也算是看着凌逸长大的身边人,断然没有撒谎的理由。
  所以,大家对此都深信不疑。
  但他们还是想要亲眼见证一下。
  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学院宽大的广场上,凌逸整个人愈发平静。
  除了极少数几个人之外,没人知道小时候的凌逸都经历过什么。
  更不会有人知道,近几年的寒暑假,他们眼中的懒散年轻人,居然会一个人钻进那些妖兽出没的山林里进行历练。
  因为老校长曾说过,在这个世界,想要安逸的活着,首先你得有那个能力,然后才有那个资格!
  总之,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凌逸这位宗武学院第一天才,只不过就是一个英俊帅气但却很懒的年轻人。
  堂堂学院第一天才,却一心想着留校当老师,不是胸无大志,又能是什么?
  梁善明和杨铁,冷笑着站出来。
  随后,常泉、苗海、梁立宏几人,也纷纷站出来。
  这五个人,在宗武学院,都算是最优秀的那一批,都已经突破到二阶点穴境。
  面对一个已经废了的天才,他们内心一片火热!
  都认为自己有必胜的把握!
  扬名立万,就在今天!
  “还有吗?”沈校长凌逸看着黑压压的人群,一脸平静的问道。
  又有几个人,默默站出来,站在梁善明等人身后。
  这时,又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少年,目光火热的看着凌逸,一脸认真说道:“师兄,您是我的偶像,我进入宗武就是因为你!原本想着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挑战您,但现在看来,以后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了,所以我想现在挑战您!”
  “你是花云……”凌逸微微皱眉,一时间有些想不起这个孩子的名了。
  不过对他印象倒是挺深的,在一众天才中,他不是最出挑的,但却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很努力,也很纯粹,和梁善明那些人不大一样。
  “师兄我叫花云哲!”少年似乎有些腼腆的看着凌逸,“我知道现在站出来有些不合时宜,但是……”
  自老校长走,凌逸第一次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不想给这少年树敌,所以没说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这种话,只是点点头,道:“行,你第一个,来吧。”
  花云哲眼底露出一抹兴奋,深吸一口气,摆出起手式,说道:“那请师兄当心,我要出招了!”
  四周的人哗啦一下散开,在广场中间留出空地。
  赵欣欣有点无奈的看着花云哲,两人同届,平日里沟通不多,不算很了解,但现在她却忍不住在心中暗骂这家伙是个憨憨。
  知道不合时宜还站出来,虽是无心,但却也成了落井下石的一员啊!
  梁善明和杨铁等人则都目光阴冷的看着花云哲,他们才不会认为这小子是无心的,简直就是个心机少年,抢了他们的风头!
  所以即使凌逸没有去给花云哲拉仇恨,但梁善明等人也已经恨上了他。
  花云哲目光坚毅,脚下一动,身形一闪,抬手挥拳,向凌逸打来。
  空气中传来一声嗡鸣。
  这一拳势大力沉,带着一股强大的劲风,直接打向凌逸面门。
  “这一拳很好,但发力太猛,没有后路。”
  凌逸一边说着,脚下轻轻移动,身子一错,让开花云哲这一拳攻击,随手轻轻一拍,拍在花云哲肩头。
  因为动作太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花云哲从凌逸身边冲过去。
  “以后切记,在你发力的时候,就要清楚你的变招是什么。”
  凌逸淡淡说道。
  “感谢师兄赐教!”花云哲脸上露出惭愧之色。
  原以为自己这套拳法已经很精妙,在一阶练技这个层面不说炉火纯青,但至少也是登堂入室。
  真跟师兄对上才真正感受到那种无力。
  “不客气,我知道你擅长的是棍法,你没有使用兵器,我很欣慰。”凌逸仿佛回到之前带学生的日子,沉重的心情都变得轻松几分。
  不过看这梁善明等人如狼般凶狠的眼神,凌逸心中叹息:终究不是那个时候了。
  刚刚他取了个巧,多少利用了花云哲的愧疚情绪,找出对方攻击漏洞之后,花云哲也没好意思继续攻击。
  但其他人可不是来找他切磋的,没见苗海、梁立宏那几人已经悄悄拿出了武器么?
  所以,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
  穴位被封,伤势严重,面对一群同样被称为宗武学院天才的二阶对手,凌逸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才可以。
  这时候,梁善明突然笑了笑,道:“师兄若是怕了,不如跪下求个饶……当然,不是跪我,我可没那个资格,也怕折寿。师兄只要对着校长办公室的方向下个跪,磕三个头,再说三声对不起,我愧对学院培养,我错了……嗯,我们今天也就不为难师兄您了。毕竟我们站出来,也是代表无数对师兄所为痛心的宗武学子,目的也是维护学院的尊严……你们说是不是?”
  梁善明看了一眼身边杨铁等人。
  杨铁等人顿时点头:“不错,我们的目的都是出于公心!”
  “为了维护学院的尊严!”
  “我们与师兄哪有什么个人恩怨?”
  几个人都精明的很,知道风头已被花云哲抢走,若不能另辟蹊径,恐怕日后人们谈及这件事,首先提到的一定是花云哲了。
  赵欣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梁善明这群人,天才少女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到人间险恶。
  凌逸看着眼前这群自己带过的学弟,忽然笑起来,原本因为伤势严重而有些弯曲的腰在这一刻变得挺直。
  一米八五的身高,超越这里绝大多数人,清秀的脸上,写满了嘲讽。
  “你们,一起上吧。”凌逸看着梁善明等人说道。
  事情已经被他们彻底做绝,再无任何回头路!
  梁善明瞥了一眼身边几人手中的武器,打消了抽刀念头,大喝一声,身体中已经冲开的几十个穴位中瞬间爆发出一股惊人力量。
  轰!
  这一拳,竟打出骇人罡风!
  这一刻,无论心中如何评价梁善明这人,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武道天才!
  杨铁手持一把剑,从侧方向一剑刺向凌逸!
  常泉、苗海和梁立宏等人,也都手持武器,从其他方向合围凌逸。
  手里拎着师兄背包的赵欣欣差点忍不住丢掉背包冲上去。
  太不要脸了!
  莫说师兄对他们还有恩情,即便素无交集,但同为宗武校友,也不应该这样无耻!
  简直太过分了!
  秦国最顶级的武道学院……当真令人失望!
  这一幕,让不少围观的宗武学子忍不住皱起眉头。
  为了舔新校长,梁善明这群之前也曾被他们视作偶像的学院天才已经彻底不要脸了!
  面对一群大多已踏入二阶的年轻高手围攻,凌逸冷静得完全不像是一个象牙塔中的学生,脚踏步法,身子轻轻一闪——
  面对梁善明这带着罡风的凶猛拳印,不退反进,朝着梁善明直逼过去!
  这一举动大大出乎梁善明预料之外,瞳孔中倒映着那道他做梦都想要超越的身影,眼眸深处,在这一刻,不由自主流露出一抹恐惧。
  嘭!
  一声闷响,凌逸坚硬的胳膊肘狠狠撞在梁善明脆弱的肋下,并精准打在那块的穴位之上!
  噗!
  一口鲜血从梁善明口中喷出,身子往前栽倒。
  一个侧踢,将一名从侧面冲过来的人一脚踹飞出去!
  同样精准踹在对方穴位之上!
  而此时,原本是刺向凌逸侧面的杨铁,因为凌逸移动速度太快,变成了背对着他。
  这一剑……正对着凌逸后背!
  杨铁只略微犹豫一下,狠狠一剑刺过去!
  这一剑刺出之后才大喝一声:“师兄小心了!”
  “你给我住手!”
  赵欣欣情急之下,腾空跃起,抡起凌凌逸的背包,狠狠砸向杨铁。
  凌逸的速度在这一刻,却快到无与伦比,一个转身,随手一巴掌拍向杨铁刺来这一剑。
  剑上有罡!
  当凌逸手掌接触剑罡的那一霎,瞬间被切开一道伤口,鲜血直流。
  但杨铁的剑也被凌逸这一掌打偏,凌逸清秀且平静的脸上,也终于露出怒色。
  即便梁善明刚刚那么阴狠,凌逸都能保持平静,但杨铁从他背后刺来这一剑,让他彻底怒了。
  另一只手,捏着拳印,狠狠一拳砸在同样用尽全力没了后路的杨铁脸上。
  不能动用二阶点穴的力量,就打不了你?
  这一拳,让杨铁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鼻梁骨彻底粉碎!
  凌逸不但一拳击碎杨铁鼻骨,还顺势轻轻一拨赵欣欣全力砸过来的背包。
  四两拨千斤之下,赵欣欣原地打了个转,然后,一脸惊异。
  “包里有易碎品,小心。”凌凌逸道。
  宗武学院的广场之上,一片死寂!
  办公楼里面正在观战的那些人,鸦雀无声!
  瞬间打垮两大主要战力,对其他人的威慑简直是无与伦比的。
  几个原本暗戳戳想要偷袭凌逸的人全都露出震撼之色,主动停下脚步,难掩尴尬之色。
  太丢人了!
  赵欣欣明丽动人的脸上带着一抹茫然之色,半晌才回过神来,看着同样一脸震撼的那些人,然后看看凌逸流着血的一只手,道:“师兄,你手流血了……”
  凌逸从赵欣欣手里接过自己的背包,露出一个温暖笑容:“赵欣欣,谢谢!后会有期!”
  随手将背包甩在肩上,用力甩了甩依然在流血的手,一滴滴鲜血落在宗武学院的广场上。
  这一次,他没擦。
  人群自动给他分出一条路来。
  赵欣欣嘴巴微张,眼睁睁看着师兄高大落寞身影渐渐远去。
  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能说出口。
  校长办公室窗前,赵天平面无表情回转身,回到座位上,半晌,才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终究,还是废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