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第九星门 > 第一章 驱逐

  大秦历2020年5月20日。
  晴。
  秦国京城。
  第一医院。
  宽敞的病房里。
  浑身染血的年轻人。
  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老人。
  以及一屋子宗武学院的大人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病床上的老人脸上。
  一个白发苍苍的枯瘦老者,正坐在病床前,运行功法,全力抢救着昏迷状态的老人。
  “油尽灯枯,没救了。”
  凌逸听到后,身体发抖,感觉恐惧而害怕,至亲之人竟要离他而去了?
  白发老者突然站起身,无声摇摇头,长叹一声:“老沈……走了。”
  如晴天霹雳响在耳畔,凌逸心中空空落落,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像是被抽空了,心伤到极点,有无边的悲意。
  屋子里瞬间传来一阵深深的叹息声。
  ……
  追悼会现场来了很多人。
  宗武老校长沈笑吾面带微笑的大幅黑白照片挂在正中,灵堂庄重而又肃穆。
  每个出现在这里的人都面色沉重。
  凌逸带着重孝,茫然的站在门口,机械的跟每个进来的人打着招呼。
  人们进来几乎都会跟他点点头,打个招呼,说一声节哀,还有些人会轻轻拍拍他肩膀。
  凌逸身旁还有两个哭成泪人的姑娘,同样带着跟凌逸一样的孝,相互搀扶着,几乎难以站稳。
  一个是他妹妹凌芸,另一个是苏青青,都是老校长的养女。
  大量花圈堆满整个灵堂……
  悼念这位曾给秦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功勋老校长。
  可谓极尽哀荣!
  之前救治老校长的秦国神医陈枫陈老爷子,穿着一身黑色衣服,顶着满头白发,来到凌逸身边,叹息一声,道:“凌逸,人终有一死,你也别太难过,我跟你义父是多年至交好友,相信他也不愿见你从此一蹶不振。你身上的伤势严重的很,需要及时调理,回头等结束了,你来我这里,我给你好好梳理一番,不然会落下病根,影响你将来。”
  凌逸木然点点头,道:“陈伯伯,谢谢您。”
  陈枫叹息一声,摇摇头,往一旁走去,不愿过多打扰这个伤心欲绝的孩子。
  这时曾出现在病房那个国字脸中年人来到老医神身旁,低声问道:“老医神,凌逸怎么了?”
  老医神未加思索的道:“凌逸伤势很严重,经脉郁结,穴道封印,加上老沈的死,大悲之下,已是……”
  “这么严重?”中年人微微一怔。
  老医神点点头,叹息一声:“是啊,之前光顾着老沈,没注意到他伤势这么严重,他的伤,想要彻底恢复过来,怕是……真是可惜了这孩子。”
  说着又重重叹息一声,看着中年人一脸恳切的道:“天平,凌逸是老沈养子,也是他最重视的弟子,你是宗武第一副校长,这次十有八九是你接任,这孩子挺可怜的,以后得麻烦你多费心了。”
  “您放心,这是应该的。”赵天平一脸认真的保证着,待陈枫离开,才皱着眉,喃喃自语道:“废掉了啊……”
  凌逸有些记不清葬礼是怎么结束的,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从墓地回来的。
  整个人浑浑噩噩,一脸木然的穿过宗武学院熙熙攘攘的广场,无视广场上那些学弟学妹们或同情或复杂或异样的目光,一个人回到家。
  怕伤心过度的凌芸回到这里更加难过,被苏青青带走了。
  原本温馨的家此刻变得无比冷清。
  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凌逸没办法接受义父真的已经离开的事实。
  如果不是为了带他回来,义父一定不会死。
  即便不是那可怕大能的对手,但逃出去肯定没问题!
  强烈的自责犹如一把锋利的刀,不断刺在他心上。
  三天之前,所有一切都还是正常的!
  他还跟义父在老黑山里烤着妖兽肉,谈笑风生喝着酒,意气风发说着对未来的规划。
  他说自己不喜欢打打杀杀,只愿意过平静生活,在学校教教书挺好的。义父笑着说好,要早点娶个媳妇,我看你班有个姑娘就不错,到时候早点给我生个孙子,我退休之后也有事儿干了。
  温馨画面,历历在目。
  现在却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空荡荡的家里,满心茫然。
  一块突如其来从天而降的陨石,一场意料之外的大战,一次狼狈万分的逃亡……他的命运轨迹,彻底改变。
  房间很整洁,平日里一直都是他在打扫。
  凌逸是个懒散的人,但对卫生却有着几乎苛刻的要求。
  其实就是洁癖。
  身边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臭毛病。
  凌逸又开始了打扫。
  除了这个,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房子很大,是一栋独门独院的小别墅,以老校长的身份地位,住更大更好的房子也没问题,不过老头不在意这个,凌逸更不在意。
  对他来说,有家就很好。
  这么大的房子,想要全部打扫一遍,没几个小时肯定做不完。
  这边刚打扫到一半,门铃突然响起。
  凌逸微微皱眉,这种时候应该不会有人过来才对。
  他没理会,但门铃却一直固执的响着,似乎认定了里面有人,吵得凌逸有些心烦意乱。
  下楼来到门口,把门打开,看见来人那一张张熟悉面孔,凌逸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门外站着七八个人,凌逸都很熟悉,来自宗武学院的纪律监察部。
  作为一所级别极高的顶级院校,各种行政部门自然一应俱全。
  如果说有人过来探望,那来的也应该是工会的人才对,纪律监察部的人过来是什么意思?
  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青年,一脸冷漠,没了往日见到凌逸时那满脸和善甚至略带讨好的笑容。
  而是一脸严肃,像是完全不认识一样,看着凌逸问道:“凌逸,我代表学院,现在宣布宗武学院对你的处分决定。”
  其他那些平日里一口一个小逸哥的人,此刻也全都一脸漠然,浑身散发冷意。
  凌逸愣在那,下意识问道:“什么处分?”
  青年没回答,直接一脸严肃的说道:“因造成学院财产重大损失,经宗武学院会议研究决定,对凌逸予以开除处分,自本公告告知当事人起,即刻生效!”
  “因念及你是老校长养子,对你的处分不会公开。”
  “这栋房子也会被封,你不能从里面带走任何个人物品之外的东西。”
  “限你在两个小时之内,离开这栋房子,离开宗武学院。”
  “现在,请立即收拾你的个人物品,我们会全程监督。”
  “同时,因你给学院造成重大财产损失,学院已申请冻结你的个人账户。”
  “从今往后,所有进入到你个人账户的款项,都会被直接划入宗武学院官方账户。”
  “直到你还清那三亿欠款为止。”
  一句句话,如同一记记重锤,轰在凌逸心头。
  让他有种头皮发麻浑身冰冷的感觉,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青年看着呆在那里的凌逸:“别愣着了,你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凌逸看着青年:“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青年脸上露出几分不耐烦,淡淡看着凌逸:“我就是个传话的,有气你也别撒在我身上,这是领导的决定,与我无关。”
  “哪个领导?我做了什么?怎么就给学院造成财产重大损失了?三亿?你是在开玩笑吗?把话说清楚!”
  凌逸渐渐回过神来,心中涌起滔天愤怒。
  即便欲加之罪,也得有个说辞,对方竟然直接往他身上泼脏水!
  还看似搞笑实则歹毒无比的弄出了三亿这种天文数字……
  “你别揪着我不放啊,我说了我就是个传话的!”青年强调,冷冷看着凌逸:“你要不服气,自己去找领导问去!”
  “哪个领导?”凌逸看着面无表情略带不耐的青年,强压心头怒火。
  “我哪儿知道?”青年说着,看了一眼身边几人,轻描淡写的道:“哥几个,待会儿完事儿晚上我安排去喝酒,这里刚死过人,晦气的很……”
  “你找死!”凌逸满肚子怒火被青年这句话彻底点燃,身形一闪,一脚朝那青年踹过去。
  那青年却像是早有准备,回手就是一掌。
  掌风呼啸,无比强劲,二阶点穴境的高手,每一击都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同时,另外那几人也朝凌逸围过来,准备出手。
  砰!
  凌逸一脚踹在青年劈过来的手掌上,身子往后退了两步,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淌出来。
  穴位被封,根本无法施展出一身强大力量,被这青年一掌震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另外那几人的攻击也纷纷来到,凌逸身子腾挪闪避,退回到别墅门口,微微弯着腰喘息着。
  青年一脸不屑,哼了一声:“人都废了,还以为自己是之前那个二阶高手呢?”
  凌逸的心一沉,这么快就连自己受伤的事情都知道了?
  青年看了一眼身边几人蠢蠢欲动的样子,冷哼一声:“行了,别欺负一个废物了,免得有人说我们凉薄。”
  青年漠然看着凌逸:“相识一场,给你最后一丝体面,就不进去了。记住,两个小时之后,我们会回来贴封条!”
  凌逸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这群人离去。
  等他们身影消失不见后,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来,鲜艳的血喷在干净的台阶上。
  凄厉而又冷艳。
  凌逸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轻轻弯下腰,一点点,费力的清理那些血迹。
  十几分钟后。
  满头大汗面色苍白的凌逸终于将那些血迹清理掉,身子却有些支撑不住,顾不上脏,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用力喘息着。
  看着脚前还是留下一些淡淡血痕的台阶,悲从中来,无尽伤感涌上心头。
  这是他的家,住了十几年的家!
  但没了老校长,它也只是一栋房子而已。
  收回去就收回去,他并不在意。
  可学院凭什么开除他?
  用的还是这种彻底毁人的污蔑手段。
  三个亿……一辈子怕是都还不清,当真太看得起他了!
  这听上去很荒谬,甚至像个低劣到没下限的笑话!
  但却偏偏成了事实!
  就在刚刚,他的手机收到一条个人账户被冻结的消息。
  只剩下几天就毕业了,这种时候把他开除……
  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个人账户冻结。
  卡上的钱算不上巨额,但也有一百多万。
  是他这些年一点一滴努力积攒下来的,此刻也都已经不属于他。
  卡上现在甚至可能已经没钱了。
  被划走了!
  这得什么仇什么怨?
  心中涌起无尽委屈和愤怒,让凌逸很想去问个明白!
  属于这具年轻身体的热血和冲动,不断影响着他的情绪——即便无法改变,至少也要问个明白!
  可脑子里却想起老校长带他从老黑山逃出来时,路上说的那番话——
  “孩子,我这次肯定是不成了,伤太重,我心里有数,随时可能会死。”
  “我这辈子没什么积蓄,除了春城老宅,也没什么能留给你们。”
  “最大的财富就是收养了你们几个孩子,培养你们长大成人。”
  “青青不用我担心,你也即将毕业,只有小芸还小,你和青青要保护好她。”
  “我生性耿直,这些年没少得罪人,又因为曾在军方,进入宗武被视作是军方对学院的一次入侵……”
  “我活着时候他们不敢跳,我一死,很多人必然第一时间跳出来兴风作浪。”
  “而你,则是首当其冲……会受到牵连的人。”
  “要提防赵天平,此人阴柔狠辣,怕是不会放过你。回去之后,无论发生什么,切记不要跟他正面冲突。”
  “无论地位、境界还是人生阅历,你都差他太多。”
  “如果有人找你麻烦,往你身上泼脏水,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不用在意别人会因此怎么说你,记住,是我要求你这么做的!”
  “最重要的,记住……你身上的秘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即便小芸和青青也不行!真正顶级大能,是会搜魂的!”
  “记得告诉小芸和青青,人都有一死,不要为我难过。只是有些遗憾,没办法看见她们披上婚纱那一天……”
  “老宅里有我布下的法阵,你知道怎么使用,如果有危险,就带小芸回春城。”
  “凌逸,以后你要潜心修炼,低调做人,要懂得隐忍,学会蛰伏!”
  “不逞口舌之快,不逞一时之勇。更不要试图给我报仇。”
  “按照你原本的想法活下去,只要你们三个孩子这一生都能健康平安快乐,我在九泉之下也瞑目。”
  老校长当时就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罕见的跟凌逸谈了很多过去从未说过的话题。
  他最后说的一句话,让凌逸尤为印象深刻。
  他说——
  “我知道你这孩子看似懒散,但骨子里却充满倔强与热血。你要明白,当一件事你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要因为不甘而冲动,默默记在心里就好。”
  凌逸的确都听进去了,也记在心里。
  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群人竟如此迫不及待。
  之前内心深处还抱着一线希望,现在想来太可笑,自己还是太年轻。
  那群人……根本就不在乎老校长尸骨未寒!
  也根本不在乎会造成什么影响力。
  他们就是要肆意践踏老校长的尊严!
  无所顾忌,手段狠辣而残酷,不留任何余地!
  一出手,就要彻底毁掉他!
  ---------------------
  。。。
  兄弟姐妹们,我回来啦,好久不见,想死你们了!
  新书开张,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