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6章 冒险

  心中有了决断,徐阳便不再迟疑,朝着几面镜子走去。
  其他人看见了,不清楚情况的,只是疑惑。而像是刘雯、王清还有苏小芸等人,都是露出敬佩之色。
  从刚才徐阳的问话,可以看出,这些镜子有问题。
  即便如此,还要过去试探,这可不是一般胆子大,就可以做到的。
  徐阳心中当然也怕,可他并非没有底牌,就算真发生状况,也有机会反抗。
  相反,如果因为害怕,而什么事情都不做,纯粹就是等死而已。这起诡异事件,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徐阳没有完全弄清楚。
  异灵杀人,是否会变得更加恐怖无解,可能性并非没有。
  正因为如此,徐阳只能行动,生路肯定有,就算没有,也必须创造生路。
  而生路所在,便需要自己探查,冒险是必须的,徐阳心中坚定,来到镜子前,变异诡笔和驱诡符,已经都被他拿出来了。
  这时他背后,已经大汗淋漓,眼皮更是忍不住狂跳。尽管不久前才经历一次诡异,并且现在也强迫自己冷静,但一些反应还是控制不住。
  好在,手脚没有因为紧张而僵住,身体动作还受控制,这样影响就不是很大。
  徐阳看着镜子,并没有看出破绽,就像一面普通镜子。
  他只是靠近,并没有其他举动,按推测镜子可能连接诡异空间,可真要想着进去,那是作死。
  就算是伸出手脚,去做试探,都是作死的行为。
  徐阳不蠢,他靠近镜子,已经是在冒险试探了,真要再进诡异空间,只能是一切办法都走过,依旧不行才会考虑的事情。
  此时在镜子前面,待了片刻,并没有情况发生。
  徐阳便走向另外一端,这些镜子里,可能只有一面是有问题,其他都是正常的。
  当然不排除,所有镜子都有问题,但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也是徐阳不想遇见的。
  说不定,镜子便是诡异事件的根源,那么找到诡异镜子,便找到目标。如果所有镜子都有问题,那么只能说明,要么诡异根源不在镜子本身,或者诡异镜子将其他镜子也扭曲了。
  无论哪种情况,都十分棘手,徐阳只希望情况不要这么糟糕。
  结果徐阳在所有镜子前,都走了一遍,都没有异常,徐阳心底也是一沉。
  “难道真要试一下?”徐阳暗道一声。
  只要伸手去试,便可以获悉情况,但危险程度太大了,徐阳并不想这样做。此时,沉吟片刻后,还是决定再做等待。
  可并不是干等着,他的推测没错的话,镜子也是通道,并且至少是优先度更高的选择。异灵再次袭击,很可能还是从镜子出来,他不能进去,却能等异灵出来。
  “大家都靠后一点,我一个人待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慌乱,更不要打扰我。”徐阳立即朝其他人说道。
  异灵不一定会选择近的人袭击,但只要他站在镜子附近,其他人离得远点,出现情况他都能及时反应。
  前面洗手间那里,已经证明了驱诡符有效,而他还剩下四张驱诡符,少是少了点,必要时候也不能省。
  除了驱诡符,变异诡笔也有用,它的射光,足以让异灵短时间内失明,并影响其感知。
  甚至最后关头,他也能主动释放变异诡笔里的异灵,但这是最后的办法,不到最绝望的时刻,绝对不能选择。
  其实不用徐阳说,其他人知晓镜子有问题时,就有意离远一点。
  只是徐阳主动靠过去,众人担心这时候退开,会惹恼徐阳,才没有太大动作。
  毕竟在他们看来,徐阳是唯一的救命稻草,真遇到危险时,恐怕只有徐阳能够救他们了。
  现在得到徐阳的吩咐,众人立即退开,同时紧盯着徐阳。
  这些人退开后,礼台附近,就只有徐阳一个人了。他的目光,重新回到几面镜子上,他必须盯住,异灵真的出现,到底是从哪面镜子出来的。
  可惜诡异道具,必须具备诡异体质,或者拥有充足诡异积分才能够使用。
  不然的话,徐阳也能够找人帮忙。
  时间流逝,徐阳不能分神,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终于还是有情况出现。
  一直没有人进入诡异空间,那么异灵便会出来袭击人,这是先前便推测出来的。
  而现在,不用服务员守着,根本不会有人想要离开,他们都知道冲出去的人,都不是真的逃生,而是被诡异吞噬了。
  这样待着可能是等死,但出去却是必死无疑。
  还是有不少人在尝试打电话,可惜就像是信号被屏蔽了一样,根本没有用。
  这般情况,没有人落入陷阱,异灵终于还是出现袭击。
  正如徐阳所想,镜子至少是其优先选择,这次出现,就是从镜子里冲出来。
  其实异灵还未出来,徐阳便注意到了,其中有面镜子,淡淡的黑影浮现。
  徐阳立即做出反应,先是瞄了一眼,身边并无异常。那黑影是在镜子里出现的,很快他便看清楚了黑影的样貌,是之前在洗手间那里,便见过一次的女异灵。
  而就在徐阳看清楚异灵样貌的同时,女异灵已经从镜子里出来了,速度之快,让人难以反应。
  这根本不是人所能拥有的速度,如果不是徐阳一直紧盯着,并随时准备行动,恐怕也来不及应付。
  难怪之前,众人都看不清楚,异灵的样貌,并且只看见人被掳走,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其他都没能看见。
  异灵出现,并没有去更远处袭击他人,而是选择了徐阳。
  几乎就是瞬间,已经来到徐阳面前,眼看就要掐住徐阳。这时候,徐阳果断做出行动,念头一动,手中驱诡符的血字,便立即燃烧起来。
  女异灵的手,已经快要碰到徐阳了,此时尖叫出声,却像是被什么撞开,立即倒飞了回去。
  徐阳心有余悸,他是看着女异灵贴到面前的,可现在也顾不得庆幸,目光紧跟着女异灵,还有一件事情他比较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