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72章 折返

  徐阳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后,便利用异常诡泥将照片全部吞噬掉。
  这点比变异诡笔方便许多,反正不清楚是哪种照片有问题,可以肯定的其中之一。这样全部解决掉最为妥当,徐阳没有做其他处理。
  目前的情况,似乎不是将其放到其他地方,就可以应付过去的。
  这诡异照片直接出现在身上,实在太危险了。
  安德烈森在一旁,看到了徐阳的举动,并未阻止,反而看向周兰问道:“周兰,你找一下身上,是不是也有诡异照片?”
  周兰闻言立即找起来,最终在裤子口袋,找到了诡异照片。
  这让周兰惊吓不已,可不再像之前那样扔掉,而是紧张的递过去,“我身上也有照片,安德烈森先生你看一下。”
  安德烈森点头,接过手后一看,果然是十分清晰的死亡照片。
  一时间安德烈森表情变得凝重,诡异又在变化,这诡异照片的出现,越发不讲道理。
  本来分灵就是藏在某张照片里的,只要不是太靠近,就有反应处理的时间。可贴身出现,突然杀人,别说他人援助,就是想要自救都很麻烦。
  “这些照片先处理掉,不然很可能会回到周兰身上。”徐阳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他第一时间处理到诡异照片的原因,不同以往,这次诡异照片出现的方式,让人不得不忧心,并防备着这一点。
  一般当天的诡异照片,处理到就不会再遇到袭击,起码要等到第二天。
  不过现在诡异的变化,越来越快了,这种情况说不定也已经变了。即便如此,处理掉还是比较妥当。
  哪怕有新的诡异照片再来,他们也可以借此观察判断,并立即处理掉,不给分灵出现袭击的机会。
  安德烈森想了下,并未拒绝这提议,将照片处理掉后,也将这发现用电话告知总部那边。
  现在其他地方,也都在处理这次诡异事件,范围实在太大了,也很分散。
  果然应该尽快解决,否则再这样下去,别说藏住,甚至会形成巨大的灾难。
  徐阳也同样感到紧迫,想着尽快调查,情况已经不容许再拖下去了。不过在此之前,徐阳又想到一件事,问道:“安德烈森,元珊、赵淼你们也都找一下。”
  安德烈森昨天再次看到分灵,而元珊、赵淼也表示过看见。
  此时他们也查找起来,身上并没有诡异照片,房间里也没有。
  看样子分灵不回去,异灵就无法锁定新目标,这或许是个办法,只要将分灵控制住,哪怕不能解决根源,也能够将其限制在某个区域,不至于继续蔓延扩散。
  不过已经被盯上的目标,就没那么容易了,考虑到自身情况,还是要尽量将其处理掉才行,而且必须加快,不能让诡异继续壮大。
  因为徐阳的提议,他们一行人,再次来到欣心照相馆旧址。
  这里跟昨天一样,都是荒废的样子,尽管昨天仔细查看了几遍,并无所获。可对于徐阳的提议,安德烈森认同,其他人也不反对。
  来到地方后,继续仔细的调查起来,并没有任何厌烦。
  徐阳继续自己的调查,他再次来到角落,那个原来的拍摄地点。
  昨天离开时,他似乎被异灵看了一眼,感觉那并非分灵,而是异灵本体。
  后来徐阳想到,也许是他最初抵御分灵,让其回归后导致他被盯上。后来又封印了一个分灵,所以成为了异灵的重点目标。
  后来封印掉的分灵,都在他这里,算到他身上的可能性很大。
  可也许不只是这样,还有他到欣心照相馆调查的关系,因为实在是太巧了。
  这个角落,便是昨天徐阳主要怀疑的地方,可惜昨天并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线索。
  今天也是一样,徐阳再次搜索,与昨天情况一般无二。其他人也是,都没有收获,这不奇怪,也谈不上失望,来之前早就有所预料。
  “又浪费了半天时间,我们回去吧。”徐阳苦笑一声。
  其他人见状,也都理解徐阳,因为诡异越来越恐怖,变化的速度之快出乎意料。徐阳肯定也急着要解决,至少要找到明确的生路。
  此时听到徐阳的话,也都应了下来,准备返回特置组。
  这次徐阳没有感觉到异灵的目光,而走出去没多久,徐阳却又折返回去。
  这一幕连安德烈森都有点意外,因为徐阳没有任何说明,看上去就像临时冒出来的念头。
  徐阳肯定是故意的。
  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么,安德烈森他们想着,但脚步却并未停下,跟着返回到照相馆里。
  此时徐阳站在里面,一副沉思的模样。
  “诡异气息!?”安德烈森突然开口说道,他感觉到淡淡的诡异气息,很不明显,就像是异灵刚刚离开,已经快消散掉的情况一样。
  元珊、赵淼对视一眼,他们并没有感觉到。
  尽管元珊、赵淼两人也有诡异称号,但只是普通见诡者而已,对诡异气息的感应比较弱。
  “你也感觉到了,看来不是我的错觉。”徐阳点头道。
  他早进来一步,但也只是隐约有所感应,简直以为是错觉。这点却已经从安德烈森这里,得到了确认。
  安德烈森的诡异称号,明显要更高一些,对诡异气息的感应也比他更强。
  “徐阳,你为什么折返回来这里,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安德烈森回过神,便立即向徐阳询问。
  刚才安德烈森也在搜索调查,包括徐阳比较在意的角落拍摄点,可是同样没有收获。所以对于徐阳的举动,安德烈森也感到意外。
  此时的情况看,似乎徐阳发现了什么线索。
  “不,我只是感觉不对劲,试一下而已。”徐阳摇头道,他没必要隐瞒,反正错了也无所谓,可从结果来看,他果然赌对了。
  这里非常可疑,哪怕调查没有发现任何疑点,还是可疑。
  此时徐阳看着照相馆,迟疑片刻后,便有了决定,“安德烈森,你们带着周兰先回去吧,我要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