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30章 线索

  “徐阳大哥,我们安全了吗?”孙盛问道。
  他没有立即发现,这里已经不是原本的房间,只是看到墙壁扭曲消失,以为异灵已经离开,顿时松了口气。
  “不清楚。”徐阳摇头,在这空间里,他们待不了多久。
  原本徐阳只剩下90点诡异积分,只能支撑三十秒,也就半分钟的时间而已。
  可他并不想将全部时间,都用在这里,现在也才第二天而已,他们还要在这栋楼里,待满一天半,必须保留诡异积分,以备不时之需。
  所以徐阳他们,只在诡镜空间躲了10秒钟,便重新回到现实。
  这时候,异灵似乎已经离开,这让徐阳松了口气,同时心中也有了部分猜测。
  异灵袭击,看似凶险,但只要躲过,它很快便会离开。
  当然,普通的驱逐,并没有多大作用,哪怕是徐阳制作的优质驱诡符,都没有什么效果。
  三楼、四楼两边,异灵都会出现袭击,而且这次情况更糟,距离是白天出现。
  “到底是时间越久,异灵越强,还是吞噬了人的缘故?”徐阳心想着,或者两者都有可能。
  总之,越到后面,情况将越是凶险。
  尽管猜测异灵已经离开,可徐阳并不打算继续留下,而是招呼孙盛、刘民松两人,都离开房间,走到客厅,发现刘大勇等人都到楼梯那边,并未在客厅停留。
  之前的动静,的确是客厅这里传来的,所以刘大勇等人现在的举动,他也不觉得奇怪。
  徐阳走过去,先是仔细看了下人数,楼梯没有其他人,刘大勇他们竟然只有四个人了。
  “不用看了,只剩下我们。”刘大勇苦笑道。
  因为已经知道,异灵杀人后,被吞噬的人会被遗忘。所以遭遇袭击后,他们都没有忽略问题,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判断又有人遇害了。
  只是到底几个人遇害,他们又是谁,却也想不起来。
  徐阳也只有微弱的印象,有些头疼,但也暂时管不了那么多,询问道:“你们做了什么,才招惹到异灵袭击?”
  异灵白天也出现袭击,说明已经变得更恐怖,但按照徐阳的猜测,还不至于这么快才对。
  刘大勇等人,肯定触发了死亡机制,才引来异灵袭击。
  死亡机制,也是线索,不一定就跟生路有联系,但知道了,也能避免同样的情况发生。
  “蔡焕发现了沙发后面,墙壁上有刀刮的痕迹,我们查看了一下,就遭到了袭击。”刘大勇摇头说道。
  徐阳看了蔡焕一眼,这个小本生意的小商人,却十分精明。
  “你们在这里,或者先到楼下,我想要看一下你们说的那个痕迹。”徐阳收回目光,便嘱咐其他人躲一下。
  目前看来,那刀刮的痕迹,有可能便是死亡机制之一,却也证明了,这并非无关紧要的东西,其中隐藏着更深层的线索。
  所以徐阳才打算冒险,他的确可以从刘大勇等人口中,得知痕迹的情况。
  然而,这样做效果太差,还不如亲自查看要好。
  如果真是特别重要的线索,那么冒险也是值得的,不过徐阳也只打算自己探索,其他人留下,非但不能给予帮助,反而会拖他后腿。
  现在仅存的四位菜鸟,都是惊弓之鸟,不愿意走开。
  可听到徐阳要去查看,那个很可能招来异灵袭击的痕迹,他们又都迟疑了。
  “走吧,我们稍微下一点楼梯,让徐阳能够好好调查。”刘大勇说道。
  话说到这份上,其他人也只能照办,而等到他们都离开,徐阳才来到沙发后。
  沙发已经被搬开,看来是刘大勇他们,查找没有线索后,开始挪动布置,检查边角细微的地方。
  徐阳心想着,他在房间里调查,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想法。
  不过房间里还未找到线索,外边却有了发现,还引来异灵。
  徐阳不敢掉以轻心,他将驱诡符拿在手中,尽管驱诡符的作用面对这里的异灵,效果很差,可拖延两三秒钟还是办得到的。
  两三秒钟,足够徐阳做出判断,该如何应付局面。
  这时候徐阳蹲下,开始寻找那痕迹,没多久便找到目标。
  从位置上看,确实是被原来的沙发挡住,而且徐阳跟刘大勇之前一样,想到了关键一点。
  “这痕迹,是被故意遮挡起来,为此改变了客厅布局?”徐阳暗道一声。
  不仅如此,他想到的,比刘大勇还要更多。
  那就是三楼的客厅格局,跟四楼是一致的,是否两个楼层的客厅格局,都特意改变过。
  其他处并未发现异常,四楼客厅似乎仅有这点可疑之处,三楼徐阳并为彻底调查过,所以并不能下结论。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这个痕迹,那么它隐藏的秘密,恐怕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大一些。”徐阳猜测。
  徐阳目光微动,感觉有点头疼,大脑又有点使用过度了。
  稍微揉了揉额头,可精神却半点不敢松懈,因为他除了调查,除了这痕迹之外,还有哪些问题。
  同时,更要小心戒备,免得触发死亡机制,引来异灵袭击。
  “嗯,这个是?”徐阳注意到,地板上有一根小丝线。
  这丝线是被勾住的,很细微,不仔细看的话,确实很难发现。
  徐阳之前也没注意到,是观察墙上的痕迹,从这个角度,仔细寻找后才发现的。
  “这个位置,是躺着挪动的时候,衣服被勾勒到才留下的?”徐阳大脑里模拟了一下这个场景,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这跟在墙上留下刀刮痕迹的人,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徐阳将丝线拿起来,确实很细微,但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出它的颜色。
  “蓝色,似乎有点印象。”徐阳心中灵光一闪。
  这三楼、四楼的房间,徐阳其实都调查过一遍,衣柜之类的,自然是重点。
  而蓝色衣服,像这类材质的,徐阳也有印象,其中一个房间,正是找到照片的房间,线索又一下子指向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