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73章 你出来啊

  安德烈森看着徐阳,并未立即回应。
  现在的徐阳,真的正常吗?
  还是说,徐阳已经受到诡异影响,所做的决定,正是异灵想要的。
  哪怕没有任何情况发生,这里都是极为可疑的地方,更何况前后两天,他们在这里感觉到异灵的存在。
  “别这样看着我,我很正常。”徐阳感觉到怀疑的目光,立即明白过来。
  不只是安德烈森,元珊、赵淼他们也同样在怀疑,诡异事件最怕的,就是被影响心智。
  当一个人,不能冷静客观的思考时,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错误的,并且致命。
  按理说徐阳之前的表现,应该不会轻易受到影响才对,可诡异事件里,谁又能说得清楚,肯定不会有昏头的时候。
  徐阳不仅是异灵的目标,恐怕还是黑名单上画重痕的情况。
  “其实我也想你们留下,尤其是安德烈森你,各方面你都是我的前辈,有你在我能更放心。”徐阳解释起来,他确实这么想,但最终还是说出让他们回去的话,“可是因为我没有任何道理的怀疑,就让你们冒险,确实也说不通。”
  没有人,必须为他人的想法或行为买单。
  正如徐阳,不可能为了某些人,去冒巨大的风险,他心里有个尺度。当超过这个尺度时,除非是至亲,否则徐阳只能说抱歉,身为求生者,但说到底也还是普通人。
  自己如此,便不可能要求别人,也为他的决定冒险。
  “而且,你们还有周兰要保护不是。”徐阳继续说道。
  元珊、赵淼他们闻言,也无法反驳,如果只是他们,的确可能考虑留下。但周兰不会愿意,他们也必须保护周兰。
  “这是两回事,我们必须离开,保护周兰没错,但这并不是你必须留下的理由。”安德烈森却摇头道,看到问题本质,并没有被误导。
  徐阳本来也没这个意思,仔细一想,刚才那番话也确实有误导的情况,笑了一声,“真要说的话,我相信我的直觉,留下会更好。”
  “你可以确定,你的直觉不是诡异的欺骗。”安德烈森说道,在诡异事件面前,直觉是最不可靠的。
  “可能吧,所以我想要试试。”徐阳坦然承认,他并不是没想到这点,并且也觉得有可能是这么回事。
  留下,可能遇到的就不是分灵,而是异灵本体,真正的恐怖。
  可这样面对分灵,纵然将其封印,也没有任何意义。诡异还是继续变化,现在已经让他头疼了,再拖下去可能真的要出事。
  诡异照片里他的死法,早就变了样,要是再被分灵贴身,连自己都无法反应就会被杀死。
  那时候纵使安德烈森他们在身旁,又有什么用,顶级求神者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疏漏,就会有无奈。
  “决定了?”安德烈森已经看出徐阳的坚定,可还是希望徐阳不要冒险。
  “决定了。”徐阳点头。
  “好吧,你们的意见呢?”安德烈森看向其他人。
  元珊、赵淼对视一眼,并没有开口,因为也迟疑着,不好立即回答。
  “我觉得,还是不要留在这里比较好。”周兰有些畏畏缩缩,可这时还是强行打起精神,说出了她的想法。
  不说不行,她就怕安德烈森等人都决定留下,那样她也不得不留下。
  这些人都能够应付异灵袭击,可她一个普通人,真有点意外,就会跟李德一样死于非命,她还年轻,不想这样死掉。
  安德烈森闻言,点头表示知道,但并未答复。
  这意思,似乎有点想要留下的样子,周兰顿时着急起来。
  “安德烈森,你们还是走吧,你们在这里,反而可能不会有状况发生。”徐阳说道。
  安德烈森闻言,深深看了徐阳一眼,包括元珊、赵淼,神情也再次有了变化。
  再一次,他们强烈怀疑徐阳收到诡异影响,已经失了智。
  如果非要留下,毫无疑问他们也在这里,对徐阳来讲是最妥当的做法。哪怕徐阳出于考虑,并不想连累别人,但不主动提议,也不该主动拒绝。
  更何况,徐阳之前是不主张主动改变的,现在的做法,跟之前截然相反。
  这样还可以确定,徐阳肯定没有受到影响吗?
  “放心,我很清醒,你们再怀疑,我可要烦了。”徐阳说道,他不想在一件没有意义的事上,纠缠那么久,那样只是浪费时间精力,“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主动改变,是我当初的想法,可现在变不变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就算什么都不做,不去改变,诡异也在变化,并且是恐怖的速度。
  徐阳这样做,未尝不是破而后立。
  “既然是你的选择,那好吧,只是这种做法真的不好。”安德烈森叹气道,言尽于此,他也不能强迫徐阳改变决定。
  除非,可以肯定这是陷阱,徐阳已经被诡异影响,彻底失去理智。
  否则,求生者的任何决定都值得尊重,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又不是要求别人做什么,仅仅是自己行动而已。
  此时安德烈森应下,元珊、赵淼也不用再迟疑,天色不早,他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返回特置组去,只是少了徐阳。
  这里只剩下徐阳一个人,待在店里,天色越发昏暗,这混乱的环境看着,就给人一种压抑感。
  并不是诡异气息,而是环境带来的感觉,徐阳还是分得清楚差别。
  “剩下我一个了,晚上我也打算待在这里,如果你在的话就出来啊。”徐阳喊道,在这空荡荡,只有他一人的环境下,看起来有些疯癫。
  话音落下,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好吧,没有动静。
  徐阳耸耸肩,看来不是‘张雅’那样的情况,仔细想想,说话就能解决诡异事件,这种机会可能不多。
  更何况,这次诡异事件,他推测出的东西不多,关键信息更是一点都没有。
  忽悠也没办法。
  试试总不吃亏吧,徐阳心想着,突然,心中一悸,恐怖感冒了出来,与之前面对分灵,是完全不同概念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