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64章 死亡机制

  “不一样。”安德烈森却摇了摇头。
  徐阳闻言,立即皱眉,感觉这样的话,有点说不通。
  “目前还说不清楚,但这欣心照相馆,很值得怀疑。今天有点晚了,明天我们再去调查,不亲自看一下,是不会有答案的。”安德烈森说道。
  这个道理徐阳也懂,闻言点头。
  今天夜里,可能又不会风平浪静,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情况将会越来越紧迫。
  “嗯,短信来了。”安德烈森突然说道。
  这让徐阳等人皆是愣了下,周兰不明所以,可他们对于短信,却十分敏感。一时间面面相觑,难道是诡异任务来了?
  安德烈森应该不只是资深求生者,而是顶级,这点他们已经有所猜测。
  可哪怕是顶级求生者,同样要进行诡异任务,如果这时候安德烈森因为诡异任务,必须要离开,无疑是最大的坏消息了。
  “别担心,如果是我抵达源海市特置组宿舍前,还可能接到诡异任务,可现在暂时不会了。”安德烈森注意到徐阳等人的情绪,立即说了一声,“当你们卷入诡异事件里面,在脱身前,诡异游戏便不大可能会发布任务。”
  这个别说是徐阳,连元珊、赵淼也是才知道。
  “你说不大可能,也就是说还是有可能了?”徐阳注意到话里的意思。
  “是有这类情况,但我们觉得,是防止有求生者,故意卷入某个诡异事件,以此逃避诡异任务。”安德烈森说道,并不是所有诡异事件,都异常恐怖。
  求生者拥有稍微应付的手段,如果是级别较低的诡异事件,只要不触发死路,便能够拖住时间。
  所以有些对诡异任务,产生恐惧心理的求生者,会特意寻找这类诡异事件,故意参与其中,达到逃避的目的。
  这样一开始的确有效,但后来似乎有了判断标准,当判断为这种情况,诡异任务还是会发布,让求生者不能逃避。
  安德烈森并不是故意逃避,而且不久前才经历过任务,短时间内不大可能再来,所以才是他到源海市处理这起诡异事件。
  求生者因为诡异游戏的短信,变得对短信之类很敏感,这种心情只能慢慢平复了。
  此时安德烈森说着,便点开了短信,看了一下,说道:“是思涵发过来的,他现在不方便打电话,而我要他调查的事情,也已经查到了,所以用短信发来给我。”
  “老大不会用邮件吗。”赵淼咬牙切齿,相信如果陈思涵在这里,他都要忍不住掐住对方了。
  “可能是有别的原因,他不可能不知道,短信会刺激到你们。”安德烈森说道。
  “短信里说了什么,你让他调查什么事情?”徐阳请教道,他更在意的是内容。
  “我让他调查,那些受害者们,是否曾经都看到过异灵。”安德烈森说道。
  “看到异灵?”徐阳沉吟片刻,问道:“你觉得,这是触发死亡机制的原因?”
  “没错,这次的异灵,是看不见的。可能是因为,分灵本身就有这种能力,但反过来想,看不见的东西,若是看见了,又会怎么样。”安德烈森点头道,又看向周兰,问道:“你当初,有没有看到奇怪的东西?”
  “我不记得了。”周兰脸都纠在一起,最近是没看到奇怪的东西,而更久以前,根本就不可能记住。
  没有碰到诡异事件前,就算看到了什么,都只会以为是错觉,根本不可能放在心上。
  安德烈森闻言点头,并未失望之类,而是扬了扬手机,说道:“思涵看了详细资料,的确曾经有受害者,提到过看到某些奇怪的东西。”
  这些详细资料,都在源海市特置组这边,陈思涵保管着。只要让陈思涵调查就知道,所以安德烈森并未麻烦总部那边。
  “那是异灵?”徐阳问道。
  他就是阻止异灵袭击,曾经看到淡淡的影子,但那是顶级见诡者称号的作用,触发了小概率的免疫视觉扭曲,才看到了异灵。
  仔细想想,他跟元珊、赵淼一起阻止,但只有他收到诡异照片。真要说得话,差别就在于,他是看到了异灵。
  不过,并非异灵本体,所以说完后,徐阳也立即反应过来,“不是异灵本体,只要看到分灵,也会成为目标!?”
  “没错,我的猜测是,这次诡异事件的死亡机制,要满足两个条件。”安德烈森点头,伸出两根手指,“一是必须看过诡异照片,二是曾经看见异灵,无论是本体还是分灵。”
  元珊、赵淼,包括陈思涵等人,都看过诡异照片。原本以为,继续观察,有可能触碰到里面的死亡机制。
  尤其是这些诡异照片,可能有异灵躲在其中,继续查看诡异照片可能会出事。
  没想到,满足死亡机制的另外一点,并不在照片,而是异灵本身。
  或许应该庆幸,异灵无法看见,他们就算正面与其打交道,阻止了异灵袭击,也从未成为异灵袭击的主要目标。
  甚至阻止时,只要异灵的目标没死,也不会临时转移到他们身上。
  徐阳看到了异灵,及时阻止了袭击,在当初救下李德、周兰,却因此被盯上,也收到了诡异照片。
  “可能还有更多的条件,但至少这两点,可以大致确定了。”安德烈森并没有将话说得太满,他心里也是这样觉得。
  哪怕现在根据调查,已经可以基本确定,但缺少实证,便不能完全下结论。一旦有新的疑点出现,也要立即推翻,重新思考。
  “看不见,看见。”徐阳点头,他倒没有懊恼,不至于因此觉得,看到异灵就是坏事。
  毕竟未知才是最恐怖的,看到总比看不到强,这次是恰好死亡机制在此,并不是每次都会一样。
  此时,这样的结论,并不让他意外,或者说他早意识到这点。只是疲于应付异灵,先将想法压住,没有立即深究。
  “那么,如果让异灵看不见,是否就是生路?”徐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