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2章 灯光

  目前看来,异灵到来影响了灯光,所以灯灭了。而异灵离去,灯光恢复正常,这是一个较为准确的推测。
  所以说,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在灯光正常的地方,寻找出路。并且需要时刻注意灯光动静,一旦灯光闪烁,就是异灵到来的信息,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躲到桌底。
  从刚才灯光闪烁,到熄灭异灵到来,时间上看最多不过五秒钟。
  这也就是说,他必须足够细心,在灯光受到影响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情况。并且找到最近的桌子,迅速躲到桌子底下,否则一旦被异灵发现,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简直就像是捉迷藏!?”徐阳苦笑,想起小时候的游戏,却只感觉到冰冷。
  要想逃生,勇气、耐心、谨慎缺一不可,越是慌乱就越容易出错。所以这四小时的时限,就显得更加沉重,看似宽裕,但随着时间流逝,心理压力也会随之加重。
  徐阳很清楚这点,此时也只能强迫自己冷静。
  无论如何,这桌底下还算安全,却也不能继续躲了,必须捉紧时间寻找出路。
  一念至此,徐阳稍作调整,先伸出脑袋,小心在四周张望,发现没有动静后,才从桌子底下钻出来。
  这一动弹,立即感觉到身体各处酸麻,刚才整个身体缩着,极为不舒服,只是没心思理会而已。
  此时甩甩手脚,不敢闹出太大动静,让手脚恢复后,不会影响动作后,徐阳才慢慢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
  之前没看仔细,现在来到办公室门口,透过窗口看到外面,才发现这办公楼层不是一般的大。
  这办公室外面,是一条走廊,可以看见许多的办公室窗口。
  看样子,要找到出口并不容易,就是一般的时候,都可能要绕几圈,更不要说这种情况。
  按理说,这样大的办公楼层,应该有指向标志才对,可他并未看见。
  “也许出去后,就能发现。”徐阳心中暗道,怀着几分侥幸,打开办公室门走了出来。
  可惜,现实很残酷,走廊的墙上的确有指向标志之类的东西,但上面像是沾了鲜血一样的东西,已经模糊不清。
  果然没有捷径可走,想要找到出口,只能自己摸索。
  徐阳没有尝试去擦拭血迹,谁知道要是沾到血腥味,会不会被异灵发现。
  既然存在生路,那么死路也很可能有,必须保持足够的理智,小心谨慎处理,避免触发即死机制。
  再者说,哪怕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上面并不存在即死机制。可要想清理上面的血迹,也要费不少时间,徐阳始终觉得,在一个地方耽搁太久,是十分不明智的举动。
  此时徐阳站在办公室门口,走廊两边都有路,他必须做出选择,先探索哪个方向。
  “右边!”徐阳并没有思考太久,直接选定了方向。
  这并非胡乱挑选,而是稍作观察后,发现右边的办公室,都是比较大的样子,有不少大门敞开。
  那应该是职位较低的员工办公室,而左边则是独立办公室居多,从布局来看,右边通往出入大门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且大多办公室,大门都敞开,要是碰见状况,他也能立即冲进去,以最快的速度躲到桌底。
  没有任何迟疑,徐阳立即行动起来,探索的速度不快,他必须时刻注意灯光的动静。
  即便如此,徐阳还是没用多少时间,就来到走廊尽头。只是他没有立即转弯,而是先打量环境,远处奇怪的漆黑,让他瞳孔微缩,整个人向后退了半步,贴在墙上不敢动弹。
  很显然异灵正在那处地方游荡,要是刚才他没有先观望一下,而是直接转弯前行,很可能就被发现了。
  现在这样靠着墙壁,估计也没有多大作用,可徐阳还是稍微安心了些。关键时候,还是按照短信里的提示,躲到桌子底下比较好。
  这般想着,徐阳立即发现,走廊的灯光似乎闪了一下。
  错觉!?
  不管是或不是,徐阳不敢赌,立即冲进最近的办公室里,一下子钻入桌底。
  几乎就在这时候,走廊的灯光已经彻底暗下,这段距离,徐阳已经完全看不到走廊的情况。
  “果然不只是办公室,异灵也会在走廊之类的其他地方出现。”徐阳心中暗道,早有预料,可是看见时还是心中一沉,感到十分的麻烦。
  不管怎么说,现在都先躲在桌底下,等异灵离开后才能继续行动。
  徐阳拿出手机,看了下,没有新的短信。接着又看了时间,之前没什么感觉,想不到已经过去十几分钟,才走了这么点地方而已,顿时有些心急起来。
  “不能乱!”徐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手机也暂时锁屏。
  走廊的灯光恢复了,徐阳便打算从桌底下出来,继续探索出口。可刚准备行动,就听见滋滋声响,原本要出去的动作顿住,整个人缩了回去。
  果然这办公室里的灯光熄灭,异灵离开走廊,竟然来到这里?
  他是被发现了吗!?
  徐阳脸色苍白,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凝固,总觉得事情没那么巧合。
  可仔细一想,他应该没有出错,在灯光熄灭之前,他已经躲到桌子底下。按照短信里所说,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除非是短信骗了他。
  这么一想,徐阳便全身发冷,如坠冰窟。恰好异灵从桌前飘过,这一幕让徐阳差点崩溃,双手死死捂住嘴,才没有叫出声来。
  总算糟糕的局面没有出现,异灵只是飘过,很快又走了,办公室里的灯光恢复过来。
  徐阳瘫坐在地上,全身力气仿佛被抽空,片刻后才强打起精神来。躲在这里,又耽搁了一点时间,四个小时看似不少,但也经不起这消耗。
  一直躲在桌子底下,短时间内是安全的,可除非是认命等死,要不然他必须行动起来。
  一念至此,徐阳便强压住心中的恐惧,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后,立即便要离开,可刚要转身,桌子上一件东西,却引起了他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