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90章 心思

  “我,我跟薛勇就是同学而已,真的没其他关系。”魏德有些紧张的应道。
  薛勇家还是表舅杨序的邻居,可跟他真没关系,以前他偶尔会到表舅那里去,但也很少跑到薛勇家。
  真要说的话,可能就是都比较好奇,对冒险故事充满兴趣,仅此而已。
  因为薛勇总是耍诈,所以兴趣相同,魏德也并没有深交,彼此连朋友都谈不上,班里关系更好的同学有很多。
  至于后面的问题,魏德也如实告知了,“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学校晚上不能过来,想要知道隐藏着什么秘密,没想着干坏事。”
  校长闻言点点头,沉默片刻后,问道:“我听说你的表舅,叫做杨序对吧。”
  “是的。”魏德老实回答。
  “你回去后,告诉他一声,说我希望他明天能过来一趟。”校长说道。
  魏德闻言却松了口气,他最怕的,还是要喊他父母过来。现在是表舅,结果无疑要好很多,他不过就是想要看看学校关门后的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现在没事了,记住以后不要捣乱,遵守学校和村子的规定,这也是为了你们好。现在回去上课吧,放学后记得将我的话带回去就行了。”校长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校长。”魏德连忙说道。
  离开校长室后,魏德才松了口气,接着便回到教室继续上课。
  下午,终于到放学时间,魏德向着校门口走着,心想待会该怎么跟表舅说比较好。结果来到校门口,看到的不是表舅,而是爸妈,魏德顿时僵了一下。
  魏虎绷着脸,没有说话,倒是杨清清,微笑着朝魏德说道:“小德放学了,跟爸妈回家,晚饭我们做了好多东西,待会你表舅也会过来。”
  魏德看到这样子,更是害怕。
  不是父亲的样子,反正每次生气,都是这样,已经习惯了。倒是母亲,平常那样还好,生气了也不是很吓人。
  这般反常的温柔,才是最可怕的。
  表舅救命啊!
  魏德心里狂喊着,爸妈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下要遭。
  好在,听老妈的意思,表舅也会过来吃晚饭,这可能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毕竟在表舅面前,总不可能太过份,虽然还是要倒霉,但能稍微轻点总是好的。
  魏德一副老实的样子,温顺的跟着爸妈回家去,这时候要是再乱来,估计明天就只能请假不来上学了。
  回到家后,预想中的变脸并未出现,爸妈还是继续办事准备,反而将他撩到一边,没有理会他。
  这样反而让魏德更害怕了,这暴风雨前的宁静,象征着爆发时会越强烈。
  关键是,等死的感觉并不好受。
  他宁愿现在就挨上一顿,也好过现在这样,可现在去认错,求惩罚,又有点害怕。
  难道表舅根本没有联系他爸妈,之前说的,都是唬他的?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魏德心存侥幸,真是这样就太好了。
  现在魏德只期待表舅赶紧过来,他也就可以询问,到底当初是不是真的只是唬他,并没有将事情告诉他爸妈。
  如果是真的,他就能彻底放心。
  不是的话,也能尽早认错,那时候主动坦白,又有表舅在场,应该不会太倒霉。
  结果一直等到天快黑,表舅才出现,这让魏德充满了哀怨,天知道这种气氛下,他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这边,徐阳停止了调查,没有忘记跟表姐表姐夫的约定,终于登门来到他们家。
  徐阳并没有到学校调查,昨天转了一圈,并没有太大发现。尽管是最可疑的地方,但他也不能为此,忽略了其他。
  所以今天白天,徐阳主要是在村子里走动,想要看看是否存在线索。
  有可能是某件事物,也可能只是一句谈话,都可能拼凑成为有价值的信息。
  另外,徐阳着重打听了村长、校长两个人的情况,因为这两人确实可疑。其中最可疑的,恐怕还是校长,魏德的话引起了徐阳警惕。
  这一天下来,没有太明显的线索情报,但也并非没有收获。
  约定时间到了,徐阳便赶了过来,维持住关系也很重要。毕竟他还要代入杨序的角色,免得遭人怀疑,因此暴露身份。
  “表舅你来啦。”
  徐阳敲响门,刚被魏虎领进来,就听到魏德欣喜的声音。
  他都不知道,魏德看到自己,居然会这样惊喜,难道是这几天的相处,让魏德产生好感,特别喜欢自己这位表舅了?
  “阿序来啦,先坐下吧,我再准备点东西就好了。”杨清清微笑道,又对魏德说道:“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挡着你表舅了,赶紧带你表舅过去坐下。”
  “好的,我这就去。”魏德连忙点头道。
  徐阳看到魏德抓过来的手,本能的想要躲,可还是控制住,就这样被魏德抓住,拉着他到一边的餐桌去。
  桌子上的饭菜,确实很丰盛,还有些许海鲜,在这村子里可是很少能够吃到的。
  估计这就是杨清清夫妇带回来的特产了,徐阳心想着,又注意到魏德挤眉弄眼的样子,便问道:“你想说什么?”
  “表舅,你真的把我的事,告诉我爸妈了吗?”魏德小声问道。
  “当然。”徐阳说道。
  魏德顿时有些失望,看来是在酝酿情绪,可能等到表舅吃完饭回去,才是他灾难的开始。
  不行,他必须提前认错才行。
  在此之前,魏德又朝徐阳说道:“表舅,校长让我告诉你,明天要你到学校一趟。”
  这本来就是校长的意思,无论是否因为他爸妈没回来,才要表舅过去的,魏德都不去考虑了,照着原话说就行了。
  更压低着声音,怕被父母听到,不然爸妈知道自己要过去,情况就糟糕了。
  而且这样一来,待会再认错,也不可能得到宽大处理了。
  魏德的小心思,徐阳看得出来,但也没在意,心里所想的,还是校长要见他的事。
  也好,本来就想要接触下校长,只是暂时搁置,现在这机会,也不算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