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75章 危险

  事实上,从未有任何迹象,证明斧头的劈砍就从前面来。
  异灵不过站在原地,它的劈砍,总会突然出现。只是前面,一直没从身后袭来,徐阳才一时没注意。
  差一点就没来得及躲开,徐阳擦了下汗,还是有些后怕。
  如果从背后被砍到,估计也是个死,但那样就跟照片里的有差别了。
  这是因为面对的是异灵本身,并非分灵的缘故吗?
  异灵的分灵,并不是与其连通,行为模式化。可能是异灵给予的指令,分灵便完全执行,不懂得变通。
  可异灵不同,它也要遵循某些规则,但显然跟分灵不一样。
  人们收到的诡异照片,有可能便出自它的手笔,而诡异照片的死法,是可以改变的。这点徐阳已经知道了,他就是这类情况,已经变过一次。
  这不是分灵,必须更加小心谨慎,一点疏忽就会要命。
  徐阳不等异灵再次挥动斧头,便起身一跃,继续朝着异灵靠近。
  而这时,异灵已经再次挥动斧头,徐阳则是利用异常诡泥,从地面冒起石台,借力改变位置,再次躲开劈砍。
  现在已经十分靠近,在异灵再次挥动斧头时,趁着这机会,徐阳立即用变异诡笔,射灯光线朝着它照射过去。
  变异诡笔有着隐患,过度使用,可能导致异灵复苏。
  那样局面会变得更加凶险,所以徐阳也不能滥用,而是在时机得当时才使用。
  这次显然找对了时机,异灵拉着斧头回撤,想要再挡住射灯光线,可来不及了,射灯光线还是照到脸上。
  啊!
  最终斧头还是挡住了光线,但在此之前,已经被照射到。
  变异诡笔射灯方面的能力,是可以造成异灵短时间内失明,在这次诡异事件中,对付分灵时,有着十分强大的效果。
  分灵被致盲后,直接暴毙,就算不是真正的异灵,但也不至于如此才对。
  只能说,这涉及到某方面的规则,异灵就算不会很严重,但也绝对有奇效。
  从异灵会主动用斧头,去挡住射灯光线,就足以说明它很在意。
  此时终于还是照到,那致盲能力开始生效,而异灵也发出尖锐恐怖的叫声,让人从心底感到颤栗。
  异灵的身上,突然冒出鲜血,看不清的身体轮廓,一道巨大的砍痕出现,血液四处飞溅。
  而异灵也失控了的样子,手中的斧头迅速舞动,屋里出现一道道砍痕。
  徐阳本来躲开,可很快发现,这些劈砍并非朝着他来的。而是没有目的的乱砍,然而这更加麻烦,因为他也容易遭到误伤,更不知道躲哪里合适。
  好在劈砍后,突然出现的间隔有些大了,似乎受到了影响。
  徐阳用异常诡泥,发现察觉到情况,完全来得及用抵挡。这样他就能慢慢靠近,于是他便行动起来,终于靠近异灵身边。
  本来就是不大的屋子,这十几步距离,愣是这么久才做到。
  徐阳用异常诡泥,想要将异灵吞噬封印,可是根本办不到。异常诡泥的石壁,已经形成一个球体,将异灵包在其中。
  可再进一步,却也没办法做到,甚至因为异灵的劈砍,这石球一直震动,仿佛就要被破开。
  “这异灵应该是本体,不是分灵。”徐阳看向墙壁上的照片,“果然根源不在异灵身上,而是照片吗。”
  这边徐阳不敢放开异灵,因为致盲异灵后,已经将其削弱,这并不是让其看不见而已,其中的规则还不懂,但可以利用。
  而哪怕削弱后,要是被它砍到,也毫无疑问会死。
  哪怕不是异灵,被人砍那么一斧子,都不可能没事。
  更何况,谁知道异灵是否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能力,现在用异常诡泥限制住,他也能进行下一步行动。
  如果不是异常诡泥,特殊诡异道具的封印力,恐怕很难困住它吧。
  即便如此,异常诡泥的控制,也要集中用在异灵身上,无法对照片动手。除非徐阳拿下照片,丢到石球上边去,这样做太冒险了。
  他并非只有异常诡泥,变异诡笔也能够封印异灵。
  此时徐阳没有迟疑,手中的变异诡笔,立即朝着照片扎下去。
  仿佛不是刺中照片上面,那种奇怪的触感,徐阳也很难说清楚。
  而刺中的瞬间,石球里的异灵发出更恐怖的尖叫声,十分凄厉,让徐阳有种耳膜都要被震破的感觉。
  照片扭在一起,被笔尖吸了进去,而徐阳也感觉到异常诡泥的震动小了,迅速消散的样子。
  这是石球内的挣扎开始消失?
  徐阳控制了一下,石球分开,从缝隙中看到异灵的扭曲。
  最终异灵化作一道烟雾,飞到变异诡笔的笔尖处,与剩下的照片残留一起,被变异诡笔一起吞噬封印掉。
  “已经封印了吗?”徐阳见状,也是松了口气。
  从目前的情况上看,这次诡异的根源,果然在诡异照片上面。这是最初的诡异照片,也只有处理掉它,才能解决这次诡异。
  而现在,他应该已经将其封印,后面不会再有危险。
  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样子,诡异气息也在消散,刚才的恐怖和危险,已经风平浪静。
  徐阳拿出手机,想要查看下情况,只要看到变异诡笔封印异灵的数量,就可以确定情况了。
  如果只是分灵,是不会增加数量的,因为分灵并不是真正的异灵,封印多少都没用。
  反之,封印异灵的数量增加,也是最好的证明。
  而就在徐阳打开手机,准备查看的时候,一种不对劲的情绪又冒了上来。
  诡异气息消退,但并没有彻底消失,而是减弱到一个程度后,便停止下来。更重要的是,那种恐怖心慌的感觉,再次涌了出来。
  这时,旁边一只手伸了出来,捉住了徐阳的肩膀。
  紧接着另外一只手,锁住了徐阳的脖子,那可怕的力气,仿佛要将他脖子掐断。
  徐阳被突然来的这一下,手中的东西都掉落在地上,窒息感冒上来。
  这是跟刚才不同的情况,可以看清楚异灵。
  一个脑袋冒了出来,苍白无血色的模样,体型与刚才淡淡的身影相比有着些许差异,这个才是‘王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