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37章 结束

  “张雅!”徐阳大喝一声。
  墙壁、地板、天花板,各种扭曲,全都涌了过来,即将把徐阳等人全部吞噬。
  可在徐阳喊出这个名字的瞬间,屋子的扭曲却停住了,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暂停。
  众人屏住呼吸,一口气都不敢喘,心跳更达到夸张的地步,砰砰的仿佛就在耳边。他们都绝望了,感到窒息,以为这次必死无疑。
  没想到,徐阳仅仅喊出一个名字,却让事情有了转机?
  徐阳却没有那么乐观,一个名字,还无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但这个情况,却让徐阳确定了猜想,没有任何停顿,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孤儿,没有亲人朋友,就算被人杀死,埋尸在墙里面,也没人知道。”
  这话让屋子都疯狂蠕动,但并未继续袭击。
  “你的存在,并没有被忘记,我们来到这里,都知晓了你的存在,并且从这里离开后,也会帮你将杀害你的那些人绳之以法。”徐阳继续说道。
  杀害张雅的人,可能不止一个,至少其他人也是帮凶。
  可真正让诡异演变到这种地步的,却是张雅本身,被彻底遗忘。
  这是徐阳从找到的线索,判断出来的,首先张雅是个孤儿,而且经常给出身的那个孤儿院的孩子送礼物。
  可能因为孤儿院的人,曾经替换过,并没有人知道,张雅也曾经是那里的人。
  这是从信封上的称呼,判断出来的,因为那称呼很客气,完全是对外人的口气。
  而除了没有亲人,张雅的朋友恐怕也极少,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就算曾经住在这栋房子里,跟其他人也并不亲近,那张照片里便没有出现她。
  张雅的相貌,其实相当不错,为何会孤僻如此,可能有其他原因。
  原本张雅跟这屋子里的其他人,关系算不上好,但也不会很差。可某一天,她或许跟其中一位男士,有了亲近的关系。
  也可能没有,只是那男士一厢情愿。
  然而这一切,都引起了那男士女友的不满,从而成为那对情侣争吵的导火索。
  正因为如此,彼此间的关系急速恶化,甚至那对情侣已然分手。而那位男士,也开始对张雅展开正式的追求?
  这些并没有太多证据,徐阳无法确认,只是根据调查的情况。
  那些小工艺品,都是双份,可能是不想跟原女友关系太僵。可从细节上,还是可以看出,给‘雅’的物件,要更加精细。
  而从房间的位置上看,张雅可能并未答应那男士。
  可能是意外,也可能是故意,总之在某一天,张雅被杀死了。
  这也许是争吵后的结果,其他人没有动手,但事后都是帮凶。他们将张雅藏在了一楼的墙壁里,合力将屋子掩饰起来。
  因为张雅并没有亲朋好友,哪怕她已经失踪不见,她的存在,也渐渐被遗忘。
  所以在这里,被异灵袭击,墙壁吞噬后的人,其存在本身也会被淡忘。
  敲打声,也是提示,她并不想被遗忘。
  这些信息,其实并不算隐蔽,可要猜出来,却也不容易。
  徐阳在猜到这些后,也大概明白生路所在,那就是让张雅这个根源存在,不被遗忘。
  此时所说一切,都是要证明这一点,而且他们是与当初事件无关的人。
  只是徐阳不确定,他的猜测是否正确,更不知道,异灵是否能够说得通。
  如果这是诡异事件本身存在的规律,生路的确在此,那就可行。
  徐阳现在也只是赌一赌,就算是‘张雅’这个名字,也是如此。因为从信封上,他只知道是张小姐,‘雅’不一定就是她。
  目前看来,‘张雅’这个名字他赌对了,可生路是不是这样,却还无法确定。
  别看徐阳现在很冷静的样子,其实心里也很慌乱,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致,接下来只有拼一拼了。
  四周还在疯狂蠕动,并没有消退,却又没有继续袭击。
  这看上去,就像是异灵在思考徐阳的话,尽管徐阳并不知道,异灵是否也能思考。
  因为目前徐阳接触到的异灵,都没有表现出这种情况,它们更像是根据某种规律活动。
  就像是办公室异灵,从不会查看桌底,除非当面被它看到人躲进去。
  这种言语上的保证,是否也符合诡异的规律,谁也说不清。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场面似乎僵住,众人的心也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这张照片,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当初杀害你的人,他们一个都无法逃脱。”徐阳说道,同时又拿出从张雅尸体上,找到的信件,“还有这封信,它证明你的存在,我想那些孩子们,也不会忘记曾经有这样一位大姐姐,对他们的喜爱。”
  接着,他便向前走了几步,将信件放在地上。
  扭曲的墙壁上,伸出一只泥沙样的手来,轻轻的捉住那封信。
  最终,也并未将信拿起来,而是在捉住后崩解,只有一小块泥土留在上面。
  这时,屋子的扭曲都迅速回溯,很快恢复正常的模样。只是屋内风卷残云,十分脏乱,证实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徐阳是唯一走上前的人,这时候也弯腰将信和泥土拿起,泥土完全黏住信件,看样子无法将其分开。
  从上面,徐阳感觉到诡异气息,看来这又是一件诡异道具。
  其他人看到徐阳没事,这才靠近过来,他们都看得出,这东西不简单,肯定是一件诡异道具。
  从他们遭遇到的情况看,这件诡异道具威力很大,至少比起刘大勇的木梳要厉害得多。
  众人都十分眼热,他们都知道,在诡异事件当中,一件诡异道具的重要性。尤其是他们这些,一件诡异道具都没有的人,更是如此。
  可也没有人厚着脸皮,去跟徐阳讨要,尽管徐阳已经拥有诡异道具,但这东西谁会嫌多。
  这次诡异事件,可以说完全靠着徐阳,就算他们当中,有些人发现了部分线索,也算不上功劳。
  而且,现在看似风平浪静,可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徐阳,这次诡异事件,算是解决了吗?”刘大勇问道,别看他经历诡异任务更多,可这方面也没有经验。
  徐阳已经将泥土信件收起来,他还没查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诡异道具。可不管是什么,他都不会让给他人,毕竟这一切都是他努力得来的。
  再说他也不是圣人,在诡异事件里,也只是挣扎着的求生者,更多的诡异道具,将让他拥有更好的生存可能,以及调查生路的能力。
  此时,听到刘大勇的询问,徐阳也没办法给出答复,想了下说道:“现在还不清楚,我们试一下,看能不能离开吧。”
  现在还未到凌晨,也就是说,还未到达三天的时限。
  可之前,他就推测出,离开这个屋子,是最直接简单的生路。只是因为最后一天,错失了机会,离开的出口都被封锁了。
  如果诡异事件解决,那么他们应该可以离开。
  众人闻言,自然也不会反对,都来到大门。
  刘大勇先上前推了下,这次门很轻易就被推开,一看到外面,众人都松了口气,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
  “看来是结束了。”刘大勇也笑了声,一直紧绷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
  徐阳同样松了口气,可也没彻底放松警惕,想了下,直接走出门外,也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手机的动静。
  当即徐阳拿出来,点开新收到的信息。
  “成功调查怪异响声的根源,完成度98%,评价SS。”
  “你获得高级诡异体质,你获得顶级见诡者称号,你获得一枚SS级诡异徽章,你获得2940点诡异积分。”
  “走运的家伙,看样子你不仅仅只是拥有运气而已,我很期待你的下一次任务。”
  前面的内容,还很公式化,可最后一段话,却又有了当初新手任务时,短信提示中的味道。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徐阳心里却蒙上一层阴影。
  似乎,他遭到了某类存在的关注,这可不一定是件好事。尤其是,这里面提到的下一次任务,更让徐阳在意。
  恐怕下次任务,将会十分麻烦。
  头疼,明明才渡过一次诡异任务,徐阳揉着头,只希望下次任务不要来得那么早,让他能够好好休息一下。
  “任务完成了。”
  这时候,其他人也都传来惊喜的声音。
  他们也都从屋里出来,看到徐阳率先走出去,更没有出现意外,他们根本不愿意留在屋里。
  尽管看上去,这屋里已经没有了诡异,但可以离开,根本没有人愿意留下。
  而走出屋子的时候,也都接到了诡异任务的短信,内容都是任务结束的通知。
  尽管完成度都很低,就算是刘大勇、苏琴两人,也都不尽人意。可不管怎么说,终究是活下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恭喜了。”徐阳点头说道,他其实没有太大兴致。
  似乎因为诡异事件结束,被影响的记忆,也都恢复,才知道竟然死了将近一半的人。这让徐阳心情沉重,最后如果不是猜对了生路,恐怕会是全军覆没。
  这还是多人的新手任务,比起其他诡异任务,要容易许多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