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7章 复苏

  驱诡符,完成!
  徐阳拿起这张诡画符,回想刚才书画的感觉。
  他只是按照流程步骤,可是一气呵成画出,却是笔尖推动,感觉就像笔自己画出来的。
  一般诡笔应该没有这种情况,不然轻易就能完成诡画符,像驱诡符之类也不会成为商城热门。
  因为是变异诡笔,封印了一个异灵的缘故吗?
  考虑到,变异诡笔不需要诡血,作用可能不只是介绍内容那么简单。
  无论如何,对徐阳来讲,这都是一件好事,不用担心糟蹋诡异符纸。至于驱诡符的效果么,徐阳心中一动,直接打开手机,制作成功后,应该会有显示。
  优质驱诡符,念头一动立即燃烧,燃烧时可驱逐异灵离开。注意,异灵越强,符纸燃烧速度越快。
  除了多出个优质的前缀,没有特别的地方,可这样就足够了,效果肯定不会比商城购买的差。
  徐阳收拾好情绪,继续制作鬼画符,这是一次性诡异道具,可实用性很强,多准备点肯定没错。如果可以,徐阳想要将十张诡异符纸,全都制作成鬼画符。
  可制作到第六张的时候,徐阳心中一悸,书画的动作立即停住。
  这样等于是,正在制作的这张诡画符,直接写废了。哪怕一张诡异符纸的价值,算不上特别高,但对于现在的徐阳来讲,也足够心疼好一会的。
  然而徐阳的直觉,必须停下,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仅仅是直觉,手中冰冷的感觉,以及浓郁了许多倍的诡异气息,让徐阳都能明显感觉到差异,都说明了一件事情。
  徐阳将变异诡笔拿到眼前,顿时吸入一口凉气。
  变异诡笔上的诡脸,原来闭着的眼睛,现在已经半睁开了。
  复苏!?
  徐阳立即意识到问题所在,因为他接连制作诡画符的缘故,变异诡笔里封印的鬼有了复苏的迹象。
  现在还只是半睁开而已,恐怕等到诡脸眼睛彻底睁开,笔里的诡也会立即破开封印,直接出现在徐阳面前,那时才是真的恐怖。
  “必须控制好一个度,选择性的使用变异诡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续使用。”徐阳冷静下来,变异诡笔只是有了复苏的迹象,并不是真的复苏。
  刚才的错误很致命,幸好及时意识到,只希望变异诡笔能够慢慢平息,诡脸上的眼睛重新闭起。不然的话,一直是这种濒临复苏的情况,变异诡笔就不能轻易使用,几乎半废了。
  收起变异诡笔,徐阳又看向已经制作好的五张优质驱诡符,本来打算最后再制作两张引诡符的。可没想到,根本不能将诡异符纸全部制作完成。
  普通诡笔应该没这个隐患,可考虑到,普通诡笔不能像变异诡笔那样引导完成,恐怕存在不小的失败率。而他,要不是一时疏忽,慢慢制作的话,也至于废了一张诡异符纸,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五张优质驱诡符,也勉强够用,像办公楼层里的逃生任务,如果他有一张驱诡符,完全不用那么狼狈,甚至可以说,逃生的难度其实很小。
  当然风险和机遇并存,要是那时候有驱诡符,他也不会找到诡异道具,并且运气爆炸的解决诡异事件,得到那么大的收获。
  而除了五张优质驱诡符,诡异射灯笔尽管有了复苏的迹象,但必要的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至少,在诡异事件面前,不再像以前那般无力,可以稍微挣扎一下。
  徐阳摇摇头,就算有了诡异道具,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心怀侥幸是很容易出事的。
  五张优质驱诡符全都贴身收好,就算洗澡的时候,也是带到里面。回来时都将近凌晨一点,浏览诡异商城,制作鬼画符,现在都接近三点了。
  徐阳也感到几分疲惫,洗完澡后,很快就在床上睡着。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七点多的时候,被手机来电吵醒的。
  铃声才响起一声,徐阳便立即惊醒,昨天晚上的经历,让他对手机动静变得很敏感。
  不是短信,而是来电,徐阳稍微松了口气,拿起手机一看,是自家老妈林雅。
  “喂,老妈,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干嘛?”徐阳接通电话,语气比较随意,以往跟家里人说话都是这样。
  “都快八点,不早了。”电话那头的林雅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日夜颠倒,对此她是不大满意,可这会也没纠结这事,直接进入主题,“你表妹要结婚呢,就是今天,在广昌市。”
  广昌市就是徐阳现在待着的城市,可他从没听说过,哪个表妹也在这里,当即问道:“老妈,你说得是哪个表妹,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而且今天结婚才告诉我?”
  “哪个表妹啊,我想想。”电话那头的林雅也没立即答上来,片刻后才说道:“是你远房姨妈的女儿,叫苏小芸,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听说她要结婚。”
  “远房表妹啊。”徐阳了然,从老妈的语气看,显然是过年过节都很少联系,已经快忘了的亲戚。
  “是啊,她们听说你也在广昌市工作,这不昨晚找到我,让你也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我想着晚上别打扰你休息,又怕晚了告诉你不好,这才现在打电话给你。”
  “哦,红色炸弹啊。”徐阳早就想到,也不算惊讶,而老妈打这电话也说明,老妈希望他去参加。正好昨晚的经历还心有余悸,的确该放松一下,徐阳当即说道:“我知道了,时间地点都告诉我,我会去的。”
  “不要失礼别人,但也要量力而为,其实昨晚我已经托人送过人情了。”电话那头的林雅说道,运气一顿,很快再次出声,“她们的婚礼在中午,12点开始,你提前一点到了就行,婚礼是在景馨酒楼,你们现在不是有手机导航吗,应该不难找到。”
  “好的老妈,我晚点收拾下,一定过去。”徐阳应道,又跟老妈说了几句话,便挂断电话。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换了件比较好的衣服,准备好红包,等到时间差不多徐阳也就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