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04章 投资

  失败了……吗?
  可惜,原本是个不错的苗子,果然只凭运气,很难走到最后!
  这是一个坐在沙发上的男子,看上去大约三十几岁,就在徐阳镰刀落下的瞬间,他便感到失望。
  尽管这个徐阳,只是他看好的求生者之一,还未决定,是否在这个徐阳身上投资。但未能成为猎诡者,在这一步上就失败,还是觉得可惜和失望。
  这么多年,可是唯一一个,第三次任务,就进入特殊晋级任务的人。
  看来还是太早了,积累不够。
  咦!
  突然,这位男子露出惊讶之色。
  ……
  徐阳已经砍下杨序的脑袋,看着对方无头尸体倒下,尤其是那几件诡异道具掉落,神情毫无波动。
  右手握着的致死镰刀,有些抖动。
  在他心中,更像有某个声音,正在狂吼。
  徐阳只是走到杨序尸体前,将最靠近的异常诡泥捡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
  他怎么可能是异灵,他就是徐阳!
  当然,那个杨序,也是‘徐阳’,无论哪一个都是真的。
  可这不是时间扭曲,仅仅是他的意识,被分成两份。一个成为校长,也就是正在的异灵,这份意识代替了异灵。
  仔细想想,这个校长,连名字都没有。
  没错,从未有了喊过校长的名字,这何尝不是一种暗示。
  一开始徐阳没有注意到,但意识到可能身为异灵,便也发现了这点。
  可他并不是真的异灵,刚才混乱的想法,都是真正异灵在影响他,因为还有另外一个意识,在这个身体上。
  白天他为主,但异灵能够影响他。
  凌晨异灵为主,他却连察觉都没有。
  为何每天起床,都神清气爽,每天调查都不觉疲惫。哪怕在晚吃饭,都不觉得饥饿,都可以理解了。
  这是一个异灵的身体。
  但他不是异灵,只是给予徐阳思维、记忆,根本就没必要隐藏,并且引导。
  因为哪怕是‘徐阳’的思维,也不可能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所以就算真的,他也只会将真正的‘徐阳’杀死。
  正因为这样,他才相信,他不是真正的异灵,而是徐阳。
  可他还是动手了,杀死杨序。
  这就是徐阳想到的,第二个徐阳意识存在,并且就是杨序,所做出的选择。
  杨序是‘徐阳’的另外一份意识,他替代了真正的杨序。
  有可能,真正的杨序已经死了。
  为什么异灵能够锁定杨序,并且将一切引导,一开始就锁定目标呢。
  徐阳能够想到的,便是杨序其实已经死了,被异灵杀死,诡异任务给他安排的两个身份,从一开始就不是活人。
  正因为异灵杀死了杨序,在看到杨序再次出现时,便发现了目标。
  可一个死掉的人,要怎么杀呢,可能有诡异能够重复的杀死一个人,但这次的异灵做不到这点。
  所以要杀死杨序,并不是凌晨无法动手的缘故,而是异灵根本做不到,只能借助他来完成。
  当他被异灵误导,甚至将自己真的当作异灵,杀死杨序,那么他就不再是他。
  这份意识也将被吞噬。
  可现在没有,正是他并没有如异灵所想,陷入混乱。这份意识,还是属于徐阳,还是在这个白天,占据了主动权,控制住这具身体,包括这个所谓的诡异道具致死镰刀。
  所以他的猜想,并没有错。
  不杀死这个杨序,而是与其交流,可能就完成了特殊晋级任务。
  但也可能,是陷入循环。
  因为最初时候,他以为是错觉,并没有在意,可现在想起,确实感觉到脖子疼痛。
  那可能是一种误导,是异灵故意,因为这具身体是异灵。从一开始,异灵便在推动一切,如果没能识破,就真的会走向灭亡。
  徐阳猜想,这次特殊晋级任务,破局的关键在于意识。
  他杀死杨序,就是为了融合意识。
  而且,必须用致死镰刀,只有让杨序的身体彻底死亡,意识才能回归。
  徐阳在赌,赌他所想到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从他想到这些,而异灵意识无所察觉,也可以算是佐证吧。异灵可以影响他,在心里伪装成他的心声,怂恿着他行动。
  可异灵并不能真正看破他的想法,意识是独立的。
  看样子,他是赌对了。
  杨序倒下后,徐阳便觉得,自己有了些许变化,更加的理智了。
  现在想起来,他的赌,也有问题。
  因为太冒险了,如果错了,也是致命,那是因为那时候的意识,还存在私心。
  如果要杀死一个,才能够恢复,先动手的将握有主动权。哪怕是一个意识,分开之后,也有了区别,融合之后可能会是主次之分。
  不过现在感觉,并没有差别,所影响到的,可能是性格会稍微变化。
  可人的性格,本来就在各种经历后,渐渐改变,只要初心不改,也就无所谓了。
  严格来讲,无论是异灵身上的意识,还是杨序身上的意识,都是徐阳,却不是真正的徐阳。
  这时候意识回归一体的他,才是真正的徐阳。
  这份意识,压制住了异灵的意识,已经再听不到那个伪装的心声。
  白天的他,彻底占据了主导权,不会受到异灵影响。
  致死镰刀的颤抖,是最后的挣扎,可最后也重归于无。
  徐阳拿起异常诡泥,这是最接近他的诡异道具,并且具备封印异灵的能力。
  事实上,哪怕靠近他的是变异诡笔,徐阳也不会选择。因为变异诡笔已经封印了四个异灵,本身就不大稳定,再封印异灵,说不定会有变故。
  所以异常诡泥是最好的选择。
  拿到手中后,在徐阳的控制下,地面蠕动,像是展开了一张大口。
  徐阳将致死镰刀伸过去,这个过程中,似乎听到了愤怒的狂吼。
  或许是错觉吧,或许不是,无所谓了。
  直到致死镰刀被彻底吞噬前,徐阳都没有松手,这应该是根源之物,诡异本体。可能一松手,就会反抗,甚至逃脱。
  这次任务,该结束了。
  徐阳并不想出现这种意外,稳妥的将致死镰刀送入其中。
  完成之后,徐阳便感觉到身体在崩溃,这个异灵身体,也是致死镰刀制造出来的。
  致死镰刀被封印,身体自然要崩溃。
  不止如此,徐阳看到,杨序的身体同样如此。
  果然杨序的身体,也并不是真正的身体,但也不是致死镰刀制造出来。可能是另外的力量,在背后出了力吧。
  下一刻,徐阳便看到,他正坐在家中。
  正如任务开始时,他坐在家中等候的情况,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日历。
  同一天!
  原来他一直在家里,根本没有离开吗。
  徐阳摇头,也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手机震动,看来是任务结算了。
  果然,打开手机后,便看到了血色骷髅的信息。
  只是让徐阳意外的是,最先看到的,不是任务结算,而是一段留言。
  “小子,你再次让我震惊,看来跟我猜测的一样,你并不是一个靠运气走到现在的求生者。”
  徐阳撇嘴,血色骷髅有时候是就像是某种系统,很公式化,有时候又像是某个存在,带着几分语气味道。
  这应该是同个人吧,居然现在才知道,他不是靠运气走过来的。
  看来还是不行,比起安德烈森来可差远了,当初安德烈森看到他,立即就发现他拥有顶级资质,肯定能成为求生者。
  当然,那时候安德烈森稍有保留的语气,已经被徐阳忽略了。
  徐阳复议一番后,便继续看下去。
  “你的表现,赢得了我的尊重,你将获得我的投资。猎诡者只是开始,我很期待你的未来,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见面。”
  这时候徐阳感觉,血色骷髅背后,像是某位求生者大佬?
  因为这话里,有种未来可能并肩作战的感觉,也许求生者成长到一定程度后,甚至可以影响到诡异任务。
  或许这些大佬,已经接触到诡异任务的真相。
  猎诡者只是开始么?
  确实,他所接触到的,资深求生者也只是见诡者而已,所谓顶级求生者,恐怕也只是成为猎诡者。
  可对于诡异游戏,还是无法理解,这个层次还是太低了,无法得知真相。
  这次的特殊晋级任务,也让徐阳明白,异灵果然只能封印,无法杀死。
  如果被所谓猎诡者迷惑,被异灵迷惑误导,不能看清本质,任务就会失败。
  他不知道,任务失败的后果是什么,可能还活着,也可能死掉。
  毕竟他是完成任务,而且看情况,完成度评价还不低的样子。
  想到这,徐阳才想到,他还没看任务完成度,已经获得的奖励。被那干预的大佬打断,都忘记这茬了。
  徐阳重新看向手机,看来大佬的影响已经消失,后面的公式化的内容。
  到底能有多少完成度评价,获得怎样的奖励,徐阳也同样好奇。
  他这次的表现,应该不错吧,一半的状态下完成破局,想想都有些佩服自己。最差也该100%,少一点都是血色骷髅黑心克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