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2章 请求

  从效果看,驱诡符不愧首选,即便只有一次性作用,却能够在遭遇异灵袭击时将其驱逐。
  这时候,徐阳想起了驱诡符的描述,异灵越强,驱诡符燃烧的速度也越快。这不会是无的放矢,任何灵异道具都是,若碰见的异灵太过强大,灵异道具肯定会受到压制。
  刚才的情况,驱诡符刚一燃烧,女异灵就被驱逐,说明女异灵并不是很恐怖。
  这让徐阳稍微松口气,尽管再弱小的异灵,都不是人力所能应付。可若是连驱诡符,都没有作用的话,对徐阳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时徐阳看着洗手间门口,也是不敢靠近,立即向后退开。
  那服务员也意识过来,连滚带爬的,躲得远远,不敢再看洗手间一眼。
  “糟糕,看来刚才的动静,引起不少人注意。”徐阳退开后,立即发觉周围气氛变化,刚才女异灵袭击,以及被他用鬼画符驱逐的一幕,显然被不少人看见。
  果然,靠近洗手间的几桌人,都立即朝着徐阳靠近。
  “刚才那个,是异灵吗?你是捉异灵的大师?”
  “还用说嘛,我亲眼看见,不是那东西,还能是什么!”
  “大师,求求你,一定要救我们。”
  这十多个人,纷纷开口,语气或是着急,或是害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都不会相信,而拿出符纸,将女异灵逼退的徐阳,在他们眼中,无疑是救星。
  “都冷静点,不要乱。”徐阳立即说道,不然这十几个人乱起来,动静太大,很快会席卷整个婚礼宴席。
  到时候几百个人乱起来,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别收是冷静思考,自身安全都可能出问题。
  似乎是之前,徐阳驱逐女异灵的情况,在这十多个人心里建立了威望,而且此时徐阳也被当作救星,对于徐阳的话,他们都不敢违背。
  尽管都因为惊惧,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可都没再叫喊。
  徐阳见状,也稍微松口气,再看向那洗手间门口,想了下,慢慢上前,将门给关上。
  其他人一直注意着徐阳的动作,都佩服徐阳的胆气,刚才目睹了女异灵袭击,他们可不敢再靠近了。也就是身怀异能的大师,可以对抗异灵,才敢这样做吧!?
  其实徐阳心里也在打鼓,可他从刚才的情况,还是推测出,似乎只要不进洗手间,就不会遭遇袭击。
  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没错,将洗手间门关上后,徐阳又朝着礼堂出口望去,心里冒出一个猜测。
  恐怕礼堂出口大门,也成了吃人的怪物,只要迈出去,立即就会被异灵袭杀。而且是没有动静的袭杀,就像洗手间这里一样,被吞了进去,无声无息的消失。
  “我想,还是要找司仪过来一趟才行。”徐阳说道,同时看向那服务员,只看见其被吓破了胆,完全发愣没有反应,这让他有点头疼。
  里面的人不能出去,外边的人进不来,那就找不到经理,那么酒楼工作人员里,司仪的权力是比较大的,至少可以指挥动服务员们。
  希望其他人心理素质好些,不像洗手间这边的服务员一样,徐阳还指望有人能控制局面,那样才能寻找生路。
  无论如何,徐阳都要行动起来,洗手间这边的服务员靠不住,他只能自己去找司仪了。其他人也都跟上,徐阳稍作安抚,尽管还是跟着,但不会那样紧。
  婚礼司仪是一名年轻女性,应该只有二十来岁,此时刚结束一个节目,到礼台旁边坐下休息。
  徐阳立即走了过去,先做了个手势,示意对方将话筒关掉。
  司仪没有拒绝,将话筒关掉后,主动问道:“先生,你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我这边遇到了点问题,希望你能过来,跟我们一起商量下。”徐阳没有直奔主题,那样的话只会被当作玩笑。
  “有问题的话,你可以找服务员,他们可以帮你解决。”司仪摇摇头,她主要负责婚礼节目进行,除此之外并不负责其他事情。
  “不,这件事很严重,还需要你的帮忙,希望你不要拒绝。”徐阳神情严肃,心中更有些无奈。
  司仪闻言,沉默了片刻后,才点头道:“好吧,再过10分钟,就要开始下个节目,希望在那之前能够解决。”
  “放心,不会耽误你太久。”徐阳说道。
  两人从礼台旁边离开,来到角落后,没等司仪询问,徐阳便先说道:“这礼堂里出了点问题,我希望你能够让服务员们,封锁礼堂门口,不要让人出入。”
  “封锁礼堂门口?”司仪闻言愣了下。
  “没错,本来我也可以让其他人帮忙,可是有他们出面,事情会更好处理一点。”徐阳说道。
  “这不可能。”司仪摇头拒绝,她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离谱的要求。
  “具体情况,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你只要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如果出事,你负的起责任?”徐阳说道。
  司仪摇头,她确实负责不起,可这并不代表,她就会相信对方的话。
  “既然你还在迟疑,为什么不选择相信我的话。”徐阳看出问题,这也是他感到无奈的地方,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无谓的精力,“如果最后只是一场闹剧,我比你更麻烦,你完全可以将事情推到我身上。反过来,我明明已经劝说过你,可你不相信,导致后果严重,那可就算你一个人负责了。”
  司仪闻言,再度沉默了一会,神情变幻不定,最后才点头道:“好吧,就照你说得办,希望你没有骗我。”
  “谢谢。”徐阳道谢一声,想了下,再度提出一个请求,“如果还是出现状况,我希望你能够冷静,尽可能稳住场面,安抚其他人。”
  这也是徐阳比较担心的地方,目前看来,只要不离开礼堂,就不会被袭击。可是,那是陆续有人离开的缘故,现在洗手间那里锁住,礼堂门口也封锁的话,会不会再出变故,徐阳也不是很确定。
  希望在此之前,能够找出规律,哪怕无法获悉这次灵异事件真相,也要找到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