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63章 照相馆

  徐阳点头表示认同,元珊、赵淼也同样如此。
  他们从未觉得,拥有诡异道具,就可以跟诡异硬拼。先不提诡异道具,除了特殊诡异道具外,使用都要消耗诡异积分。
  哪怕是徐阳,拥有两件特殊诡异道具,都没有任何底气。
  因为它们各有作用,除非找到根源,能够将异灵封印,否则其他能力,都只对部分异灵有效。
  比如这次诡异事件,徐阳可以用异常诡泥,轻易的吞噬分灵,但一点用都没有。
  根源一天不除,便可能寄过来更恐怖的分灵,总会有突破异常诡泥的情况出现。
  而想要找到根源,就必须调查清楚,异灵的规则,找到生路所在。那样即使无法封印异灵,解决诡异事件,但至少不会深陷进去,死在它的手中。
  谈论了一下午,中途也就柳宏做了点吃的给安德烈森。
  这方面,安德烈森没有任何要求,甚至跟徐阳一样,也自备了食物。
  而且比起徐阳,安德烈森准备得更充分,他已经完全放弃味道口感之类,准备都是能够补充能量的东西。
  原本安德烈森是准备吃这些东西的,柳宏看到了,才连忙给他做饭去。
  对此安德烈森并未拒绝,同时也跟徐阳他们说了,有时候诡异事件会处于特别严峻的情况下,多准备点,当遇到那种情况,也不至于被此拖累。
  傍晚的时候,安德烈森的电话响了,安德烈森看了一眼,并未回避他人,就这样接通。
  打来电话的是总部的人,应该是安德烈森拜托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着落。
  “是吗?我知道了,谢谢了,等我回去再找你喝酒。”安德烈森感谢一声,便将电话挂断,看向徐阳他们,点头道:“有线索了。”
  “什么?”
  徐阳等人都知道,安德烈森在还没抵达源海市,便拜托总部和陈思涵分别调查一些事情。
  这能力简直让人不服不行,不仅仅是思维上的开阔,更是处理诡异的丰富经验。
  徐阳在观察力、判断力上,都能算得上不错,运气也很好。可经验不足是硬伤,很多情报信息,都不知道,所以一些疑点就算他看到了,也无法注意。
  “我让总部那边,调查了欣心照相馆。”安德烈森说道。
  “欣心照相馆?”徐阳闻言微愣,紧接着又释然。
  既然是照片,调查照相馆,好像没毛病?
  可是,这欣心照相馆是什么,资料里并未提到,跟遇害的人更没有联系。
  “欣心照相馆是源海市曾经有过的一家店铺,现在已经没有了,因为店铺老板一家都死了。”安德烈森说道,同时也解释了,他为什么会注意到这家照相馆,“资料里并没有提到欣心照相馆,可其中有部分受害者,都曾经在一个地区生活过。”
  “你调查了那个地区,怀疑到这个已经关闭的照相馆上面?”徐阳点头道,这样一说,他也就明白了。
  他来到源海市这边后,也看了那些资料,但并没有找到疑点。
  这些受害者,大部分都是源海市人,两三个住在同个地区,也不足为奇。毕竟,那不是一个小区,甚至都不在一个街道上。
  “因为中间有间隔,不都是最初的受害者,忽略了也很正常。”安德烈森说道,事实上,如果不是经历那么多,他也可能注意不到,“欣心照相馆已经关闭,消息也被封锁,思涵这边可能调查不到,所以我让总部那边帮忙了。”
  一家已经关闭的照相馆,而且是很久之前,又因为某些事被封锁信息,陈思涵这边要调查恐怕不易,就算能成也要费很大力气和时间。
  “这个欣心照相馆,老板名叫王劲,是一位异常照片爱好者。”安德烈森说道。
  总部那边出手,也是费了一下午的时间,才调查到情况。最后用手机邮件,发送给了安德烈森,并且在电话里说了一声。
  此时安德烈森一边看着邮件,一边解释道:“王劲经营着照相馆,却也帮人拍异常照片,包括恐怖照片、死亡预告等等。”
  这怎么越听着,越熟悉的样子。
  他们收到的诡异照片,不就是这么回事,只是王劲是满足别人的特殊爱好,而他们根本没拍过照片,却收到这些照片,并且遭到异灵袭击。
  “我没在这欣心照相馆拍过照片,别说去了,听都没听说过。”周兰也听出点意思了,连忙解释起来,如果是因为这才被盯上,她可真的冤。
  “别急,找到线索,便可以寻找根源。处理掉根源,你的危机就会消失,要相信我们。”安德烈森安慰了一声。
  或许因为安德烈森表现得很可靠,或许因为事情有了很大进展,让周兰看到希望。
  此时周兰的情绪,也慢慢冷静下来,没再打扰安德烈森。
  “说回这个王劲,他帮人拍这些异常照片,因为他本身也是爱好者。可当时的环境,确实很少人能够接受这种事情。”安德烈森说道。
  徐阳等人当然明白,就算是几年前,现在的一些东西,都未必能够被接受。更别说,这个欣心照相馆的年代,可能还要更久远。
  “因为这些,欣心照相馆倒闭了,再加上其他原因,王劲也自杀了,而自杀前又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安德烈森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也许是流言蜚语,太过前卫的人,总会遭到伤害。这些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每时每刻都在割人血肉,承受不住的人哪怕舍不得,也往往会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如果不想离开,或者无法离开,又遭遇其他打击,就有可能造成王劲这样的下场。
  “他的死法,难道也是照片里那样?”徐阳问道,既然是爱好者,很可能也会给自己拍一下照片。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王劲也会被列入诡异受害者名单,他的资料也会被收集到。然而,徐阳仔细回忆了一下,的确没有看到关于王劲、欣心照相馆的任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