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94章 死

  徐阳沉默了,村长的意思,是这件事也要低调处理。
  这样遮掩着处置,当作没事,只要遏制恐怖扩大,将一切重归平静,至于已经出事的人,没必要深究下去。
  恐怕这就是村子一贯的的处理方式,实在太不正常了。
  “如果你接受不了,可以离开村子,但我绝对不允许你乱来,否则我也只能将你驱逐。”村长严肃道。
  这就是说,他如果不能忍受,便不能继续待在村子里了。
  徐阳看着村长,对方很严肃,并且很自信,显然做到刚才提到的那些并不困难。
  可是,为什么对方会觉得,他就一定要留在村子里?
  尽管徐阳的任务,必须在这里待满十天,但从村子的话里,却听出了另外的意思。
  村子外面,要更危险!?
  这时候徐阳想起了,学校就有其他地方来的学生,并且都住在了这里。
  那时候还想不明白,现在却好像有点理解了。
  恐怕不只是这个村子,而是附近很大的一片区域,都存在问题。
  无论如何,为了任务徐阳也不能离开,此时只能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你能明白最好,他们的后事,我们会帮忙处理的。”村子满意的点头,又看了几具尸体一眼,神情也有些惋惜和无奈,“我先走了,你如果还想再看他们一眼,就暂时留下吧。”
  徐阳点头。
  村长这边则询问了校长的意见,而校长也表示暂时留下,对此村长也没说什么,自己先行一步离开。
  这时候,屋子里只剩下徐阳和校长两人。
  “校长,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出事的吗?”徐阳这才询问出声。
  “应该是昨天晚上,凌晨左右。”校长说道。
  徐阳闻言瞳孔微缩,因为凌晨0点后,就是禁忌时间,必须待在家里才行。
  魏德一家出事,难道是犯了禁忌?
  可不应该啊,魏德有这个动机,但一直被杨清清夫妇看着,也被教训了一遍,连上学都去不了,要惹祸也不至于这么快。
  更何况,他们并不是像薛雅楠母子那样失踪,而是在家里被杀。
  凌晨时分,死在家里,这跟禁忌有点不一样。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徐阳觉得有些乱了。
  难道任务里给出的信息有误,或者其中隐藏着真正禁忌,事情并没有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
  这般看来,他行动调查确实没错。
  因为不找到真正的禁忌,只是按照任务提示做,有可能错过真正的生路。
  “你在想什么?”
  徐阳突然听到校长的声音,看了过去。
  “薛勇薛雅楠母子,是你的邻居,魏德一家,更是你的亲戚,他们出事前都跟你有过比较深的接触。”校长说道。
  “你在怀疑我?”徐阳皱眉,听出了意思,“你觉得是我,导致他们出事?”
  “太巧了。”校长说道。
  徐阳也有些无奈,因为这些事,的确都跟他有些关联。一次两次巧合就算了,可总是如此,便不大可能是巧合了。
  哪怕同为求生者,产生这种怀疑,也很正常。
  徐阳对此,也只能摇头表示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跟你一样,这种事情不应该怀疑我才对。”
  “也对。”校长点头道。
  徐阳见状,也是松了口气,看来同为求生者的身份,总算让对方不至于继续怀疑。
  一开始产生怀疑很正常,但仔细一想,就该知道他们目的相同,都是为了在诡异任务中活下去,并没有冲突。
  又不是什么仇敌,哪怕不相互扶持,但也没有拖后腿的道理。
  真到了绝望的时候,可能会产生拉人陪葬的念头,这样的人也有。可目前来讲,并没有到这份上。
  可既然校长有疑虑,徐阳便觉得,有必要稍微提醒一下。
  不能说得太直白,避免被人听见,或者是因此暴露,也可能要触发死亡机制。
  这样稍微点一下,对方应该明白。
  这才第五天,还有一半时间,稳住不能乱。
  果然听到他的话后,校长也明白了,这样最好。
  “我看一下尸体。”徐阳想了下说道,还是要自己看一下才放心。
  校长并不会反对。
  徐阳便走近尸体,直接蹲下去查看,他们都是被利器砍杀,肢体分离。
  脸上的表情很狰狞,看上去很惊恐的样子,真要说得话,徐阳感觉惊的成份要大点。就像是,看到了令人不敢置信的事情。
  恐怕他们都已经看见异灵了。
  不仅仅因为是异灵,还有其他原因,才导致这种惊恐狰狞的模样出现。
  徐阳心想着,接着又比较了下他们尸体的位置,脑海里浮现当时的场景,有点别扭。
  “不对,他们当时,应该正在跟某个人谈话!?”徐阳突然想到,要是杨清清夫妇对面,正站着某个人,那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这个人,恐怕还是他们比较熟悉,却又最终杀死他们的人,或许根本就不是人。
  正因为这样,才让魏德一家临死前都出于惊骇。
  到底是谁!?
  徐阳感觉捉住了事情的脉搏,如果能够弄清楚,或许便可以知晓这次诡异的情况,找到生路所在。
  既然他看出来,校长应该也是,徐阳心想着。
  这时候,徐阳想到了校长的怀疑,难道正是这些原因,才让其怀疑?
  连徐阳自己都觉得,真要再魏德家里,杀死魏德一家,他的机会最大,并且也最能让魏德一家有不敢置信的样子。
  突然,徐阳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全身汗毛竖起。
  诡异气息!?
  还来不及抬头,刚要有所动作,便感觉脖子一疼。
  他甚至都没能使用诡异道具,只是刚刚有这个念头,便已经无法控制身体。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看到了校长手里拿着一把镰刀,一副冷淡的模样。还有一具无头身体,蹲在魏德一家的尸体前面,似乎要起身的样子。
  那是他!
  徐阳瞪大眼睛,他被人砍下脑袋!?
  未能做更多的思考,意识越来越沉,眼前的景象也渐渐漆黑。
  最终彻底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