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83章 诡村

  我在哪里!?
  徐阳有些恍惚,很快回过神,他正在进行第三次诡异任务。
  任务时间到了的时候,徐阳已经做好准备,结果是从家里,直接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个很简陋的屋子,给徐阳的印象,就是贫困偏远山区。
  屋子并不荒废,有生活痕迹,可并没有人在,只有他一个。
  徐阳稍微观察了环境,感觉到手机的动静,便将其拿出,点开一看,果然是血色骷髅发来的短信。
  “运气不错的小子,你再一次让我感到意外,所以我特意给你安排了新的任务,惊喜吧。”
  徐阳又感觉到那种戏谑感,顿时一撇嘴,从信息中可以猜到,原本他的第三次任务不是这个,是临时改掉了。
  这种优待,总是令人不爽。
  还有什么叫做运气不错的小子,原本徐阳也觉得,自己运气不错,瞎打胡闹走到这一步,其实没有多好的表现。
  可现在徐阳清楚的意识到,能够渡过难关,靠的是自己的智慧,足够理智的判断思维,还有胆大心细的调查。
  所以这血色骷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客观事实都弄不清楚。
  一时间对于血色骷髅的敬畏小了很多,但还是要警惕,无论如何,这都是坑人的家伙,一不小心就会被带进沟里。
  此时,徐阳稍微调整了下情绪,便继续看下去。
  “这里是一座诡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村里便有了这样的禁忌。”
  “凌晨0点以后,早晨6点以前,必须待在自己家中。”
  “学校放学,不得留校,傍晚6点关闭校门前,必须离开学校。”
  “外来者不能暴露,必须隐藏真实姓名。”
  徐阳看到这里皱起眉来,该说真不愧是诡村么,这已经不是局限在某个屋子,或者小范围的地方,而是整个村子都波及。
  这种情况下,特置组竟然没有介入,就算是再偏远也不应该啊。
  还是说,因为某些原因,特置组只是封锁,不让其扩大而已。毕竟是很大的区域,特置组不知情的可能性不大。
  “难道是村子里的人,都已经麻木了,并没有寻求帮助?”徐阳猜想着。
  如果消息局限在这个地方,特置组的确可能不知道,村子里不说,外人来了发现的只能是犯了禁忌出事,没发现自然也无法泄露信息。
  可村子连学校都有,规模不会太小,人也不会少,总不能一个想反抗的都没有吧。
  徐阳有些疑惑,可也暂且压下,继续看了下去。
  目前看来也只有三个禁忌而已,但也不排除有隐秘禁忌,短信中没有提及。徐阳现在对于诡异游戏的短信,已经有了不低的理解。
  短信里有可能存在提示,也可能隐藏重要线索,但有时候不会直白的说出来,而是要自己揣摩。
  诡村里的禁忌说完,接下来居然是徐阳的身份问题。
  “你获得临时身份,杨序,任务要求,在诡村生活十天。”
  “友情提示,谨记诡村禁忌,不要试图揭露真相,你没有这脑子,老实的苟活这十天。”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嗯?
  这最后一句话,充满了恶趣味,估计才是血色骷髅的原话。
  至于中间那段,有点系统化,但简单明了,陷阱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这也是徐阳比较考虑的,可想来,生路可能反着来提醒,但死亡机制不会,那纯粹是故意让人去死。
  如果说,真相其实是凌晨0点以后,早上6点前不得在家。那照着短信提示的禁忌做,直接就悲剧,可应该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总之最后一句话,虽然让人不爽,但也不是全无道理。
  除了没脑子这个可以无视掉,其他都很公允,如果可以,徐阳也不想冒险。能够苟活十天,平淡安全的结束,就算完成度评分低点也无所谓。
  再强大的心脏,也经受不起这样连续的巨大刺激。
  “不过,要是这句话也是反提示,这样什么都不做,反而会遇到危险呢?”徐阳又怀疑起来,这也是有可能的。
  什么情报信息都不知道,真遇到危险,那是真要命。
  别看徐阳现在有诡异道具,很好很强大的样子,可抛开复苏的情况不讲,疲于应付也是取死之道。
  因为无法找到根源,异灵就无法封印,拖下去死的只能是他。
  所以到底该怎么做,徐阳也感到有些为难,更是气恼。如果这短信提示能够直白点,不弄这些绕的弯的,事情处理起来会容易许多。
  可徐阳也明白,人终究只能靠自己。
  无论如何,现在他都要接受新身份,融入这个诡村里。
  目前看来,前面两个禁忌还好,凌晨0点以后,早上6点前这段时间,留在家中这点不难做到。
  现在他处在的这个屋子,应该就是他的家了。
  这是整个村子的禁忌,大家都有的共识。
  反正要调查的话,除开这段时间,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利用。
  学校倒是个可疑的地方,如果要调查的话,也只能是上课期间进行。放学前就要离开,不然一不小心耽搁了,没能在校门关闭前离开,也是要出事。
  最后一点,才是徐阳要特别注意的。
  他的身份就是外来者,而且连姓名都要隐藏,这件事让徐阳特别在意。
  难道是这村子里的诡异,对外来者特别仇视,而只要隐藏住外来者的身份,就能够跟其他村民一样,不会受到特殊的‘招待’。
  那么名字的隐藏,又有什么意义?
  徐阳猜想着,难道还有被知道名字,就会出事的情况。
  知道名字就能杀人,这对诡异来讲,似乎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徐阳在特置组的资料库里,看到了许多千奇百怪的诡异,真要说的话,他之前遇到的都属于正常,可以理解的异灵。
  总之,还是看情况行事,现在什么都不了解,不能太冲动。
  至少前面几天,不会太凶险才对,总要给人个缓冲期吧。
  徐阳心想着,希望不要被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