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40章 诡异的照片

  “好的,多谢嫂子。”徐阳应了下来。
  李雅微笑点头,并未再多说,带着徐阳来到书房,并没有留下说话,而是去忙自己的事情。
  “徐阳来啦,坐吧。”林武看上去很儒雅,说话也没有架子。
  徐阳点头,就在沙发坐下。
  “你先自己沏茶,我忙完这点事情,就过来陪你。”林武说道。
  这是林武老家的习惯,无论是工作的地方,还是家中,都有专门沏茶的茶几。这书房里,也摆放了一套,一般有事也是坐在这边,一边喝茶一边说话。
  徐阳不是第一次登门,以前也经常自己动手,对此也不陌生。
  徐阳也看见,林武确实有事要处理,便没有开口打扰,应了声后,就自己沏茶喝起来。
  本来他自己也喜欢喝茶,只是对茶叶没有太大讲究,好茶坏茶叶喝不出来。
  不过这里的茶叶,都属于比较高档的,徐阳也清楚,可真要品,也说不出所以然,最后只有几个字,好喝、顺口、解渴。
  仅此而已。
  这边喝了沏了几遍,心神稍微放松,林武便将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了。
  而林武也直接来到茶几这边,坐到沙发上,先喝了一杯茶,微笑道:“徐阳,你沏茶的水平有长进了。”
  “我平常就算喝茶,也是随便应付,可不像老板你这样讲究。”徐阳应道。
  “这喝茶,修身养性,蕴含着大道理,学学总是没错的。”林武摇头,重新烧起水来,“水温到了,才能沏茶,所以水一直要烧开,拿开了,再沏,味道就差多了。”
  徐阳点头表示明白。
  “你啊,说说看,特意找我有事吗?”林武没有继续谈沏茶的事情,尽管这是他的兴趣,平常挺喜欢与人交流。
  一般没事,徐阳只会在特定日子,到公司里找他,而不是登门拜访。
  “确实有事,因为一些情况,我可能没办法继续跟老板你工作了。”徐阳直接说明来意。
  “哦?”林武挑眉,认真的看了眼徐阳,想了下,问道:“是遇到事了吗?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也许我能帮得上忙。”
  林武没有觉得,徐阳是有了更好的选择,才来这里请辞的。
  否则的话,他可以从徐阳神情中,看出几分尴尬。不要小瞧一个生意人的眼力,就算是徐阳这样,比较冷静的人,可只要神情有异,总能看出一些。
  这里可是广昌市,没有点能耐的人,根本无法在这里混得开。
  除了一些背景深厚的人,大部分来广昌市创业,并且混出名堂,有那么一席之地的人,都不会简单。
  而林武观察中,徐阳并没有尴尬,反而是有几分疲惫和无奈之色,所以他才觉得,徐阳是遇着事了。
  因此他并没有立即应下徐阳的请辞,而是询问起来,他在广昌市这里,能量谈不上多大,但一些事情,还是可以出手帮忙的。
  正因为这样,徐阳才愿意跟着林武这个老板,可此时也只能摇头。
  “是吗,既然这样,我晚点通知财务那边,让他们把你的工资和奖金都算好。你跟人事交接一下,就可以离职了。”林武见状,也并未再询问。
  前面所说,已经是情分,再多就没有必要了,此时说完,林武也是再笑一声说道:“工作不再是伙伴,可还能当朋友,以后也随时欢迎你来公司或者我家做客。”
  “知道了,谢谢老板。”徐阳点头应道。
  “现在不是老板了,叫我武哥吧,之前让你改口你不肯,现在没理由了吧。”林武说道。
  “武哥。”徐阳也微笑的喊了一声。
  这时候,书房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同时李雅的声音又传来了,“老林,又有包裹寄过来了,你看要怎么处理?”
  “先进来吧。”林武闻言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几分不悦,很快又收了起来。
  徐阳注意到这些细节,但也没过问。
  李雅已经拿着包裹进来,将其放到茶几上,“还是你老家那里,寄件人还是不知道是谁,我看这件事你真的要重视才行。”
  “只是些无聊人的恶作剧,不用理会。”林武摇头说道。
  当着徐阳的面,林武也没忌讳,打开包裹后,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着,只是几张照片,而看了照片后,林武的脸色又有一瞬间难看了。
  李雅也没有之前的轻松,有些忧虑的模样。
  徐阳则是在看到林武拿出照片的时候,惊讶了一下,他并未看到照片的情况,却感觉到了诡异气息。
  尽管很淡,几乎让徐阳以为是错觉。
  可这类东西,徐阳现在十分敏感,并且这感觉不是一下子就消失,只要看着东西,就始终能够感觉到。
  一时间,徐阳有些头疼。
  没想到这么快,他又跟诡异扯上关系,这可不是诡异任务。
  之前参加婚礼,就碰见诡异事件,那时候他才刚完成新手任务,也就隔天的事。没想到,这次完成任务,不到两天,又碰见了。
  而且不是陌生人,就在自家老板这边。
  到底是求生者的缘故,容易碰见这类情况,还是诡异事件,发生的概率太大了,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只是,这次跟婚礼时不同,那时他是避无可避,而这次却可以选择。
  徐阳有些迟疑,想了下,最终还是说道:“武哥,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看下照片吗?”
  从诡异气息上感觉,就算看了照片,也不会有严重后果。
  如果林武答应,徐阳看了后,也可以将其告知杨恒,让特置组那边处理。如果林武拒绝,那他也不会强求,只希望诡异牵连不会太大,让林武夫妻两遭遇不测。
  “你看一下也好。”林武闻言,稍微思考后没有拒绝,将手里的照片递了过去。
  徐阳接过手,翻过来看了照片里的情形,里面是林武,只是已经被残忍分尸,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开,一副血腥恐怖的模样。
  这一幕,让徐阳瞳孔微缩,心中直觉这照片看到的,就是林武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