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53章 决定

  包裹!?
  徐阳闻言,同样脸色一变。
  这次诡异事件,情况不同,参与进来与被盯上,有截然不同的意义。
  “已经调查过,还是找不到来源的包裹吗?”徐阳沉声问道。
  这些放着诡异照片的包裹,都无法找到来源,仿佛凭空出现。这一点,让人想起了诡异游戏,在商城里购买物品,也是同样的情况。
  这不代表什么,徐阳不觉得两者之间有联系。
  可正因为无法找到来源,便不能从这里入手,调查出线索来。
  “是的,收到包裹的第一时间,我们就开始调查,还是无法找到来源。”柳宏点头说道。
  “这样啊。”徐阳应了一声,将包裹打开,果然里面是一些照片。
  如果说之前,徐阳还有脱身离开的机会,那么收到诡异照片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被彻底缠住了。
  徐阳深呼吸一口气,不至于完全慌乱,拿出照片观察起来。
  这表现,让众人更是惊叹,任谁突然知道,自己被诡异盯上,必然遭到异灵袭击,都很难立即冷静下来。
  凭心而论,在场各人,都很清楚,就算能够承受住,但也无法思索其他。
  像徐阳这样,拿着自己的死亡照片,开始查看,这不是一颗强大心脏,就能够说明的。
  单凭这点,就足以令人敬重。
  元珊、赵淼同样如此,这时候他们觉得,徐阳甚至不是什么萌新,而是资深求生者这样的存在。
  徐阳可不管那么多,他更没心思,去理会其他人对他的印象。
  事关自己,他当然更加细心,此时看着手中的诡异照片,果然是他。
  地点还是特置组宿舍的房间,与其他人不同,他是上吊死的?
  亲眼看到自己的死状,冲击性不可谓不大,这跟看别人的死亡照片,完全是两种感觉。
  “没有垫脚物?”徐阳很快又发现问题。
  翻看了几张死亡照片,死法都一样,可他并没有看到垫脚物。
  那么他是怎么上吊的,徐阳心想着,同时有些别扭。
  好在徐阳也始终保持着理智,这些不过是‘预测’,异灵将会让人以同样的死法死掉,但异灵的袭击,并非无法渡过。
  “徐阳,从上次的情况看,诡异有了变化,很可能会在接到照片的当天,就会出现袭击。”元珊这时候开口了,接下来,才是她要说的重点,“今夜,我和赵淼继续保护李德、周兰,徐阳你先照顾好自己。”
  徐阳的表现,已经得到了认可,至少在应付这次异灵的情况上,他们未必比徐阳要强。
  如果徐阳没有收到诡异照片,一切好说,可现在收到,代表着徐阳也将遭到袭击。
  这时候,徐阳更应该顾好自己,而不是继续保护他人。
  从徐阳的情况看,他自己一个人,可能更能渡过危机。如果是跟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要顾及李德、周兰两个普通人,反而可能受到牵制。
  这时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分心。
  徐阳自然清楚,如果没有李德、周兰,或许在一起更好。可正因为要保护李德、周兰,元珊、赵淼无法顾及,他一个人确实可能更好。
  “元珊说得没错,徐阳,你应该先照顾好自己。”赵淼同样表示支持。
  别看赵淼加入特置组,但并不代表,他就完全将特置组的行动放在最优先的位置。正因为如此,当初他才告诫徐阳。
  现在这情况,不知道与当初徐阳没有听进告诫是否相关,因为除了徐阳,陈思涵等人也同样并未收到诡异照片。
  这是值得追查的,目前始终无法确定,诡异照片蔓延扩展的原因。
  可不是现在,没有人能够要求,让其他人冒着风险,来帮忙解决诡异事件。
  “徐阳,赵淼他们说得对,你先照顾好自己。我相信,你可以应付的,只要撑过今天,明天总部顾问来到,总会解决问题。”陈思涵点头说道。
  众人心情沉重,也只能替徐阳打气祈祷。
  源海市特置组的情况,确实能力很有限,包括陈思涵自己,都只能在其他方面加以援助,而面对异灵袭击,还是要靠求生者自己才行。
  “大不了换个地方,明天总部顾问就来了,拖过今天也就行了。”林丽玲这时候提议道。
  这确实是个办法,因为诡异照片的‘预测’,已经精准到地点也一致了。
  如果他们不在特置组宿舍,而是其他地方,可能会有新的诡异照片发来,这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难题,但拖延一小段时间,却也可以办到。
  总部顾问,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徐阳的确仔细考虑过,可最终还是摇头道:“你们自己看着办,我还是想要留在宿舍。”
  “为什么?”林丽玲立即问道,她也确实是担心徐阳他们,才会绞尽脑汁想办法,提出这个建议。
  “因为这次诡异的规则,我并不清楚,但至少昨天的经验,可以让我今天更有把握去应付,主动改变,可能会遭遇未知的凶险,我并不想冒险。”徐阳摇头说道。
  昨天那样的情况,徐阳还能够应付,这时候,不去冒险改变才是最妥当的做法。
  更何况,诡异逐渐恐怖,如果特意改变,现在可能没什么,但后面就彻底乱了,无法再从资料上分析判断。
  哪怕是总部顾问,没有足够的情报信息,恐怕也很难发挥。
  这也是徐阳不想特意改变的原因,其他人他管不上了,这时候他只能顾好自己。所以,徐阳并未要求他人,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好吧。”陈思涵表示理解,接着看向李德、周兰,最后目光落在元珊、赵淼身上,问道:“你们怎么说?”
  “让李德、周兰他们自己决定吧。”元珊并未做主。
  赵淼点头,表达同样的意思。
  他们都只是进行保护,尽力而已,如果祸及自身,也只能自保,不可能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并未主张,而是让李德、周兰自己判断,无论结果如何,最终谁也不能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