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0章 只进不出

  “所以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徐阳表情严肃。
  “我看到你要离开,明明是走出去,背对着我们,却立即变成正对着我们走进来。”刘雯声音有几分颤抖,可还算理智,话说得比较清楚,“我差点以为看错,因为发生的太快了。”
  徐阳闻言皱眉,这样看来,并不是他的五感被扭曲,刚才在礼堂门口的遭遇,是真的如此。
  同样,宾客的思维也没受到影响,只是大多人没注意到。或许看到了,但因为时间太快,忽略了异常,只有极少数人,像刘雯这样察觉了情况。
  估计都跟刘雯一样,以为他是鬼,所以不敢表露。刘雯还好,因为是同桌的缘故,徐阳注意到她的神态异常,可其他人有意隐藏,徐阳就很难找到了。
  “还有,在你走回来的时候,背后有一个淡淡的黑影?”刘雯说到这里,语气就不是很确定了,因为那是一闪而过的情景,连半秒都没有。
  “黑影!?”徐阳心中一冷,难道是异灵,刚才竟然离他这么近?
  此时,徐阳的确想到,在刚才诡异气息要浓郁许多,只是因为他回来,离开礼堂门口,这感觉才慢慢淡下。
  现在看来,这种诡异气息的感应,只是很模糊,是见诡者称号所带来的极限。即便如此,也十分有用,弄清楚其中分寸,在诡异事件里的帮助其实很大。
  刚才不正是察觉不对,他才想要离开,可惜出不去,又立即返回。
  “我看到的只有这么多了。”刘雯说道,将话都说出来,心里也稍微轻松一些。
  可一想到,如果真的卷入诡异,而徐阳又不是异灵,似乎反而更糟。因为她不清楚,异灵是躲在某处伺机而动,还是隐藏在宾客当中,在某时会暴起杀人。
  未知反而更可怕,刘雯心情顿时变得更糟糕。
  徐阳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出言安慰,暂时他顾不得这些,他只是思考着,刘雯看到的情况。
  这里面是否存在线索,能够让他找到生路,一时间徐阳有些头疼,明明有种奇怪的感觉。潜意识里,觉得有问题,很可能找出线索,但就是想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徐阳有些焦虑,反而更难想通关键,最后徐阳只能先放下疑虑,先让自己冷静下来。
  “要弄清楚事情关键,看来还是要再冒险才行。”徐阳看了眼礼堂门口,答案也许就在那里,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那里是唯一发现的异常之处。
  徐阳双手插着裤袋,那里面分别是变异诡笔和驱诡符,诡异道具的存在,让他稍微安心,也许可以冒险一下。
  只是刚要迈开脚步,徐阳又停住,露出苦笑。
  诡异道具关键时候,的确可以保命,可要是觉得这样,就能乱来,那估计离死也不远了。他竟然会这样大意,不应该的,还是说受到诡异气息影响,他现在看似冷静,其实心里已经乱了。
  “再等等,看看情况,说不定会有其他线索。”徐阳心里嘀咕,至少从目前看来,还比较安全,不该自乱阵脚,这里面肯定存在其他异常,可以找到有用的线索。
  此时徐阳也不回到座位,就在窗边站着,观察礼堂里的情况,对礼堂出口投入最多注意力。
  刘雯见状,立即猜到徐阳的打算,有点惊讶和佩服,这种情况下还能冷静。同时又想起,最早注意到的就是徐阳,那时候还告诫她们快跑,可惜那时她们没听出隐含。
  不过就是立即想要离开的徐阳,都被困了回来,就算当时听出隐喻,又立即相信,恐怕也没有什么用。
  这一幕,其他人没有在意,可落到王诗雅等人眼里,就不大一样了。刘雯的这两位闺密好友,都露出意外之色,而眼镜男三人,则有些嫉妒,他们对刘雯都有几分好感,只是没有行动。
  谁想到,那般老套的搭讪,都能够有用。
  “没有动静,是因为没人触发死路?”徐阳观察许久,都没有发现情况。
  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诡异事件,异灵没有出现大杀特杀,让徐阳松了口气。说明这次的异灵,也要遵循某种规则,其实就算是徐阳昨夜遇到的灵异事件,也有规律。
  那就是不能被异灵看见,而这次,显然不是。
  生路和死路都很隐蔽,徐阳目前也没有头绪,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乱来。
  “不对,就算现在婚礼还没结束,没人离开,可也人要上厕所吧。”徐阳先不考虑服务员的问题,他们出不去,有可能外边的服务员,也同样进不来。
  只是一开始,桌子上就摆了不少酒菜,大部分人没有在意。而一些人,可能有想法,但也没有表露。
  可是厕所之类,总该有人要去,徐阳看了下,礼堂旁边就有洗手间,也不用特意离开。
  这洗手间,是否也存在异常,徐阳目光微凝,稍作考虑后,便朝着洗手间那边走去。
  “你去哪里?”刘雯看见,立即询问一声。
  “到洗手间那边看下,你待在这里不要乱跑,或者回到座位也可以,目前的情况看,暂时不会有事。”徐阳说道,然后也没管刘雯,直接离开。
  刘雯见状,迟疑了片刻,并没有按照徐阳说得做,而是跟了上来。她其实有点相信徐阳,觉得暂时没事,可看徐阳的样子,似乎有应付的经验,跟在他身边会更安全一些。
  徐阳也察觉到刘雯跟来,但他没有太在意,很快来到洗手间旁边,那里正好站着一个服务员。徐阳想了一下,没有走进洗手间,而是对那服务员询问起来,“你好,这里是洗手间吧,刚才好像有不少人进去,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异常?”
  徐阳当然没留意多少人进去,刚才的注意力,都放在礼堂门口那边,这样说,只是为了套话而已。
  “异常,洗手间这里能有什么异常?”服务员闻言也是一愣,下意识的回了句,可很快又皱眉,语气变得有些疑惑,“不对,好像真有好多人进去,可是都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