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54章 危机

  夜,徐阳独自待在房间。
  李德、周兰还是决定,先到外面躲一晚,他们对诡异事件的认知很少,不知道诡异遵循某些规则,在已经知晓的情况下,最好不去改变。
  至少,留下来还知道如何应付,而离开的话,又将一切引向未知。
  可徐阳只能顾好自己,其他人也不好做主,才将一切交给李德、周兰判断。
  因为这次诡异事件,线索情报很少,谁也无法确定,李德、周兰选择离开就是错误的。
  毕竟昨夜有徐阳帮忙,逼退了异灵,可这次徐阳也要全力自保,顾不得他人。
  这种情况下,李德、周兰有顾忌,也是理所当然。而明天,总部顾问就会到来,那是所有人的希望。
  李德、周兰同样清楚这点,如此,最危险的其实就是今天。只要安全渡过,总会有办法解决。
  他们都是普通人,面对诡异完全无力,同时又不像陈思涵等人,有些许经验在身。这种情况下,只能指望特置组,寻求最大的帮助。
  徐阳并不要强,更不介意借助别人的力量,但不会完全依赖他人。
  诡异事件里,甚至是生活中,人还是要靠自己。
  这点徐阳很清楚,在他的判断里,不变应付万变,才是这次诡异事件里,最合理的做法。
  既然如此,别说强援明天才到,就是今晚便能抵达,徐阳也要坚持下去。
  他独自待在房中,保持着足够的警惕,今夜有可能遭遇袭击。
  尽管没有感觉到诡异气息,但徐阳也并未松懈,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他还是靠在墙上。
  这次跟‘张雅’不同,那次靠墙,反而更危险。
  可这次,从目前看来,异灵无法看到,袭击时的视觉扭曲,也不会消失。但异灵有实体,靠着墙壁确实比较安全,至少身后的盲点可以避免。
  “不对,昨夜窗门禁闭,并没有被打开,它是怎么进来的?”徐阳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难道异灵还能虚实转换?
  那又为什么,表现的都是实体的样子,还是说其中有某种规则,导致了这种情况?
  徐阳思绪急转,而这时,他已经感觉到诡异气息,昨日那样的压抑感,再次袭来。
  这一次,比昨天晚上更加强烈,是因为昨夜他不是异灵袭击目标的缘故吗?
  徐阳猜想着,并未在这上面费神,这并无意义。此时,他聚精会神,观察四周,不放过一点死角。
  这次未必能够触发顶级见鬼者对视觉扭曲的免疫,不能看到异灵,便只有从各种细微处,寻找变化,判断异灵的动向。
  此时,徐阳已经肯定,异灵出现在房间里。
  门窗依旧不动,它如果真的是实体,到底怎么进来的?
  徐阳再次想到这个问题,可惜,目前也没时间去思考,他必须全部精力,都用在抵御异灵袭击这件事上面去。
  不知道躲进诡镜碎片空间,是否可行?
  徐阳心想着,突然脸色一变,他发现,有什么东西触摸到自己。
  异灵!
  这并非错觉,那寒冷的感觉,简直比冰还要更重,从皮肤透入,骨头都因此微微发疼。
  更重要的是,徐阳有点控制不住身体,仿佛被附身一样。
  徐阳一步步的,走到桌子前,从里面拿出一条绳子。
  绳子?
  徐阳无法控制身体,却并未停止思考,他明明已经检查过房间,从未见过绳子之类。
  毕竟诡异照片的‘预测’,他是上吊死的,他当然要检查。就算异灵出现,让他以同样的情况死掉,该有的工具,总不能凭空出现吧。
  结果还真是凭空出现?
  徐阳一阵气恼,这跟昨夜遭遇的情况,完全不同。
  简直犯规,昨夜他感觉到异灵出现,还能发现踪迹,在其袭击到来前,用驱诡符将其逼退。
  可闲着呢,异灵直接出现在他身边,控制住他的身体。
  现在他的一切动作,都是异灵在操控,他意识很清醒,看着自己一步步的动作,却也只能看着。
  此时绳子拿出来后,徐阳又来到房间中央,将绳子一端往上扔。
  一次就准确的扔过风扇,将其稳固好,做成可以上吊的样子后,他便开始往自己脖子上套。
  这时候徐阳才知道,为什么没有垫脚物了,因为他是悬浮起来的。
  不是虚浮,眼睛里看到的是这样子,可感觉上,他是被某种冰冷的存在给抱起来的。
  “这不是附身!”徐阳眼睛一瞪,心中狂喊着。
  如果说,之前他的一系列举动,都有点像被附身的样子。那么现在的感觉,又让徐阳彻底否定了这点。
  他只是被异灵捉住,异灵抓着他的手脚,推动他的身体完成这些动作。
  此前无法夺回身体的控制,因为异灵抓着他的手,推着他走,完成这些举动。而现在,异灵抱着他,手上却并没有那种冰冷感。
  正因为如此,他明明就要将绳子套过脑袋,却又稍微停顿了一下。
  现在他手上的动作,都是思维受到影响,以为还被控制住,所以才继续这般做的。
  其实也没错,他确实还受到控制,但这种控制跟刚才不同,并非不可逆的。
  如果这时,意志足够强大,将摆脱影响,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即便异灵还抱着他,但只要能够恢复动作,他立即就能够使用诡异道具,应付眼前的危机。
  哪怕只是驱诡符,都能够将其逼退。
  昨天夜里,驱诡符已经证明了这点,更何况这次的驱诡符,比昨天还要多受到了异常诡泥的强化。
  只多了一天,可能这强化效果,其实不会变得更好。但绝对不会更差,逼退这次的异灵,完全可行。
  这般想着,徐阳便想要夺回身体控制,摆脱异灵的思维影响。手指动了几下,证明他的想法完全正确。
  可来不及了,绳子已经套过脑袋,完成像照片里那样,成了上吊的模样。
  与此同时,徐阳感觉到脚下原本抱着的情况,变成巨大的拉扯,将他往下拉。绳子瞬间勒住脖子,强烈的窒息感立即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