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48章 猜测

  “你们怎么看?”陈思涵放下照片,看着其他人。
  元珊是外援,陈思涵不好过份要求,而赵淼已经说明想法,并且也劝说过其他人。陈思涵没有接受,但对于赵淼,也没再要求。
  诡异事件面前,求生者的确更有经验,但陈思涵有自己的行为准则。
  此时,陈思涵观察了照片,心里有了几分想法,但还想要听一下其他人的意见。
  “这些照片,比之前要清晰一些,可能是一种预兆。”许岚说道。
  “我觉得岚姐说得没错。”林丽玲点头表示赞同。
  目前能够明显看出情况的,也仅此一点,尽管前面的案例,并没有类似的证明。这可能是新出现的预兆,李德和周兰他们,遭遇袭击的时间可能更近了。
  这些都没有明确说出来,因为李德和周兰也在场,刚安抚下来,不好再刺激他们。
  “不止如此,这些照片的地点,也有些奇怪。”徐阳说道。
  “哪里奇怪了,照片上死法都是一样,但地点总是换来换去。”林丽玲摇头说道。
  诡异照片上的人,死法从没变过,包括姿势,如果身体分开的话,比例也一样。可背景的地点,却总不一样,所以也没办法从上面,分析出遭遇袭击的地点。
  “不,这次跟以往不同,你们再仔细看看,照片里的地方是哪里。”徐阳说道,这是足够细心,就能够看出来的。
  “没错,徐阳你的观察力不错,也发现了这一点。”陈思涵点头赞扬一声,迎着众人的目光说道:“以前的案例,都没有出现这情况,所以你们疏忽了。仔细看看,这些背景地点,是不是我们特置组的宿舍。”
  众人闻言一惊,纷纷拿起照片,这样一看,果然是这么回事。
  “不对啊,为什么会是我们这里?”林丽玲有些不理解。
  “诡异变得更恐怖了吗?”柳宏嘀咕一声,他是总部分配过来的,别看一直帮忙跑腿,也很好说话,但见识其实不算低。
  “没错,诡异变得更加恐怖了,它不再只是‘预测’死法,同时也在‘预测’死亡地点。”陈思涵说道。
  ‘预测’是这次诡异事件,比较值得在意的地方。
  诡异照片出现后,照片里的人,最终会像照片里一样死掉。可那只是死法而已,因为照片上的地点总是变化,而死者出事的地点,跟照片上其实也不同。
  所以这个‘预测’,才会被特殊标志,这并不是预言未来,更像是死亡通告,诡异将会让照片上的人,以同样的死法死掉。
  而现在,新地点的出现,竟然是熟知的地方,而且就是现在李德、周兰所在的地点。
  诡异很可能,已经不只是死法上的‘预测’,连死亡地点也开始‘预测’。
  “那我们离开这里,是不是就不会有事?”李德急忙问道,很多东西他都听不懂,但这个问题却明白了。
  “不,你们只会接到新地点的照片,并且为了确定‘预测’准确,遭到袭击的时间可能会大幅度提前,甚至就是你们收到照片的那个时候。”徐阳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诡异如果那么容易就破解,也不会那样令人恐惧。
  “没错,所以你们正确的做法是,留在这里,不要乱跑,这样才不容易出事。”陈思涵点头,他与需要看法一致。
  其他人闻言点头,同时看了徐阳一眼,没想到这人经验不多,头脑却很清醒,观察也足够仔细,这可都是能够在诡异事件里活得更久的优点。
  “真的吗?”周兰情绪有些崩溃,已经六神无主,没办法独立思考了。
  “跟我们在一起,安全性更大不是,再简单一点,你们也看过恐怖片,不正是那些独自乱跑的人死得最快么。”徐阳说道。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目前也只能稳住局面,等总部顾问到来,才可能控制住情况。
  其实徐阳并不乐观,总部顾问还要几天才会到,但他直觉,出事的时间恐怕不远了。
  刚才所言,都是安抚李德和周兰而已,徐阳心里有个猜测,那就是这种‘预测’,有可能很快就会实现。
  哪怕故意留下,不轻易离开,给诡异一种随时都能实现‘预测’的迹象,但这样就能拖延时间,未免太小瞧这次诡异事件了。
  徐阳又看了眼陈思涵,在场所有人,除了貌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却难以判断的柳宏外,就只有陈思涵胆大心细。
  陈思涵并非求生者,却能够称为源海市特置组的队长,自然有过人之处。
  徐阳猜测,陈思涵恐怕也意识到问题,但不好说出来。
  究竟是不是如此,徐阳也没深究,因为这毫无意义。总之,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今夜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
  时间流逝,白天又是无事,到了晚上,他们再度回到楼上宿舍。
  李德和周兰,对此很是排斥,觉得至少也该换个房间,而不是原来的,照片上‘预测’的地点一样。
  陈思涵考虑之后,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只是换个房间,而不是离开,他们还在那个房间附近,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这天晚上,原本应该分开住了,可因为今天白天收到的照片,还是聚在一起。跟昨夜一样,除了李德、周兰,也只有徐阳、元珊和赵淼而已。
  徐阳靠着墙,一晚上都这样站着,没有说话。
  元珊和赵淼看到后,都大概知道徐阳的心思,有些意外,同时也意识到,徐阳的真实判断。
  难道今天晚上会出事?
  元珊和赵淼对视一眼,突然觉得,徐阳在很多方面,表现得很萌新,但对于诡异事件,似乎并不差的样子。
  “来了吗?好像又不是?”徐阳暗道一声。
  这天夜里,他便感觉到淡淡的诡异感,很微弱的诡异气息?此时的徐阳,可是顶级见诡者称号,对诡异气息有很强的感应。
  这情况似乎说明,他的猜测没错,可诡异气息一直很弱,如果是之前的他,可能都无法发现。
  可诡异气息一直没有明显变化,似乎只是游离,并未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