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01章 凌晨

  凌晨。
  沉睡中的校长,眼睛突然睁开。
  在这漆黑的环境下,透着一股幽光,他坐了起来,看了下四周后露出微笑。
  这笑容很怪异,很快消失不见,恢复冷淡的模样。
  从房间离开,走出宿舍楼,就这样在学校里走着,像是散步。
  突然,他发现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顿时像是看到了猎物,迅速朝着那个身影靠近。
  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看着像是某个学生,钻进了一个教室里。
  校长走过去,没有惊动到对方,这时候一把锋利的镰刀,凭空出现在他手中。对着这个学生的后背,校长将镰刀举起,就要劈砍下来。
  呼!
  轻微的风声,这是校长开始屠戮。
  可在即将砍中时,镰刀停住,校长认出了这个学生,顿时露出更加怪异的笑容。
  比之前,还要更加瘆人。
  手中的镰刀淡去,像是没有出现,校长拍了下学生的后背,“魏德!”
  这个偷跑进来的学生身体一抖,立即转过身来,一副惊慌的模样,正是魏德没错。
  “校……校长!”魏德本来就很紧张,现在被捉个现行,一下子变得有点口吃。
  “你怎么跑到学校来了。”校长露出微笑,不同之前,这次他笑得很温和。
  “我,我趁爸妈不注意,从窗口爬出来。”魏德苦着脸说道。
  昨夜挨了打,其实并不是特别严重,但还是装装样子,总算骗过爸妈。要不是这样,他可能还要遭到更大的苦,没想到爸妈这次这么狠。
  可正因为这样,魏德起了逆反心理,正好爸妈以为他下不来床,把他关在房间里。
  一直到凌晨,爸妈回去睡觉,魏德才偷偷从窗口爬出来。
  越是不想他跑到学校,他就越要这样做。
  魏德憋着一股气,跑到学校,因为夜深根本没人,魏德便从翻过大门偷跑进来。
  这晚上的学校,有些阴森,原本魏德还一副气恼的样子。可渐渐的,就害怕起来,动作畏畏缩缩,看着就像是偷偷摸摸的模样。
  本来因为害怕了,准备回去,可想着也不能白来一趟,而且也的确还有些憋屈。
  最后魏德便想着,到教室里去,给桌子上刻点东西。这样等到明天,同学们来上学,肯定会被吓到。
  这样就能够让那些大人们明白,晚上的学校,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
  再者,那些小伙伴肯定也会对他感到敬佩,这也是吹嘘的资本。
  没想到他才刚动手,就被捉个现行,而且还是校长,这下肯定要糟。
  不是说,凌晨之后都要待在家里,不能跑到外面吗。这校长也不遵守规定,果然都是唬人的,爸妈居然也被吓到。
  魏德觉得很委屈,可也知道,这次没那么容易应付过去了。
  果然,校长听到解释后,点头说道:“晚上可不能乱跑,你不该违反规定。”
  “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回去。”魏德连忙说道。
  “不行,我送你回去。”校长微笑道。
  魏德看到校长的笑容,突然有些发寒,他终于想到,为什么会觉得校长有些奇怪。
  因为白天接触到的校长,给人的感觉,是比较平常的。而现在的校长,则有些令人畏惧,以前接触到的,都是这样的校长。
  可能是因为他犯了错事,被校长捉到,才有这种感觉吧。
  魏德不知道情况,可下意识的,还是想要拒绝,“校长,还是我自己回去,不麻烦你了,我保证一定好好回家,跟爸妈认错。”
  “不行,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而且,你之前就打算偷跑到学校来,让人管教了你,还是这么做,现在的保证,我也没办法相信。”校长摇头道。
  魏德也知道,肯定逃不过这关。
  如果是他回去,偷偷摸摸的从窗口爬进去,还有可能不惊动父母。
  可校长带回去,他就完了,估计爸妈都不用睡,一晚上都来教训他。
  魏德再度哀求,结果都没能说动,尽管校长笑得很温和,却相当坚定。
  最终魏德也只能委屈着脸,低着头跟在校长后面,一起离开了学校。
  接下来,便是魏德在前面带路,他想着是否绕一下,不带校长回去。可这估计没用,反而可能让校长生气,再被校长这么一说,他爸妈估计要更气了。
  魏德只能老实带路,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后边的校长,看着魏德,眼神中透着冰冷。
  “快到了,就在前面。”魏德回头说了一声。
  这时候的校长,很好的变换了神情,点头说道:“走吧,你去敲门。”
  魏德闻言,脸色都垮了,可看着校长的样子,也知道求情没用,只能一副倒霉的表情,走到家门口,直接敲门。
  敲了好一阵子,才听见魏虎的声音。
  “谁啊!?”
  魏德感觉,自己父亲的声音,好像有点紧张。
  他回头看了下校长,见到校长点头示意,只能说道:“老爸,是我。”
  “小德?”魏虎惊叫一声。
  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看来是跑去确认了,没多久后,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屋门也被打开。
  魏虎一副愤怒的样子,脸都被气红了,看见魏德后立即吼道:“你个混蛋家伙,居然偷跑出去,看我不打死你!”
  这是真的生气到极点,就算之前,他计划着行动,爸妈回来后也教训了他,可也不像现在这样生气。
  看到父亲的样子,魏德缩着脑袋,也确实是被吓到了。
  杨清清也走了过来,头发很乱,连鞋子也没有穿,同样是很生气的样子。
  不过这时候,他们也注意到,不只是魏德,还有校长也在。
  校长在村子里,可以说是威望很高的人,是村长都很看重的人。可以说,村子里的许多事情,都有校长的意见,在很多人眼里,校长有可能就是下任村长了。
  那么重要的学校,村长都交给校长,而并不是更加年长稳重的老师。
  没想到这次跟着魏德回来,着实让杨清清、魏虎这对夫妇惊讶,只能忍着怒火,先控制着不对魏德发火。
  “我在学校里,看到了魏德,所以把他给你们带回来。”校长说道。
  杨清清立即瞪了魏德一眼,她没想到魏德这样大胆,偷跑出去还不止,更潜入学校。
  魏虎更是忍不住,想要给魏德一个耳光,他们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偶尔会离开村子到别的地方去,所以知道得更多。
  这次要不是校长,恐怕会很麻烦。
  “别动手,打人解决不了问题的。”校长开口阻止道。
  魏虎手中的动作停住,倒不是真被说动了,他还是觉得该动手,并且要彻底让魏德怕了,哪怕留下阴影,也不能再放任他胡闹。
  可校长当面,也开口了,魏虎也只能暂时忍住,算是给校长一个面子。
  “教育孩子,还是要讲道理为主。”校长微笑着,这时候揉了下魏虎的脑袋,“他的问题,主要是认识不深,这次之后,我想他会怕了的。”
  魏虎有些无奈,这孩子要是这么容易害怕,也就不会闹出那么多麻烦了。
  “对了,他的房间,窗口还要处理下,就算他以后不敢偷跑,也容易被人从那里闯进去。”校长说道。
  “我知道的,真是麻烦校长了。”魏虎急忙说道。
  校长不只是看见魏德,帮着把魏德带回来,更对他们的事情这面关心,魏虎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这时候,魏虎才想到,一直这样放着魏德和校长站在外边,立即说道:“我真是疏忽了,校长你快进来,我给你泡杯热茶。”
  杨清清看了丈夫一眼,觉得这样有些冒失,可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反对。
  校长闻言,顿时露出更盛的笑容,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接着校长才走进他们家中,跟着他们来到客厅,杨清清拉着魏德,因为校长还在,就这样站在旁边陪着。
  而魏虎,则赶紧泡茶。
  这时候,他突然注意到,杨清清她们退了一步,更是有些惊恐的样子。
  魏虎顿时心中一慌,极慢的转身看去,结果看到的是向他劈砍来的镰刀刀锋。
  噗呲一声。
  魏虎倒在血泊当中,被砍中的瞬间,便已经彻底死掉。
  杨清清要大喊,可还来不及,便看到校长冰冷的目光,而校长手中的镰刀,更是直接向她劈砍过来。
  喊不出声!
  杨清清眼中充满绝望,将魏德推开,想要让他逃跑,可是也开不了口。
  下一刻,杨清清也倒下了,只留下被吓坏的魏德,他已经彻底慌了神,除了颤抖,做不出任何反应。
  校长看着对方,眼神一样的冰冷,并未有任何波澜。
  手起刀落。
  魏德也倒下了。
  直到这时,校长才露出怪异的笑容,手中的镰刀慢慢消散。
  他走向门口,身体抖了下,原本被溅到的鲜血,也迅速消失不见,就像从未被溅到一般。
  他头也不回,就这样走出了魏德的家,回到了学校,最后回到宿舍楼,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这一切,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