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91章 正面接触

  徐阳还未离开,魏德便先一步,找杨清清他们认错。
  态度诚恳,一副痛改前非,再也不犯的模样。
  差一点,徐阳就相信了,可怎么处理,是杨清清夫妇的事,徐阳并未干预。
  当然,也无视了魏德求助的目光,在这种适当的时候,提出离开的意愿。
  想必杨清清夫妇,还有好多事情,要跟魏德说明,手脚并用,言传身教,他确实不宜在场。
  于是徐阳便在魏德懵逼的目光下,离开了他们的家。
  可怜的小家伙,愿你在接下来的七天,都下不来床。
  徐阳离开杨清清家后,看了下时间,还不到八点。距离禁忌的0点,还有点时间,徐阳想了下,还是决定先不要冒险。
  最终徐阳返回家中,安稳的渡过又一个晚上。
  除了薛雅楠母子出事,到目前为止,也并未有情况发生。
  薛雅楠母子是犯了禁忌,如果不犯,真可能会安然无事。徐阳心想着,目前看来,调查适合循循渐进,不能太过操急。
  再者,不用非要弄清楚情况不可。
  徐阳心想着,这已经是第四天了,任务时期将近过去一半。
  今天该去学校,见一下那位校长,对方到底是什么情况,目前还不好判断。
  最好是见一下,有过接触,就比较好判断了。这也是徐阳明知道,魏德耍了小心思,却并没有揭露的原因。
  不过徐阳并没有太早过去,那样不大妥当,显得有些着急。
  大约早上九点多,徐阳才前往学校,这个时间过去比较正常。
  而徐阳抵达学校后,还未到校长室,便碰见了冯勤,对于徐阳的到来,冯勤有点惊讶,问道:“杨先生又是到学校采风的?”
  杨序的工作,在家就能完成,主要是一些手工。偶尔也会进行采风,寻找灵感,制作些特别的东西。
  正因为这样,徐阳到处乱跑的情况,并没有引起人怀疑。
  同样,之前徐阳在学校走动,解释一下后,也很快被人接受。
  此时听到冯勤的问话,徐阳摇头道:“不是,是小德说,校长要见我,我这才过来的。”
  “校长要见你?”冯勤皱了下眉,“小德的爸妈不是回来了吗?见家长的话,应该找他们才对。”
  尽管之前冯勤让人找过徐阳,但那是因为魏德父母不在的缘故,现在魏德父母回来,有事也应该先找他们才对。
  “冯老师你知道他们回来了?”徐阳问道。
  “是啊,今天早上他们通知我,说小德暂时来不了学校了,我才知道他们回来。”冯勤点头说道。
  魏德暂时上不了学了?
  徐阳注意到这件事,微微点头,挺好的。
  “他们昨天才回来,可能校长不知道吧。”徐阳微笑一声,也无所谓的说道:“我最近比较有空,都过来了,就看看校长想说什么吧。”
  “也好,有你转述,也免得小德爸妈又生气了。”冯勤想了下说道。
  冯勤当然知道,魏德父母请假的话中含义,这种教训还是有好处的,能够让魏德收敛不来胡闹。可是太过也不好,现在魏德父母估计还在气头上,不宜再受刺激。
  “我想也是。”徐阳说道,便跟冯勤告辞,前往校长室。
  冯勤目送着徐阳离开,也并未再多说,最后摇摇头,希望一切回到正轨,别在出现问题了。
  这边,徐阳已经来到校长室,在门口敲了敲门。
  “门没锁,进来吧。”
  里面传来了低沉的男人声音,乍听之下,让徐阳有些许奇怪的感觉。
  他觉得,这语气似乎有点熟悉,又想不起是谁。
  这感觉来得快,消失得也快。
  徐阳推开门,走进去后,立即看到了校长。
  此前并未见过校长,打听的时候知道,这是一个比较年轻的人。此时一见,果然如此,虽然说年龄不代表什么,但在这种地方,校长比大多数老师还年轻,确实比较少见。
  一般村子之类,村长、校长这样的位置,都是年纪较大,德高望重的人担任的。
  “杨序先生?”
  这时候,校长已经起身走了过来,微笑着跟徐阳打招呼。
  “是的,校长,我是魏德的表舅杨序,你喊我名字就可以。”徐阳应道,手机没有动静,看来杨序与之前的校长,也并无接触。
  “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校长微笑道,做出请坐的手势,“先坐下吧,这次找你过来,是想要跟你谈谈魏德的事。”
  徐阳坐下,闻言也点点头,又提醒道:“小德的爸妈已经回来了,你也可以找他们谈谈。”
  这是有必要说明的,哪怕出于维护,隐瞒魏德爸妈回来的事,也显得突兀。倒不如,一开始就说明,反而显得更正常一点。
  “回来了吗?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校长点头,但并未改变主意,“以后有机会,我再找他们谈吧,现在是想要跟你确认一下,魏德他要在学校探险,这件事你事前知道吗?”
  “为什么这样问?”徐阳不答反问,因为这问题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就像是,在问是不是他背后指使的,徐阳看着对方。
  或许从一开始,校长想要见的就是他,而并不是魏德的爸妈。因为魏德准备行动的时候,杨清清夫妇是不在家的。
  这般看着,直视着对方的双眼,有那么一瞬间,徐阳心里闪过一丝不自然。
  “没什么,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也没关系。”校长说道。
  “这件事我事前并不知道,并且知道后,也一直反对他这么做。”徐阳说道。
  “这样啊,那就好。”校长点头,微笑一声后,突然换了一个问题,“杨序你是本地人吧?”
  “是的。”徐阳立即应道。
  这一瞬间,校长的目光,似乎深沉了一些,点头微笑道:“小孩子可能不知道村子的禁忌,杨序你还要多劝解得好。”
  “我知道。”徐阳点头道。
  “我的问题只有这么多,接下来就不打扰,杨序你可以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校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