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93章 出事

  薛雅楠家中,一片漆黑。
  徐阳找了下灯开关,一般都在门旁边的墙壁上。
  其实不开灯,徐阳也能够看得到,获得诡异体质后,他便觉得身体各方面素质要强不少,视力也更好了。
  夜里不开灯也能够看得见,只是没那么清晰。
  此时,看着薛雅楠家中,果然有几天没人动过的样子。
  这样闯进人家里,真的好么?
  徐阳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要是被人看到,的确不大合适。可这次跟校长一起,也有借口,想到这里,徐阳稍微松口气。
  这时看到校长还站在门外,并没有进来,徐阳微微挑眉,朝他说道:“里面暂时没有状况,校长你也进来吧。”
  “好的。”校长点头,也走进门来。
  徐阳看到这情况,总觉得有些奇怪,可又想不到哪里有问题。
  对方有些过份谨慎的样子,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徐阳本来就猜测,对方可能是资深求生者扮演,这过分谨慎的性子,可能是对方走到这一步的原因。
  “我们分开找找看,最后再交换收获,这样可以吗?”徐阳提议道。
  “没问题。”校长点头。
  徐阳便开始行动,主要是想看看,有没有人回来的痕迹。
  因为薛雅楠母子出事很突然,薛勇偷跑到学校去,犯了禁忌。而薛雅楠过份着急,想要找到薛勇,这是事前没有准备的。
  他们这里,应该没有这方面的线索。
  可终究只是失踪,并未见到薛雅楠母子的尸体,未必就真的死了。
  就算死了,也可能回来。
  这些蛛丝马迹,有可能分析出,村子正在遭遇的诡异。
  可惜,正如徐阳事先预感的那样,一番查找之下,并没有收获。
  这边,校长似乎也搜索完毕,两人先离开薛雅楠的家,回到徐阳家中。
  只是用了不到一小时的时间,距离凌晨0点还早,徐阳便请校长坐下,冲了杯茶后问道:“校长,你那边有没有找到什么东西。”
  “没有,你呢。”校长摇头说道。
  “我也没有。”徐阳有些无奈,时间用得不多,那是因为屋子就那么大,也不复杂,不大可能漏掉。
  “这样的话,只能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线索了。”校长说道。
  徐阳表示理解,知道校长也是求生者后,起码有个同伴,调查起来还是容易一些的,可以交换情报。
  此时,校长则是看了下时间,便起身告辞道:“时间不早,我也要先走了,明天再找个时间碰面。”
  徐阳点头同意。
  校长便离开了,徐阳送走对方后,便思考着今天的经历,各种情况梳理了一遍后,并没有太大问题,便睡觉休息了。
  一夜无事。
  又是一天天亮,这是第五天了。
  徐阳刚出门,正准备今天的调查时,便注意到村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这让徐阳心中微凛,毕竟任务期限过去一半,前面有人出事,但其实还是比较安宁的。现在这情况,是终于出现变故了吗。
  徐阳心想着,便找人打探,只是大多数人,都显得迷惑。
  最后还是从一位老者那里,知道了情况,确实有事情发生,因为村长嘱咐不要声张,所以只局限在部分人知道。
  徐阳也是从老者的神情,判断对方知情,一直询问,对方有些不耐烦了,才说了情况。
  这消息,却让徐阳心神俱震,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出事的居然是魏德一家。
  不同于失踪了的薛雅楠母子,魏德一家都死了,就在家里。
  如果不是有人经过,闻到比较浓的血腥味,拍门询问无果,怕出事找来村长,也不会被发现。
  村长有意压住事情,可附近看到的人不少,村长也只能要求他们不要乱传,免得事情恶化,这些知情者才没有跟别人说。
  徐阳最在意的,不是又出事了,而且还是直接死人。
  而是死的人,居然是魏德一家,这可比薛雅楠母子出事,还要让徐阳震动。
  徐阳立即赶到魏德的家,还未靠近,就被拦了下来。这是村子里的巡逻队,在村长的吩咐下,将这里封锁了起来。
  “我是杨清清的表弟,你们让我过去。”徐阳说道。
  其他人不行,但没理由拦着他,徐阳不想乱来,只能用这个理由了。
  果然,巡逻队的人听到徐阳的话,也有些为难。其他人赶走就是,可徐阳明显知道情况跑过来,赶走不大现实。
  最后还是让徐阳先在这里等着,其中一人找到村长,问过之后才来放行。
  徐阳这才走进魏德的家,在这里看到了校长,以及一个男性老人,这应该就是村长了。
  校长在这村里,果然是比较有份量的人,估计也是因为校长帮忙说话,他才这么快被放过来。
  徐阳心想着,又看向魏德他们一家三口的尸体,都是被利器杀死的样子。
  这样看,也可能是人为杀死,不一定是异灵。
  恐怕这也是村长能够压得住场面的缘故,杀人犯是可怕,但至少比异灵容易接受。因为村长的威望,才暂时压住,可知情者还是免不了心里恐慌。
  这种情绪蔓延,才让徐阳有所察觉。
  徐阳收回目光,前两天还跟他们一起,没想到现在只能看到他们尸体。
  哪怕不是真的亲戚,徐阳也有些悲愤,普通人面对诡异,就是这样无力。哪怕是他,也不一定能够应付,稍微疏漏也是同样的下场。
  这时候,村长他们已经走到徐阳面前,校长只是看着他不说话,而村长则是询问起来。
  “你就是杨序?杨清清的表弟?”村长问道。
  徐阳点头回应。
  “节哀,他们已经死了,最重要的是不让事情继续恶化。”村长说道。
  徐阳闻言皱眉,问道:“村长,你说得是,不让事情恶化?”
  “没错。”村长点头,并未提及调查真相和追查凶手的话,而是看向魏德一家的尸体,说道:“有人违反了禁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如果不遏制,恐怖将会继续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