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69章 诱饵

  所以,到底他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如此优待。
  徐阳有些头疼,而看到新的诡异照片时,其他人也很是诧异。
  “看来,下午的时候,你就被特别关注了。”安德烈森说道,那时候只有徐阳一人,感觉到异灵的目光。
  那情况,简直就像故意来看徐阳一眼。
  本来还想着,周兰没感觉,可能因为不是求生者,没有诡异称号的缘故。
  可她现在出现的诡异照片,除了地点回到特置组宿舍外,并没有任何变化。不像徐阳,死法都变了,十分凶残的死法。
  如果当初,徐阳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异灵贴身出现,他是这种死法,估计早就凉了。
  “到底哪里出错了,下午的调查吗?”徐阳嘀咕着,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
  下午并不是只有他一人调查,其他人也在行动,包括周兰也跟着过去了。徐阳觉得,因为到欣心照相馆旧址调查,才导致异变,这个可能不大。
  此时,徐阳看着安德烈森,也是灵光一闪,脱口道:“难道是因为,我封印了分灵的缘故!?”
  “封印了分灵?”安德烈森闻言,也陷入沉默,思考着其中的缘由。
  “徐阳你想到什么了?”赵淼则询问出声。
  “我跟周兰,还有其他人的区别,就在于我能够抵御分灵袭击,甚至将其封印。”徐阳说道。
  这点是他跟其他被诡异盯上的人,最大的差别,封印了异灵的分灵,被异灵怨恨关注,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可是安德烈森也封印了分灵,而他连诡异照片都并未收到。”赵淼说道,这样就代表着死亡机制的猜测,出现了疏漏。
  这房间里已经仔细搜索过,不只是徐阳,其他人也都找过。而除了出现徐阳、周兰新的诡异照片外,并没有其他发现。
  安德烈森并没有收到诡异照片。
  原本猜测的死亡机制,看过诡异照片,看见异灵、分灵,而这两点安德烈森也满足了条件。
  “看见、看不见。”安德烈森突然说道。
  “没错,除了我们谈到的两点外,恐怕死亡机制还包含另外一个条件。”徐阳深呼吸一口气,说出了他的猜测,“看到异灵,同时也要被异灵看到。”
  “被异灵看到?”
  元珊、赵淼他们一愣,接着便意识到问题所在。
  “异灵本体和分灵,并不共享视觉,必须分灵回去,异灵才能看见目标。”安德烈森总结道。
  这是他跟徐阳的唯一差别。
  徐阳曾经抵御过分灵袭击,那时候李德还活着,而徐阳保护住他们两个,却没机会将分灵封印掉。
  那分灵回去,回馈了异灵本体,才导致徐阳被盯上,收到了诡异照片。
  安德烈森看过诡异照片,也看见了分灵,但两个分灵都被封印。所以异灵本体,并没有得到安德烈森的信息,并没有将其也列为目标。
  “果然生路所在,就是让它看不见么。”徐阳说道,仔细思考其中的可行性。
  现在的迹象看来,的确有这个可能,因为异灵也要看到人,才能将其列为袭击目标。
  这是否隐藏着更多的信息,从各种线索中,摸索答案,寻找生路所在,本就是应对诡异事件的正确做法。
  “你的诡异道具,有让异灵看不见的能力?”安德烈森听到徐阳再提起这件事,也立即明白过来。
  “确实有,可是有时间限制,并不能一直致盲。”徐阳见状,也知道没有隐瞒的必要,只是没有说得很清楚。
  “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试一下。”安德烈森思考片刻后说道。
  “试一下?你是说拿分灵做尝试吗?”徐阳问道。
  “没错,周兰的照片先给我。”安德烈森说道。
  徐阳拿过去,而安德烈森接过手后,直接将其放到小木盒里面去。
  这个小木盒是安德烈森的特殊诡异道具,可以封印异灵,但同样要找到根源才行。可分灵没有这限制,既然已经确定,异灵就在照片里,那么将其放进去,便能提前封印。
  “不知道会不会有周兰新的诡异照片出现。”元珊这时候开口,她看懂了安德烈森的做法,但对于结果,却不好判断。
  “如果出现的话也不错,再将其放进去就可以了。”安德烈森却微笑一声,觉得这样反而是好事。
  异灵无限分灵的可能性很小,可能是通过杀人来增加,这样封印掉的话,等于让异灵少掉一个分灵。
  它出现的形式,是让其以诡异照片的方式,而且会有时间间隔。
  在此之前,连同照片一起封印掉,简直没有风险。而如果这样做,会有新的诡异照片出现,便能借此持续消耗,让异灵的分灵数量迅速减少。
  徐阳也想到了这点,摇头道:“我觉得没那么容易。”
  “估计是。”安德烈森点头,他自然也不觉得能那样轻松,而无论新的诡异照片出现或者不出现,目前来讲都并不是坏事。
  问题在于,后续的变化,这次诡异不是一直遵循某种规则,而是根据情况,会出现一些变化。
  “可是,将照片封印,就不用遭到袭击,这不是很好么,徐阳的照片也封印掉不是更好?”赵淼问道。
  看安德烈森的意思,并没有出手的打算,难道是交给徐阳自己处理?
  不同于他跟元珊,徐阳也拥有特殊诡异道具,能够进行封印。
  “这就是安德烈森说过的试一下吧。”徐阳看向安德烈森。
  安德烈森坦然的点头,说道:“没错,这个分灵,我并不打算封印。”
  “不封印,难道要故意放它离开?”赵淼愣了一下,紧接着反应过来,倒吸一口气道:“你要拿自己当诱饵?”
  “诱饵不至于,我可不会狂妄到将异灵视作无物。”安德烈森摇头道,不同于分灵,对付异灵就算是特殊诡异道具的封印能力,也必须找准目标才行。
  异灵根源,不一定就在本身,很可能凭依在某件事物上面。
  安德烈森只是想要借此,弄清楚诡异的规则,这次诡异的规模很具威胁性,他特意过来就是必须将其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