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03章 杀了他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跟你一样,这种事情不该怀疑我才对。”杨序说道。
  徐阳挑眉,对方的话让他很惊讶。
  杨序跟他一样,不该怀疑?
  这时候徐阳开始回想,杨序的所作所为,恐怕杨序在模仿,模仿一个求生者的行为,就是想要给他一种,求生者同伴的感觉。
  可惜,任务开始时,他就知道,这次是特殊晋级任务,求生者只有‘徐阳’一人。
  这种故意扮演,反而起了反作用。
  此时,徐阳看着杨序,心里一直有个声音,眼前这个人就是异灵!
  对此徐阳没有任何表露,不动声色的点头应道:“也对。”
  杨序松了口气的感觉,沉吟片刻后说道:“我看一下尸体。”
  徐阳自然不会反对,点头应下,便看到杨序走到尸体前,蹲下开始检查。
  相当认真的样子,可越是如此,便越是破绽。这村子里的人,不可能这样,面对表姐一家的尸体,杨序太过冷静了。
  这个人就是异灵!
  杀了他,一切都将结束!
  完成特殊晋级任务,成为真正的猎诡者!
  徐阳眼神逐渐冰冷,右手一张,手链抖动下,迅速化作一把镰刀。
  站在杨序背后,他将镰刀举起,只要落下,将其斩杀,便能够结束了。
  不对劲!
  不对劲!
  不对劲!
  徐阳已经要劈砍下去,可中间又硬生生停住。
  为什么,只是怀疑而已,没有把握可以确认身份。如果错了呢,不是异灵的话,他岂不是要杀死一个无辜的人?
  这不是他,虽然面对诡异,他不可能为了其他人,将自己置于险境。但是,也绝对不是为了任务,就无视他人性命的人。
  更何况,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根本没涉及到自身安危。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看下他的脑袋!!!
  徐阳感觉到,心里困着一个怪物,想要挣脱理智的囚牢。
  一旦他顺从这个欲望,就会彻底放开束缚,哪怕成功,他也不再是他。
  “住口!”徐阳心中狂喊,目光也重新恢复清明。
  这时候,徐阳才觉得,对于杨序的怀疑,有些牵强。并且就像有个黑手,一直在后面推导。
  哪怕此时,徐阳心里,都觉得杨序很可疑。
  但这种情绪,有几分真实,有几分真正属于自己。
  徐阳深呼吸一口气,或许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他已经被诡异影响了。
  这时候他想起了安德烈森,曾经他也怀疑过,他留在欣心照相馆的举动,是受到了影响,并非真实判断。
  安德烈森么!?
  徐阳想到,对方曾经嘱咐过他什么,很多次。
  为什么想不起来,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想起这件事,很严重,不允许他想起来。
  徐阳开始回想,这次特殊晋级任务的始末,他来到这个地方,所有的诡异道具都被封存,只给予他手中的这把镰刀。
  一把能够,杀死异灵的镰刀!
  杀死异灵么!?
  徐阳身体一振,他想起来了,安德烈森的话。
  人是无法杀死异灵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这样的话,现在他是什么情况?
  人无法杀死异灵,但可以杀死人,或许这次特殊晋级任务,根本就是个陷阱。
  徐阳意识到问题所在,从开始,他就被误导了,以为要找出来的是异灵。
  可事实上呢,异灵确实躲藏起来,但他要杀的,从头到尾都不是异灵,而是异灵所引导的目标。
  眼前的杨序,就是异灵希望杀死的人,并且是由他动手。
  但这又是为什么,明明异灵本身就能杀人。
  徐阳又想到了,魏德一家的尸体,他们是被锋利的武器杀死的。可以是刀,也可以是其他的,比如镰刀!
  之前看到尸体时,徐阳就冒出这个想法。
  那时候还很惊讶,因为他现在能够使用的诡异道具,便是临时给予的致死镰刀。
  这镰刀,还存在暴走的可能性,说不定就是它在影响着他的理智。
  说不定,这把镰刀,本身就是异灵?
  毕竟,从没有规定过,异灵一定伪装成人。
  因为致死镰刀的缘故,每天晚上徐阳都要在凌晨0点前睡着,否则就会被控制。可如果睡着后,也被控制了呢,只是他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
  那么回到先前的问题上,为什么异灵不自己动手,非要让他来呢。
  除非是规则本身,就限制了异灵无法对杨序出手,所以才要借助他,来杀死杨序。
  这个杨序,是破局的关键所在。
  求生者么!?
  杨序的表现,的确像是求生者。
  异灵受规则影响,无法杀死求生者,所以引导着他,让他来完成。
  可一开始,就已经说明,参加这次特殊晋级任务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等等!
  徐阳想起来,他看到的是,参与特殊晋级任务的求生者只有‘徐阳’。
  而且,为什么要他杀死杨序,如果他杀死了杨序,任务就失败了?
  徐阳感觉脑子有些混乱,各种猜测乱窜,很难连上来。可必须弄清楚,否则要出大事。
  “如果,他要杀死的,才是‘徐阳’呢?”徐阳突然想到这个可能性。
  因为参与特殊晋级任务的求生者只有‘徐阳’,而杨序是求生者,那么这个杨序,很有可能是‘徐阳’!
  ‘徐阳’在扮演,扮演一个名叫杨序的人,这样也就解释得通了。
  为什么杨序会有这些表现,对于杨清清一家遇害,也只是一开始有几分难过,更多的却是冷静。
  包括前面的话,都不是在假扮求生者,而是事实便是如此。并且,‘徐阳’将他当成其他参加任务的求生者了。
  这个猜测很大胆,可如果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可如果杨序就是‘徐阳’,他又是谁?
  时间被扭曲了吗?
  徐阳想到这个可能性,无论是诡异本身,还是诡异游戏,办到这点确实很令人惊讶,但并非不能接受。
  可时间被扭曲的话,他也不记得,曾经扮演过杨序。
  或者说,扮演杨序的是未来的他,但这也说不通。
  如果他根本就不是徐阳呢!
  如果他是异灵,只是拥有徐阳的思维,并非真正的徐阳呢!
  他想到,他所受到的限制。
  不得暴露身份,曾经他想过,为什么不能暴露身份。
  因为如果他是徐阳,被这个‘徐阳’得知,那么他就再无法接触到真正的徐阳。
  凌晨0点到早晨6点,这段时间的他,恐怕是在拿着镰刀到处收割猎物。
  最重要的一点,不经邀请,便无法进入别人家中。
  人的话,怎么会有这种限制,这就像是某些规则,如同曾经的那些异灵,必须遵循某些规则一般。
  办公室异灵,为什么从不查看桌底,难道是不能弯腰。即便如此,也完全可以倒立漂移,或者脑袋干脆就长在下面。
  因为这是它必须遵循的规则,使它忽略了桌底的空间,除非亲眼看到,否则会无视桌底的区域。
  所以,他才是异灵。
  而那个被寻找的异灵,才是真正的求生者‘徐阳’?
  这样似乎就能够说得通了,人无法杀死异灵,而异灵却能杀人。
  那么为什么,夜里的他,无法杀死扮演杨序的‘徐阳’?
  因为杨序不出门,更不可能让他进去吗,如果是‘徐阳’,确实有可能。
  哪怕他以求生者的身份,也不可能让‘徐阳’违反禁忌,只可能让其怀疑。
  而白天拥有徐阳思维的他,不会轻易对杨序出手,所以夜晚的他,才将线索都引向杨序,因为只有白天的他,才可能杀死‘徐阳’!?
  这也是为什么,魏德一家会遇害的原因。
  恐怕从一开始,他便锁定了杨序,但无从下手,所以引诱了魏德。
  包括薛勇,可能也是这样,正如之前他所想的,就算两个调皮捣蛋的小子,突然有这种冲动,也是有些奇怪。
  叛逆也有限度,早不乱来,晚不乱来,偏偏这个时候,实在太巧合了。可如果是受到引导,就解释得通。
  薛勇一家的死,让他发现了杨序,魏德一家的死,更让他对杨序产生巨大的怀疑。
  魏德一家是在家里被杀死的,说明夜晚的他,用了什么办法,才进入到魏德家中。最终目的,还是杨序。
  直到现在,他终于产生将杨序杀死的冲动,并已经开始行动。
  这一切,都不是要杀死杨序,而是杀死‘徐阳’。
  没错,就是这样!
  纵然拥有徐阳思维,可他的真实身份,是异灵才对。想法受到了影响,本性却还是异灵,所以才会出手。
  这一刻,他的神情彻底冰冷。
  诸多念头,迅速闪过,其实也不过几秒钟时间而已。
  他还举着镰刀,保持着这个停顿的动作,而这时,他也再次动了起来,手中的镰刀劈砍而下,直接来给头身锋利。
  镰刀落下的瞬间,一颗头颅飞起。
  那是不敢置信的目光。
  鲜血溅落在身上,可他的神情依旧冷漠,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砰。
  无头尸体倒下,从他的身上口袋,掉出几件东西,赫然是属于徐阳的诡异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