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9章 诡异任务开始

  “以合作关系,成为特置组的外援,当诡异事件出现,我们会向你提出请求。而你可以选择,是否进行支援,解决诡异事件后,也将根据标准,给予你应得的酬劳。”杨恒说道。
  徐阳其实更倾向第二种选择,但他此时并没有立即答复,而是点头表示知道,“我考虑一下,过阵子在给你答复。”
  “可以,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随时可以打给我。”杨恒递过一张纸条。
  徐阳接过,表示知道后,便将杨恒送出门。
  这事算是一个插曲,以后会如何,徐阳本身也不清楚。说不定,没等到他答复,就已经在诡异任务里死掉呢。
  这并非没有可能,两天后,便是新一次的诡异任务。
  在此之前,他还要尽量做好准备,剩下的四张诡异符纸,徐阳也将其制作完成。
  三张驱诡符和一张引诡符。
  原先徐阳有五张驱诡符的,可在之前,已经用掉三张,只剩下两张而已。
  不过换到的,却是一件诡异道具,诡镜碎片的作用很好,而且不是一次性诡异道具,别说三张驱诡符,就算全部都用掉,也是完全值得。
  徐阳整理一下,他现在拥有的诡异道具,分别是变异诡笔、诡镜碎片,另外就是一次性的驱诡符五张、引诡符一张。
  而且新制作的诡画符,效果似乎更强,徐阳隐隐有所感应。
  毕竟之前制作的时候,变异诡笔只是封印了一个异灵,而现在却是两个。
  尽管说明上,变异诡笔并没有明显变化,但出售的价值,却涨了一大截,这也是一种佐证吧。
  如果将变异诡笔卖掉,徐阳将会暴富,可他只有蠢到极点,才会这么做。
  婚礼诡异事件中,至少帮徐阳证明了一点,变异诡笔可以封印异灵。这是他在商城里,从未见到的。
  商城里的诡异道具,更多是辅助、保命之类,顶多是暂时驱逐异灵。可真正能对异灵产生伤害的,一个都没有!
  正因为如此,徐阳才觉得,变异诡笔很特殊,而且很重要。
  他不能为了眼前,就放弃未来,尽管卖掉变异诡笔,的确能让他的保命手段,强化好几倍。
  如果没有诡镜碎片,徐阳恐怕还会犹豫,而现在,他能忍住诱惑。
  而随着诡异符纸,制作诡画符完成后,徐阳能够积累的手段,也已经到头了。
  诡异积分还剩下150点,根本做不了什么,而且徐阳也觉得必须预留一些。
  因为使用诡异道具,是需要消耗诡异积分的,变异诡笔是什么情况,徐阳不清楚。而诡画符,因为一次性道具的缘故,效果不差,但评价是F级。
  徐阳原本拥有初级诡异体质,F级以下的诡异道具,使用并没有消耗。
  当然现在徐阳的诡异体质,已经提示到中级,并且诡异称号也是精英见鬼者了。
  变异诡笔是什么个情况,他猜不透,但150点诡异积分,本来就做不了什么,保留一下以备不时之需。
  接下来的两天,徐阳便养精蓄锐,好好的休息,尽量让自己能够以比较好的精神和身体状态,进行新一轮的诡异任务。
  同时,徐阳也好奇,是否会跟新手任务时一样,他被传送都某处地方。
  附身镜子的女异灵,都能够做到空间扭曲,他毫不怀疑,诡异生存游戏能不能做不到这点。
  不过让徐阳意外的是,两天后,他接到了一份短信。
  因为之前的事情,徐阳对短信提示音十分敏感,只是大多数都是普通短信,这一次,却是诡异任务的要求。
  “诡异任务即将开始,12小时之内,你必须抵达广昌市外的清水乡。”
  这竟然需要他自己前往,徐阳挑眉,猜测着是否以后,都是这样的情况。
  他先是用手机查了下地图,很快找到清水乡所在,就在广昌市附近。从这边过度,搭车的话,也只要四个小时就能到。
  12个小时绰绰有余,尽管如此,徐阳还是即刻启程,按照任务要求前往。
  他就担心路上有意外,耽误了行程,尽管不知道超过12小时,会遇到什么情况,但他并不想冒险试探。
  出发前,徐阳检查一切,没有问题后,便即刻出发。
  临出发前,他发了条信息给杨恒,对方是专门处理诡异事件的特置组的人,尽管他还没给出答复,但觉得还是知会一声比较好。
  短信只说到进行诡异任务,但具体情况,他并未告知。
  反正特置组查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有发现,没必要透露太多,要是这方面也有禁忌,也不至于出现问题。
  大约五个小时以后,徐阳便来到了清水乡,现在天还没黑,可进入清水乡后,徐阳便有了淡淡的异常感。
  诡异气息吗?
  徐阳暗道一声,这种若有若无的感知,让人难以判断,到底是否错觉。
  可诡异任务要求必须抵达这里,必定是有诡异存在,而他因为精英见鬼者的称号,对诡异气息有着较高的感应力。
  恐怕正是因为如此,才有现在的怪异感。
  天还没黑,可异灵除非有着规则,否则可没有昼伏夜出的限制。
  这时候,徐阳又收到短信,打开一看,果然还是诡异任务的要求。
  “前往秀明巷五号,在屋里待到凌晨零点。”
  又是没头没尾的要求,不过徐阳也只能照做,没多久他就找到地方,这秀明巷五号,是一座五层楼高的自建房。
  徐阳到的时候,大门敞开着,有八个人正在里面坐着。
  其中一人看上去比较镇定,另外七个人却很紧张,当徐阳来到门口时,都立即将目光投来。
  那唯一算是镇定的人,是个三十多岁模样的男子,寸头很干练的模样。在徐阳走到门口时,最先看来的便是他,而等到徐阳走进门,他才开口。
  “又是来参加诡异任务的?你是菜鸟还是新人?”寸头男子扬了扬手机,这话很简单,但只有真正的诡异求生者,才会明白其中含义。
  “看来你是资深者了?那么怎样评判,求生者是菜鸟还是新人呢?”徐阳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