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13章 失踪

  婚礼进行时。
  徐阳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过去好一会了。
  这次卷入诡异事件,血色骷髅头没有发来短信,徐阳再度确认了一下,早就想到,可还是感到几分失望。
  其他时候不谈,诡异事件里,神秘短信是难得的提示,尤其在现在这种没有头绪的情况下,就更为可贵。可惜,哪怕他已经卷入其中,都不会变成任务形式。
  “商城呢?”徐阳心中一动,立即划动手机,想要打开商城。
  结果是没有反应,徐阳沉吟片刻,看来身处诡异事件,无论是否在任务当中,商城都会暂时关闭。这也是比较重要的信息,必须在事前购买诡异道具,而不能等到后面,再看情况选择。
  这还真是走运,他一开始就做好准备,有几张驱诡符,关键时候能够救命。不然的话,只有变异鬼笔,处境会更加严峻。
  现在这些事情,都是次要的,徐阳收敛精神,继续观察礼堂内的情况。
  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只是很模糊,难以察觉,必须有足够的细心和耐性,才可以发现。
  刚才徐阳的劝说,已经有了效果,司仪还是照着徐阳的请求,让服务员们封锁礼堂出口。少数想要离开的,都被拦了回去,徐阳不清楚用得什么借口,但也清楚,这样撑不了太久。
  “啊!”
  突然,一声尖叫,打断了节目。
  徐阳身旁的人,都露出一丝恐慌,再度靠近过来,他们都是明白人,现在也只有徐阳能够给他们安全感。
  徐阳则是下意识的,朝着出口看去,并没有太大问题。
  不是这里,徐阳立即明白,声音传来的方向,的确有偏差。这时候,远处的小慌乱,引起了他的注意,稍作思考后,徐阳立即朝着那边走去。
  那是靠近礼台的位置,说是远处,其实也是从礼堂布局来讲,很快徐阳就来到地方。
  “王清,发生什么事了?”徐阳看向女司仪。
  王清是女司仪的名字,之前对徐阳的嘱咐,也并未当真。只是碍于徐阳的严肃认真,才勉强答应,可现在她却真的惊到了。
  “我不知道,刚才一道影子闪过,有人被捉走了。”王清声音中带着哭腔,是真的被吓得不轻,能说出这些话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其他人更不用说,他们观察力,还没有王清来得仔细。只知道出事了,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捉走,当着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是我朋友,他不见了,就在我眼前!”
  这时又有一人站出来,是一个二十来岁模样的男子,脸色煞白,又有点气急败坏,看得出他跟消失的人关系不错。
  “你看到了吗?”徐阳立即询问,手一直没有离开口袋,紧握着驱诡符。
  这里刚刚出事,异灵随时可能再现,只要情况不对,他便能马上做出反应。
  “没有。”男子摇着头,过度惊怒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扭曲,“你是谁?是不是警察,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在隐瞒我们?”
  不怪男子怀疑,一般碰见这种状况,路人哪有那么快站出来的。如果不是警察的话,徐阳的表现又太过奇怪,给人一种知晓内情,至少也是知道些许信息的样子。
  “我不是警察,至于这里,我想你们也猜到了,我们卷入诡异事件了。”徐阳沉吟片刻,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这事已经瞒不住了,不同于洗手间那边,这里是礼台附近,有很多人注意到情况。一个人就这样离奇失踪,如果没有个说法,恐慌之下,他也说不定会被人围攻。
  徐阳一点都不怀疑其中的可能性,人在极度恐惧下,总会做出出乎意料的事情。甚至有些事实摆在眼前,没人拆穿它,他们便会选择逃避,并寻找攻击目标,借此摆脱恐惧。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异灵已经行动,隐瞒也没有任何意义。
  “诡异事件!”
  众人惊呼,谁也想不到,徐阳会做出这样的答复。
  一部分人恐慌,还有一部分人,则充满怀疑,他们甚至想着,这是不是新式骗局。
  “徐大哥说得没错,真的是诡异事件。”刘雯等人这时候也走过来。
  他们都懂得,现在不能乱,否则情况只会更加危险。而离开似乎也不可能,只有待在徐阳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至少,徐阳拥有对付异灵的办法,这是他们亲眼所见。
  “没错,徐先生是这方面的专家,只有他才能够救我们。”这是之前对徐阳还有些恶感的眼镜男,他同样比较关注徐阳,所以后面一些情况,也都看在眼里。
  所以,他也彻底改了念头,恨不得跟徐阳交好,这样才能让徐阳多关注他,保证他的安全。
  这一番话,就是示好的表现,来到徐阳身边,眼镜男稍微松口气,再次说道:“所以,你们知道什么,就赶紧说出来。”
  这语气让人有些不快,可大家也顾不上功夫计较,便是对此怀疑的人,也不会现在冒出来。先看看情况,真发现不对,他们再站出来揭发。
  “闭嘴。”徐阳没好气的说道,瞪了眼镜男一眼,他要的不是别人的崇拜或感激,寻找生路是他唯一的念头。
  眼镜男闻言,赶紧闭嘴不再说话,生怕让徐阳不高兴。
  “没人看清楚情况吗?”徐阳大声询问,扫视了一圈,发现真没人回答,顿时有些失望。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们甚至不知道,那影子从哪里来,又把人捉到哪里去了。”王清稍微冷静,也仔细回忆了情况,结果很遗憾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正如她所说,发生的太快了,而且太突然。
  哪怕是她,有着徐阳的告诫,本身也在留意情况,但谁能想到居然会是诡异事件。
  徐阳眉头紧皱,感觉有点头疼,又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这样下去不行。
  “电话打不通,不行,我不能待在这里。”
  人群中又有几声叫喊,显然情况发生后,有不少人打电话报警。可电话打不出去,又害怕诡异,并不想继续留下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