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86章 失踪

  呵呵。
  徐阳微笑一声,并给魏德后脑勺一巴掌。
  魏德挨了一下,立即痛喊一声,抱着头一副委屈的模样,“表舅,你变了。”
  徐阳闻言眼睛一眯,心中警惕起来,果然这突然代入的身份,破绽太多。现在连个小孩子,都看出问题,他必须小心点,防止暴露才行。
  “你曾经向往自由,拥有超前的目光,不被规则束缚,喜爱冒险。现在的你,看看,宛如一条咸鱼。”魏德一副悲痛的模样,那是失望的目光。
  如果徐阳不是调查过屋子,知道代入的是个什么人,差点就信了。
  “你最好老实一点,再敢乱来,不用等你爸妈回来,我先打断你的腿。”徐阳警告道,看着对方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别怀疑我的决心,这是你爸妈说的,真有必要,给你留口气就行。”
  “我不信!”魏德立即大喊,看到徐阳摸到椅子的手,立即改口道:“爸妈这样说,表舅你也舍不得,对吧。哦,我该写作业了,老师说我成绩差了点,今天晚上必须刻苦复习才行。”
  难得这样的村子,还能出现这种奇葩,徐阳也有些惊叹,人的性格果然是天生的,后天影响很大,可总会有那么几个跳脱出来。
  无论如何,魏德的醒悟,在徐阳看来还是值得肯定的。
  不过徐阳也并未完全相信,为了避免魏德作死,连累到自己,一个晚上徐阳都盯着魏德。
  第二天早上,魏德郁闷的刷着牙,打了个哈欠,看到精神不错的徐阳,有些疑惑的问道:“表舅,你应该很晚睡吧,怎么精神比我还好?”
  “因为我心如止水,没有费神,不像你一晚上在那装睡,总想着干坏事。”徐阳说道。
  他要是看不出来,魏德在那里装睡,就不是智破诡异的求生者了。
  求生者有很多,有的人冒险破解,寻求生路,有的人苟活残喘,渡过死劫。可能将两者结合,完美应对诡异的人不多,这需要运气,更要智慧,还有足够的胆魄。
  徐阳运气不佳,只能靠能力补上,走到今天这一步,充满了血和泪。
  如果运气好点,连那些凶险都不会有。
  可惜,连诡异任务的评价,都不能公正公允,徐阳倍感沧桑。
  说多都是泪,徐阳收拾一下情绪,谦虚是个好习惯,他必须继续保持。但面对魏德,还是要表现得威严一点,不能让其被自己大智若愚的模样欺骗了。
  魏德被说破,也是有点尴尬,昨晚他的确在装睡。寻思着等表舅睡着,自己就偷偷跑出去,谁也不能阻挡他勇于探险的心。
  可惜没能成功,到最后实在受不了,才真的睡着。
  结果比他晚睡的表舅,居然比他还早起,说不定根本没睡。可精神状态,比他还要好很多,明明是他更年轻。
  “好了,别再想些乱七八糟的,给我老实的上学去。下午放学,我会去学校接你,在你爸妈回来前的这两天,我都会看好你。”徐阳说道。
  “知道啦。”魏德满口答应,眼珠子却微微转动,显然动了别的心思。
  “最好不要乱跑,要是我去的时候找不到你,无论什么理由,再看到你都直接照你爸妈吩咐,给你留口气就行。”徐阳说道。
  魏德还有些不当回事,可看到徐阳认真的表情,心里也是嘀咕,点头道:“我知道了,一定不乱跑。”
  “上学去吧。”徐阳这才满意的点头。
  魏德闻言,也离开上学去了。
  这时候,徐阳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到底是老实待着,苟活这十天,还是开始调查,多了解一下情况。
  主要是徐阳不确定,遵循禁忌不去违背,是否就能够相安无事,渡过这十天。
  如果真是这样,什么都不做是最正确的,可要是相反,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遭遇危险,才是最麻烦的。
  那时候再想调查,困难和凶险程度,都会增加许多。
  “只要不违反禁忌,调查应该也没事。”徐阳心想着,前面两个禁忌很简单,注意时间,不要被拖住就足够了。
  唯一麻烦的地方,是他外来者的身份,这个需要隐藏好。
  可小心一点,应该也不会暴露,这时候调查一下无妨,他始终觉得面对诡异,什么都不做是最蠢的,那样不是等死,也差不到哪里去。
  决定之后,徐阳便不再迟疑,要考虑的是,从哪个地方开始入手调查。
  学校是最可疑的,可也不能忽视其他地方,徐阳仔细考虑过后,最终还是决定,先从学校入手。
  白天到那里调查,顺便观察下魏德,防止其继续作死。
  刚才魏德表现,确实有点像怕了,可这种熊孩子,看到的未必是真实。
  这样还不如刚才就跟魏德一起去学校,可想了下,魏德不知道也好。如果魏德听不进劝阻,还打算乱来,肯定会提前躲起来。
  这时候知道徐阳在,也会想其他办法,反而是现在,不大可能防备。
  接下来徐阳便赶到学校,正如他所想,傍晚放学关门后,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可在白天,却没有阻拦,徐阳很轻松的进到学校里。
  昨天已经见到,这个学校并不大,每个年级只有一两个班级,甚至有些班级里面,才十几个学生而已。
  毕竟只是村子的学校,如果不是其他地方,有少数人也来这里就读,学生数量还会更少。
  说是调查,但也只是走走,随意看看的样子。一开始不要冲动,再说也没有怀疑的目标,这样反而像是家长来学校看看,不容易引人怀疑。
  这般走下来,还未有所发现,徐阳便再见到魏德的老师冯勤。
  冯勤看上去有些发愁,跟徐阳碰面时,才露出意外之色。
  徐阳注意到情况,便主动搭问道:“冯老师,你看上去有点烦恼,是小德又闯祸了吗?”
  “不是小德,是阿勇。”冯老师说道,脸上愁容更盛了,“阿勇他失踪了,是我疏忽,没想到他揭发小德,是在转移注意力,晚上自己偷偷跑来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