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85章 魏德

  小德的老师,是一位有点白发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有那么点儒雅的味道。
  徐阳看了下短信提示,显然也是杨序认识的人,对方名叫冯勤,主要负责小德那一班,包括薛雅楠的儿子薛勇,也是冯勤的学生。
  此时冯勤看到徐阳,也是露出抱歉之色,说道:“杨序先生,本来不该让你来的,可小德的父母不在,只好麻烦你了。”
  “不用这么说,我也是小德的表舅。”徐阳应道。
  这时候徐阳看了眼小德,这半大不小的家伙,关系也清楚了。无论以前什么情况,现在他扮演的,就是对方的表舅。
  小德全名魏德,站在一边,看到徐阳后,挤眉弄眼的样子,显然这位长辈在他眼里,并没有太大威严。
  短信提示只是说了姓名、关系,至于其他并没有提及,所以徐阳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如何。
  这时候,徐阳只能无视魏德的小动作,朝着冯勤问道:“冯老师,小德他又惹了什么事,让你必须找家长过来?”
  因为在短信提示中,有提到魏德是调皮捣蛋的小子,徐阳只能这样判断。
  再说错了也没关系,一般被找家长,第一反应都差不多这样,更何况魏德还有前科。
  “如果是一般的小事,我也不用急着找家长。”冯勤表情有点无奈。
  徐阳闻言,觉得有必要瞪魏德一眼,能让老师这样苦恼的样子,显然不是小事。至少做做样子,让老师也欣慰一些,至少家长是配合的。
  可仔细一想,还是算了,现在主要是弄清楚原委,其他事情先不要做,免得适得其反。
  所以徐阳没有看向魏德,而是继续问道:“冯老师你说清楚一点。”
  “小德唆使几个同学,打算趁着家长这段时间外出,偷偷留在学校里。”冯勤直接说了情况。
  徐阳第一反应,就是想给这熊孩子脑袋来一下。
  这不是作死么。
  村子里的禁忌,可不是秘密,并不是徐阳知道而已。
  其他还好说,晚上待在家里,外来者身份问题,都没有明确的指向性。
  只有这个学校,关门前必须离开,很明显有问题。
  按理说,十几岁已经不是孩子,有自己的判断能力,这种禁忌也不可能瞒着,必定是千叮万嘱过,前往不能违反。
  徐阳又想到,貌似这个阶段,是叛逆期比较严重的时候。
  有些人还好些,不会有太明显的举动,可有些人会使劲作死。一般都要身边人发现,及时拉一把才行。
  徐阳现在有些庆幸,冯勤这位老师发现了,并通知了他过来。
  要是晚点,等到傍晚关门后,才发现不对,通知了他过来。那时候他该怎么办,闯进去么太过危险,不进去找又可能引人怀疑,暴露外来者的身份。
  一想到这,徐阳就轻松不了,朝着魏德那狠狠瞪了一眼。
  魏德脑袋缩了一下,显然徐阳凶起来,对他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
  冯勤见到徐阳的反应并不意外,事实上只要是这村子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魏德的举动代表着什么。
  那可能不只是害了自己,也会连累其他人。
  只是因为遵守禁忌,许多年未曾出事,这些岁数不大的小子,都已经忘记曾经的恐怖。
  大多数人在长辈的要求下,也不敢冒犯,可总有几个叛逆的家伙。
  魏德就是这样,父母在的时候,也不敢乱来。正好这几天,父母有事外出,没人管着就开始乱来。
  恐怕在他们看来,这些怪异的举动,才是不正常的,他们只是打破怪异,寻找真相的冒险者。
  “小题大做。”魏德小声嘀咕着,老师和表舅的反应,并不能让他醒悟。
  “还说,如果你爸妈知道,打断你的腿都是小意思。”徐阳说道,要不是可能连累自己,这样作死的熊孩子他是理都不想理。
  魏德听到这话,也是有点害怕,父母在他心里的威严还是蛮大的。
  所以他们在这里的时候,魏德也不敢乱来,只能趁着这次机会,并唆使其他伙伴一起,给自己打气。
  “小德也没有开始行动,其他人我也都劝过了,也通知他们父母看管好。只是小德他爸妈不在,只能让你看管了。”冯勤说道。
  这也是不放心的原因,身为老师,冯勤很清楚这些小家伙,不是说说话讲讲道理就能服气的,可能还会反着来,以为这样的抗争很勇敢。
  如果没人看管,今天晚上跑到学校来的可能性很大。
  徐阳也明白这个理,涉及自身,当然也不会拒绝,点头道:“放心吧冯老师,我会把他带回去,看好他不让他乱来。”
  冯勤点头,只要能配合,保护村子和学校的安宁,一切就会如同往常一样。
  主要是这件事,眼瞅着下午的课,也差不多了,徐阳便领着魏德回去。
  然而还有一个麻烦,那就是徐阳不知道,该怎么安置魏德。把他带回去吧,一晚上看着魏德,不知道是否犯着另一个禁忌。
  凌晨0点到早上6点,都必须待在自己家中。
  徐阳也不可能跑到魏德家里,自己冒这个风险,对方毕竟不是真的外甥,而是一个陌生人。
  如果不看着,魏德不知道会不会偷跑到学校去,仔细考虑后,徐阳觉得这个难题,还是交给魏德父母决定吧。
  徐阳向魏德打探他父母的电话,不出意外的没拿到,不过还有办法,找到魏德家,在他们邻居那里帮助下,拨通了魏德父母的电话。
  结果是让徐阳将魏德带回去,并嘱咐徐阳一定要看好魏德,不要让他乱来。
  徐阳应了下来,心中则是在思考,看样子在亲戚家里,也不算违反禁忌。具体限度在哪里,还不是很清楚。
  总之徐阳将其带回家中,一直到晚上,魏德都没有乱来的样子。
  直到晚饭过后,魏德才一副友善的模样,“表舅,你不好奇学校晚上在干嘛吗,那里肯定有秘密,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探险,也许等你将来老了,这会是你唯一宝贵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