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43章 特殊事件

  “两次任务?”陈思涵微微皱眉。
  尽管求生者的能力,不能只根据多少次任务判断,可确实也能稍微作为依据。
  陈思涵很好的控制住情绪,没有任何异样表情,而一旁的林丽玲,则是轻撇嘴一下。
  她也跟着处理过两次诡异事件,经验上看来是差不多,只是这种程度的话,估计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话虽如此,对于徐阳这外援有些失望,判断能力上,恐怕帮不上忙。但无论是陈思涵,还是林丽玲,都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柳宏已经带着其他人,重新回到工作厅中。
  徐阳也才看到源海市特置组的其他队员们,略微有些惊讶,因为其他队员,也是一些年轻人。
  陈思涵也很年轻,好歹也有些成熟气质,毕竟三十几岁了。
  柳宏、林丽玲则都是二十多岁模样,之前徐阳还没想太多,可现在才知道,这完全就是一支年轻的队伍,平均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岁。
  “老大,阿宏说有外援来了,就是他吗?”
  柳宏一共带来五个人,其中有个衣服散乱,顶着个乱叉的头发,一副刚被喊醒模样的男子,最先开口询问。
  “他叫徐阳,是我拜托广昌市那边的杨恒队长,请他过来帮忙的。”陈思涵点头介绍道,接着看向徐阳,“这个是我们队的赵淼,他跟你一样,是那个诡异游戏的求生者。”
  徐阳闻言有些意外,第一眼看上去,还真不会想到这层。
  求生者大多都是外援,可也有些人,加入特置组,估计广昌市那边也有。只是因为没有加入,只能是一起行动时,才可能见到。
  源海市这边,不知道有几个求生者,加入到特置组里。
  可这边的特置组,连队长一起,一共才八个人,看情况也不会很多,顶多就是再有一两个而已。
  “我们这里,只有阿淼是诡异游戏的求生者,不过外援有四个,如果有机会,你应该能见到他们当中某个人。”陈思涵说道。
  “你好啊。”赵淼有些大大咧咧,主动跟徐阳打招呼。
  “你好。”徐阳回应一声,他不想加入特置组,是因为诡异事件太危险,并且也不愿意将自身安全,交到别人手中。
  可对于加入特置组的求生者,徐阳也没有看轻,相反还很佩服。
  此时,陈思涵又给徐阳介绍了其他人,除了赵淼之外,剩下的四个人里面,只有一位是女性,其他三位都是男性。
  女生名叫许岚,据说是最早加入特置组的成员之一,经验比较丰富。
  三位男性,分别叫做卢凯、王平从、魏群。
  他们都是经历过诡异事件,活下来后,因为比较冷静,在诡异事件里都有不错的表现。陈思涵了解情况后,邀请他们加入特置组的。
  特置组更多是进行善后,要解决诡异事件,目前比较艰难,成功的次数更是稀少。
  此时认识之后,陈思涵便直入主题,“徐阳先生是最早发现诡异照片的人,正是他的提醒,才让我们发现,在我们负责的地方,隐藏着这么严重的诡异事件。”
  徐阳闻言,也感到惊讶,看这样子似乎还不简单。
  “你们都已经知道了,而徐阳先生刚到,我便再说一遍。”陈思涵手拍了下黑板,上面是许多的照片,“得到消息后,我们展开了调查,才发现有二十多人,都收到诡异照片,全是死亡场景。而接到照片的人,最终也像照片里那样死去。”
  二十多人,只是从这一点看,就是需要重视的案件。
  “不仅如此,这诡异照片还在蔓延,目前我们无法知道,它拥有怎样的规则。可这样极具传染性的诡异事件,如果放任不管,恐怖甚至可能扩散到全国。”陈思涵说道。
  这才是最重要的,诡异有可能限制在某处,只要进行封锁,就算暂时不处理,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而这类像传染病一样,会扩散出去的诡异,就算也有限制性,也必须紧急处理。
  至少,必须阻止其蔓延。
  徐阳大概知道了情况,心里其实要轻松了一些。
  至少,不是因为他建议林武回来处理,才让他们夫妇遭遇不测。当他从杨恒那里得知消息后,心里其实一直有着愧疚感。
  毕竟那不是陌生人,而是对他挺照顾的老板。
  “目前我们掌握的资料很有限,而徐阳先生是最早发现,也是林武先生夫妻的熟人,所以我才请他过来帮忙。”陈思涵说到这里,语气一顿,向徐阳致歉道:“对不起了,徐阳先生,我们没能保护好林武先生他们。”
  “这不怪你们。”徐阳摇头,诡异事件谁能保证,只是问道:“我想知道武哥他们是怎么出事的。”
  “这事我来说吧。”赵淼开口,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当初是我保护林武先生夫妇,他们出事的时候,其实我就在他们身边。”
  那时经过调查,已经确定了诡异事件的真实性,并且因为其具备蔓延性,立即被陈思涵重视。
  林武夫妇回到源海市,陈思涵立即派人保护,而且派出的人是赵淼。
  比起其他人,赵淼身为诡异游戏的求生者,拥有稍微抗衡异灵的能力。然而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保护好,并且情况更加严峻。
  “林武先生夫妇两个,是突然死掉的,就在我眼前。”赵淼凝重之余,也有着无奈,更有后怕,“除了他们突然死掉,我没看到任何异常,如果是异灵动手,那绝对是无法看到和听到的异灵。”
  “你的意思是,有可能不是异灵动手?”徐阳注意到一个细节。
  “你不知道?”赵淼有点惊讶,然后释然,“对了,你没加入特置组,诡异任务经历比较少,没碰到资深求生者,不知道也正常。”
  一般几次诡异任务后,就会碰到资深求生者,便能够从他们那里,得知许多情报。
  这些情报对于资深求生者而言,没有多大价值,如果是重要的情报,则会被用来交换,一般都是消耗性的诡异道具,特殊情报甚至会用永久性诡异道具交易。
  而这类没有多大价值的情报,也只是对资深求生者而言,其他求生者知道了,也是巨大帮助。
  特置组通过合作的求生者,将其整合进入资料库,各个城市通用。但要查看,也需要权限,如果没有加入特置组,则需要用支援后的酬劳进行兑换。
  徐阳只是经历两次任务,并且接触到的,也不是资深求生者。
  刘大勇也算运气,在第二次任务中,就接触到资深求生者,知道了许多情报。徐阳也是通过他,知道了些许情报,但十分有限。
  此时,尽管没有从陈思涵那里,知道徐阳经历任务的多寡,但众人大概也有了判断。
  “诡异事件,基本都存在异灵,可不一定就是根源。”赵淼说道,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恐惧,“最好期盼,不要遇到特殊的诡异事件,连异灵都不是根源,甚至连异灵都不存在,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徐阳无法想象,赵淼说的情况。
  “我也并未经历这种情况,只是听说,曾经有那么一场诡异任务,一共十八位资深求生者参加。其中还有三位是顶级求生者,可最后,只有一人活下来。”赵淼说道。
  “那就是特殊诡异事件?”徐阳闻言也猛吸一口凉气。
  “没错,找不到任何生路,无解的诡异事件。那最后活下来的人,也接近疯癫,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赵淼摇头,如果这次的事件,也是这类特殊诡异事件,那么他会有多远躲多远。
  这毕竟不是诡异任务,也没有被彻底缠上,还有机会脱身。只是,在没有确认之前,他还是愿意再坚持一下。
  徐阳听明白了赵淼的意思,那就是活下来的人,也想不到生路所在,真的是运气逆天,才能够在那种情况下存活。
  “别担心,这种诡异事件,连诡异任务都很少出现,我更倾向于,这次碰到的是隐形的异灵。”赵淼说道。
  比起前者,隐形的异灵就不算罕见了,只是大多数情况,异灵袭击时都会显行,可也有袭击时也不显形的异灵。
  尽管也很麻烦,但也不至于令人绝望,而且只要找到规则和生路,就算无法解决,也能够将其控制在某处地方,不至于蔓延失控。
  “总部那边,也判断是这情况,并且为了保险起见,也决定派来一位顾问。再加上我们这边的外援,有一位答应加入,加上你们,一共有四位诡异游戏求生者。”陈思敏说道,担心这样说下去,众人会彻底没了士气。
  “总部的顾问!”赵淼眼神一亮,惊叹道:“据说总部顾问,最低标准都是诡异游戏的资深求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