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74章 根源

  这感觉,说不出的恐怖,即便徐阳现在,承受力已经完全不同,身体还是控制不住的僵硬了些。
  他缓缓抬头,原本没有什么东西的墙壁上,多出了一张照片。
  这照片用相框装着,是一个女人,被男人杀死的情景。
  恐怖!
  恐怖!
  恐怖!
  只是看着,便让徐阳透不过气,这与从前接触到的诡异,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如果这样被慑住,那一切都完了,徐阳强打起精神,努力摆脱诡异气息带来的影响。
  诡异气息只是吓人,并不能带来实质伤害,说到底只是虚幻的感觉。一般人,的确可能被吓死,可徐阳早就不一样了。
  他并非没有直面过异灵,面对过恐惧,而诡异体质,更让他体质优于常人。
  其他方面,可能不会超出许多,但对诡异的承受力,却绝非常人能及。
  此时徐阳稍微恢复,盯着墙上的照片,大脑总算不再一片空白,恢复了思考。
  “这恐怕就是真正的诡异照片,一切的根源!”徐阳眼睛发亮,心中摆脱不了恐惧,但也有兴奋。
  照片上的杀人的男人,就是王劲,而被杀的女人,则是王劲的妻子徐丽雅。
  徐阳看过他们的死亡照片,那是特置组总部,发给安德烈森的资料中有的。这部分资料,安德烈森也拿给他们看过。
  可那些死亡照片,并不是这个样子,很显然也不是诡异手笔,而是王劲夫妇生前自己拍的。
  王劲是恐怖照片摄影爱好者,他便不可能只给别人拍,而忽略掉自己。
  “果然没错,王劲杀了妻子,怎么会不记录下来。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合适了,这个地方才是第一现场,这次诡异的起源之地。”徐阳暗道。
  一时间,想通了许多,包括之前想要留下,那种强烈的预感。
  他早就意识到了,但无法想通透,所以才有强烈的必须留下的念头。直到这时,看到真正的诡异照片,才幡然醒悟。
  照片中,王劲狰狞的模样,让他心寒。
  人怎么能狠到这地步,明明从那些资料中,都记录着他们曾经多么恩爱。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徐阳看着诡异照片,他的确找到了根源,但接下来恐怕不会那么轻松了。
  似乎印证了徐阳所想,诡异照片上有了变化,一个淡淡的身影,从照片里钻出来。
  这看上去,就像当初他见到的分灵,但感觉完全不同。
  明明是个看不清楚模样的轮廓,连体型都很模糊,但给他带来的,却是无比强烈的恐怖感。
  它手里拿着一把斧头,正是杀死徐丽雅的那把斧头。
  王劲!?
  徐阳深呼吸一口气,这是唯一看得清样子的东西,甚至出现的瞬间,斧头上面就开始滴落血液。
  果然异灵就是王劲吗!?
  徐阳心想着,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靠近照片。
  不然的话,无论是变异诡笔、异常诡泥,只要将其根源封印,就可以解决这次诡异事件,至少他的猜测里应该是这样的。
  可现在,他不得不先面对‘王劲’。
  徐阳先使用驱诡符,如果能够将其逼退,或许他可以靠近诡异照片。
  可惜使用之后,‘王劲’只是晃了一下,而驱诡符上的血符号,瞬间完全烧尽。
  明明对付分灵的时候,还有很强力的效果,而现在的驱诡符,用异常诡泥强化的时间可是更久。
  不过趁着‘王劲’晃动的瞬间,徐阳也立即做出反应,拿起变异诡笔,立即使用其射灯。
  从之前的判断,只要能够致盲‘王劲’,应该能够对其造成很大的影响。
  不可能跟分灵那样直接暴毙,分灵说到底,也只是分身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异灵。真正的异灵,人是杀不死的。
  这个时机徐阳掌控的不错,而‘王劲’也做出反应,它抬起手中的斧头,正好将射灯光线挡住,并未被其照到脸上。
  徐阳见状露出遗憾之色,但不至于太失望,本来就没想能够那么快解决。
  ‘王劲’挡住射灯后,便拿着斧头,朝着徐阳顺势一砍。
  嗯?
  徐阳看到这一幕,还有些疑惑,紧接着心脏狂跳,似乎是某种示警。
  没有任何迟疑,徐阳立即躲开,而就在这时,原本徐阳站着的地方,突然传来尖锐的声音,地上出现一条很大的砍痕。
  徐阳眼皮狂跳,看着‘王劲’再度举起斧头,哪还敢继续站着,立即躲开。
  咔嚓一声,是原本徐阳身后的椅子,被直接砍烂了。
  这简直不讲道理,异灵就站在那里挥动斧头而已,可直接就砍到徐阳这里来了。
  徐阳只能一直躲避,别说靠近了,稍微不慎都会被砍到。
  这让徐阳想到了自己收到的照片,如果被砍到的话,估计就是那种死法吧。
  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徐阳看到异灵挥动斧头,下意识的躲开。哪想到躲开后,反而头皮发麻,仿佛他躲得位置,才是异灵攻击的地方。
  没有任何迟疑,徐阳立即使用异常诡泥,脚下一个石台冒起,将他顶了起来。
  砰的一声,石台处出现一道很大的砍痕。
  果然异灵这次攻击的地方,是他可能要躲的方向,似乎是因为他一直躲避,攻击才做出了改变。
  眼下的情况,看到异灵挥动斧头,徐阳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好在有异常诡泥,让他能够及时躲开,不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尽快靠近,用变异诡笔给异灵来一下。
  这般拖下去,迟早要完蛋,每次躲避都太消耗体力了。
  异灵似乎砍不开异常诡泥制作的石壁,徐阳看着那道砍痕,很深,如果落在人身上,整个被劈开都可能,但异常诡泥的石壁可以挡下。
  徐阳立即控制石壁,挡在前面,借此靠近过去。
  砰砰声响不断,很显然都砍在石壁上,但异灵始终无法突破。
  这个方法果然可行,而就在徐阳慢慢靠近,伺机待发的时候,又是一阵心悸。这次是后面,徐阳立即一个滚动,离开了原本的位置,而那里则出现了新的一道砍痕。
  这居然是从后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