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31章 诡异的发生

  “看来,有必要再到三楼那里调查一下。”徐阳暗道一声。
  这墙壁上的痕迹,徐阳检查得很仔细,但并未招惹到异灵。
  不知道是因为异灵袭击过,短时间不会再来,还是他并未触发死亡机制。
  刘大勇等人在查看这墙壁上的痕迹时,是否有哪些问题,这点只有询问过后,才可以判断出来。
  没有遭遇袭击,并不是坏事,徐阳乐见于此。
  从这痕迹,又引向三楼那边,尽管对于那里很忌惮,可徐阳还是打算前往调查。
  此时徐阳走下楼梯,立即见到刘大勇等人,徐阳先是让他们,一起回到二楼,讨论到现在为止,所获悉的线索,还有可能存在的疑点。
  只是听刘大勇等人的话,徐阳不能判断,为何只是调查墙壁上的痕迹,会遭到异灵袭击,而他却没有。
  尽管比起之前的一天半,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以及部分疑点。
  可要将其串联起来,得出有用的情报,还是有点距离。
  徐阳对此早有准备,算不上失望,因为关键性的线索,他们一个都没找到。
  目前看来,三楼还是要继续查探,至于一楼,在徐阳看来是最危险的地方,虽然说调查过,但还可以更仔细一点。
  此时,还是先到三楼调查,徐阳心中有着决定,并且这次他不想其他人一起行动。
  当即,徐阳便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顿时众人都纷纷哀求,他们真的不想跟徐阳分散,那样太危险了。
  “我应付异灵的手段,其实也没多少,诡异道具使用起来也有限制,不是想用多久,就用多久的。”徐阳直接点明情况,在他看来,诡异道具是加强能力,让人不至于在异灵袭击时完全无法应付。
  可那也只是拖延死亡而已,如果不能找到生路,最终还是要死。
  正因为如此,徐阳一直积极调查,他不可能总像新手任务时走运,那运气简直逆天。
  至今徐阳都不知道,办公楼异灵是什么情况,连诡异任务短信,都用叹为观止的字眼。
  那时差一点,徐阳就要死在出口前,如果能够调查清楚,他肯定会知道,那样做会触发死亡机制。
  现在徐阳上下跑动,各个地方仔细调查,就算可能遭遇异灵袭击,也没有动摇。
  正是清楚,这样做才能自救,所以他不可能被其他人拖住,否则最终救不了人,还会跟着他们一起死。
  “大勇和苏琴你们留下,二楼这里,现在不大可能遭到袭击。”徐阳说道,这也是一种推测,“之前我就说过,三楼是异灵重灾区,就算我一个人,遭到异灵袭击,都不一定能够逃离,带着人更办不到。”
  刘大勇等人闻言,也都没有反驳,他们知道徐阳说得是事实。
  “尽管危险,但不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找到生路,恐怕最后一天我们将直接面对更大的恐怖。”徐阳说道。
  话说到这份上,如果这些人还要强求,徐阳就只能放弃他们了。
  他不是圣人,就算比起其他人,有着少量应付异灵的手段,但也不可能为了救人,将自己拖垮。
  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将诡镜碎片借出去的缘故。
  如果将诡镜碎片留下,让刘大勇在紧要关头使用,绝对可以救下大多数人。可那样一来,徐阳自身的安全,就没有保障了。
  虽然说徐阳还有一支变异诡笔,但从保命方面上看,无疑诡镜碎片更有用一些。
  他也没想到,之前参加婚礼,碰到了诡异事件,结果得到了这么一件诡异道具,在这次诡异任务里,成了最大的保命手段。
  这时候,刘大勇等人都看出徐阳的决心,刘大勇和苏琴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们两人,对于徐阳并没有太大的依赖性,只是对徐阳的能力佩服,并支持徐阳的指挥。
  而孙胜、蔡焕等人,则都不愿意跟徐阳分开,可是现在也明白,他们没办法再强求。
  哪怕是不留下,死皮赖脸的跟上楼,也只会恶了徐阳,就算遇到危险,也不一定能够得到救援。
  谈论后的气氛有些不大好,但事情的结果并不坏,这也让徐阳松了口气。
  这里做出决定后,徐阳便独自上楼,来到三楼,一进楼层,徐阳便开始戒备起来。
  诡异气息并不是很重,徐阳感觉着,得益于精英见鬼者的诡异称号,总不至于完全摸瞎。
  只是这种感应,也只能做个大概的判断而已。
  这次再看三楼客厅的布局,果然跟四楼一样,这不奇怪。可四楼的客厅,是重新布置过的,三楼应该也是。
  四楼是为了掩饰那刀刮的痕迹,而三楼这里,是否也隐藏着什么。
  徐阳收回目光,晚点再调查客厅这边,他要先到房间里去,看看之前在四楼那里,找到的丝线是哪个房间里的衣服。
  这点徐阳之前便有了猜测,蓝色颜色又是类似棉质的衣服,其实并没有太多。而其中一件,就在他发现照片的房间里。
  昨夜徐阳遭遇袭击,也正是那个房间,是重点怀疑对象。
  此时,他直接走进那个房间,诡异气息并不是很重,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不过也没掉以轻心,时刻做着准备,接着他便来到衣柜前,打开后找到那件衣服。
  衣柜里一共就那么几件衣服而已,其他或许都被带走,只有这几件剩下。对此,徐阳也不觉得奇怪,很多人搬家,都不会带走全部衣服和部分生活类用品。
  所以住进别人住过的地方,总会看到这类东西。
  “如果说,这房间是那个涂黑掉自己男友样子的女人住的,那么这衣服,应该也是她的。”徐阳暗道一声。
  涂画掉男友模样,照片上显得气愤的画痕,五楼有打斗过的痕迹,四楼墙壁上有刀刮痕迹,而附近地面上,勾住了衣服残丝。
  这一切,似乎都连成一条线,尽管很模糊,缺少关键性的信息。
  但可以肯定,这栋楼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最终导致了诡异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