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36章 最后一夜

  “她摔下楼,其实没死,推她下楼的人却不知道,可能太慌张了。”徐阳一边调查,一边也没有停止猜测,“埋到墙里后,她敲打墙壁,才传出的敲打声?”
  不,事情没那么简单。
  首先从清理现场的情况看,应该是心思缜密的人,就算失去冷静,也不至于如此。
  除非是明知道人没死,却趁着对方没醒,生生活埋在墙里面。
  再者,都已经埋进去了,水泥没干挣扎起来,不会是那个样子。而水泥干了,根本就没法活动,所以敲打声并不是活着的时候发出来的。
  恐怕敲打的时候,人已经死了,也被困在墙壁里无法出来,却能在墙壁里活动。
  最后,发展到能够驱使墙壁,将人吞噬。
  那么人被杀死,被墙壁吞噬之后,为什么会干扰记忆,遗忘了这些人的存在。
  徐阳思考着,他觉得这里面,隐藏着某种信息。
  不仅仅是因为,要拖着其他人,因为恐怖一直发生,人们承受不住逃跑,这可能性也是有的。
  而徐阳现在则认为,可能不只是这个原因。
  从尸体上得到的情报,让徐阳心中有所猜测,但并未证实。
  他徐阳寻找更多的信息,从而做出判断,如果真是他所想的那样,生路也许已经找到。
  可若是失误,那只能直面恐怖,最后与其拼上一场。
  徐阳感觉有些沉重,此时在三楼、四楼的几个房间仔细搜索,根据已经知道的信息,可以大约判断出,照片上八人的房间。
  而这八人的房间,都可以排除掉,并不是说没有调查,而是已经调查过,不会再在上面浪费时间。
  剩下的几个房间,也许有一个,就是墙壁中女尸生前居住的。
  徐阳仔细查看,既然这位张小姐,经常给孤儿院的小孩送东西,那么有类似小物件的残留,应该就是她的房间。
  这时候,徐阳又想到了那被涂黑脸的男人,他的房间里,就有许多小物件。
  只是那并不是小孩子喜欢的,而是送给女生的礼物,看起来没有联系,但说不定反而有关联。
  徐阳最终在三楼,其中一个房间找到了小物件残留。
  不仅仅是孩子喜欢的小玩具,还残留着不完整的手工物件,这一下子,就让徐阳想到了那个被涂黑脸的男人。
  “他准备的东西,似乎都是双份,其中一份是给自己女友的,另外一份难道是她的。”徐阳暗道,心中的猜测,又证实了几分。
  这时候,徐阳也没有停留,继续搜索,可惜这里明显也被整理过,残留部分物件,已经很难得了。
  徐阳也只能重新返回一楼,这时候刘大勇等人,其实并不在一楼。
  因为站在尸体前面,总觉得不安心,尤其是时间流逝,距离天黑越来越近,众人更加害怕。
  所以他们都回到了二楼,同时一直注意楼梯的情况。
  当看见徐阳下楼,却直下一楼后,他们也都迟疑起来,最终也都跟着下去。
  要说现在,还有谁能够保护得了他们,恐怕也只有徐阳了。尽管徐阳已经明确表明,自己也没办法,但跟着他,总归比在其他地方要安全一点。
  徐阳回到一楼,又在尸体那里,检查情况。
  主要是一些小物件,徐阳要看看,是不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比较之后,也有了大概的判断,同样只是猜测,因为这类事情很难证明。
  这时候,徐阳注意到其他人都下楼,也没有让他们回去,而是点头说道:“快天黑了,你们下来也好。”
  “什么意思?”刘大勇立即问道。
  “最后一天,也是最危险的时刻,白天越安宁,晚上就越凶险。”徐阳摇头说道,又看着楼梯那边,“我觉得,今天晚上,无论是在哪一层,都会面临最恐怖的袭击。”
  哪一层楼,都没有区别。
  反而是一楼,可能还有机会,所以徐阳才在天黑前,先下来一楼。
  只是这都是猜测,说不定一楼会更加危险,徐阳自己觉得没差别,但也不会主动叫其他人下来。
  可现在,他们既然都下来,徐阳也会跟他们说明情况,该怎么做,由他们自己判断。
  当下其他人,都听到徐阳的猜测后,纷纷露出惊恐之色。
  徐阳认为一楼可能有机会,因为这里是埋尸的地方,可正因为如此,更加凶险的可能性却又更高。
  他们也都明白,徐阳已经说明情况,他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想法离开。
  所以劝解没有用,只能自己判断,要跟徐阳留下,还是离开去其他楼层。
  “我留下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刘大勇最先给出答案,他同样没有替其他人决定,只是说了自己的想法。
  这时候,谁也不需要向谁负责,只能自己做出选择。
  “我也留下。”苏琴也开口了,她同样觉得,其他地方未必就比一楼安全。
  这或许也是一种提示,在此之前,一楼最危险,可在最后的夜晚,又将会是唯一的机会。
  这时候,也只能赌一把了,更何况徐阳也在。
  蔡焕等人面面相觑,无论他们之前怎么想,话说到这份上,他们菜鸟们其实已经没有选择了。
  不管在任何地方,没有新人们的保护,他们碰到异灵,都只有死路一条。
  徐阳只是默默看着,并没有吱声,最后众人都留下来,也没有表示。他已经尽可能的调查,可明确的线索,一条都没有。
  根据猜测,做出判断,已经是尽力了。
  最后的晚上,他也只有尽力一博,仅此而已。
  此时他坐在沙发上,就这样看着女尸,并没有再过多的思考,只是保持着警惕。
  这勉强能够稍微恢复下精力吧,效果十分有限,可让徐阳完全放松,别说不能这么做,就是想做,估计也放松不下来。
  此时已经是黄昏,从窗外透进来的光,染上红黄色。
  灯已经全部打开,慢慢的,天色也暗了下来。
  众人都围在一起,就在徐阳附近,随着天色变化,脸色都更加沉重扭曲。
  他们现在每个人,脸色都十分难看,更有人因为紧张害怕过度,脸上一抽一抽的,根本控制不住。
  气氛更加压抑,夜幕的彻底来临,更让人心里警钟大响。
  他们都四处张望,就怕突然有情况发生,可什么动静都没有,又更令人压抑。
  徐阳一直盯着尸体,到目前为止,尸体都没有异动。
  所有人都感觉不到,可徐阳不同,他拥有精英见鬼者的诡异称号,对诡异气息,有着较强的感应。
  夜幕降临后,看似没有异常,连那敲打声,都并未出现。
  可诡异气息,却逐渐浓郁,已经到了让徐阳都心惊胆战的地步。
  最后一晚上,竟然没有敲打声了!?
  徐阳注意到,四周的墙壁,都开始蠕动,连地板都是如此。
  尸体没有任何异动,看上去,那就是很普通的一具尸体而已,与诡异无关。
  而墙壁、地板、天花板,都在蠕动,逐渐扭曲。除了徐阳他们站着的,很小的范围,还算正常意外,其他地方都被诡异驱使。
  “这就是最后的袭击?”徐阳两只手各拿着变异诡笔和诡镜碎片。
  他已经做好的一些准备,可看到这一幕,还是有些心凉。
  那些扭曲的墙壁、地板、天花板,都已经向着他们袭来,范围太大,反而没有着手的地方。
  因为徐阳不知道,异灵究竟在哪里,甚至异灵所在也不代表着根源。就算变异诡笔能够封印异灵,刺不中诡异根源,那也是白搭。
  现在他们一行人,都靠在一起,根本无处躲藏,越来越近。
  只是两三秒的时间,已经来到面前,这整个楼层,都变成了吃人的怪物。
  恐怕不只是一楼,其他楼层也是一样,这是整栋楼,都成了吃人怪物,根本无处躲藏。
  这般景象,更证明了徐阳之前的猜测,那就是直接离开,便是生路。
  第三天,根本无力抵抗,别说是他们这些新人、菜鸟,就算是资深求生者,恐怕也没有办法。
  可就算明白,也已经没用。
  事实上,在今天早晨,徐阳便猜到了这个最直接的生路。
  然而那时候,整个屋子,都已经被封锁了,无法逃离。不仅仅是一楼的出口,他们甚至想要从二楼那里,尝试逃跑。
  如果能行的话,哪怕危险,很可能因此受伤,他们也会从二楼跳出去。
  可事实证明,就算拼着受伤,或者更严重的后果,他们也没办法从二楼逃离。三楼、四楼、五楼就更不用试了。
  一切都晚了。
  刘大勇也同样感到绝望,手里拿着木梳,却无从下手。这规模,已经不是木梳能够束缚得住,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其他人更不用说,情绪直接崩溃。
  徐阳手心里都是汗,他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般的恐怖。
  变异诡笔没法找到精准目标,而诡镜碎片,根本撑不了多久,这次很可能不会像之前,轻易得消退了。
  唯一的办法,恐怕只有猜测的那个答案,寄希望于生路真的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