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88章 可疑

  “表舅,学校有问题!”魏德一副凝重的模样。
  徐阳看了对方一眼,这小子似乎在动某些心思,不过这个神情,可能也真的发现了什么。
  如果能够从魏德这里,得到情报信息,哪怕没有多大作用,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说说看,你发现什么了。”徐阳终究还是开口了。
  “薛勇今天没来上学,老师居然说都不说一声,他以为这样就不会引起我们注意?”魏德说到这里,撇了下嘴,“呵,真当我们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啊。”
  “所以呢。”徐阳点点头,看来这小子观察力不错,这次可能会是个惊喜。
  “薛勇那家伙,居然跑去告密,明明一肚子坏水。”魏德一副气恼的样子,对于这种行为表示了强烈的鄙夷,“他对学校的情况,比我还好奇,肯定是拿我挡枪,自己偷偷跑去探险了。”
  徐阳也是听到冯勤说起,才知道这件事,而村长、校长的意思,是尽量低调处理,不要声张。
  魏德只是见到薛勇没来,就猜到了情况,这让徐阳惊讶了,顿时高看了对方一眼。仅从这表现看,就不是个简单的熊孩子。
  “他肯定发现了学校的秘密,可出了点意外。”魏德很肯定的说道。
  这时候徐阳真的很期待了,接下来魏德又会有什么惊人的话。
  “所以我们也该行动,找机会去救薛勇,怎么说他也是我同学,明知道他有麻烦,却不伸出援手。”魏德一副正义的模样,又嘀咕一声,“再说也不能让薛勇独吞秘密。”
  “你说得不错。”徐阳点头,露出善意的笑容。
  “你答应了!?”魏德眼神发亮,语气中充满了惊喜。
  “我觉得你爸妈说得对,没办法看住你,就不用看了,直接让你跑不动,是最简单的办法。”徐阳的手摸到旁边的椅子,这是最趁手的东西了。
  “呃,我开玩笑的。”魏德立即喊道,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样,“不要动手啊表舅,我只是说说,而且不是在征求你意见吗,答不答应随你,我没有乱来啊。”
  “也对。”徐阳将椅子调好位置,坐了上去,“这些怂恿的话不用说了,我不是你那些小同学,会被你唆使。还是说说,你发现的其他事情吧。”
  “我还能发现什么。”魏德憋着嘴,看着徐阳的目光,有那么点隐晦的失望之色。
  人老了,连冒险的心都没了。
  “什么都好,只要你觉得奇怪的地方,都可以跟我说说。”徐阳说道。
  原本没动这心思,可这魏德,观察力不错,真可能看着奇怪的事情。这可能只是让魏德一时间觉得不对劲,但也不上心,用不了多久就会忘掉。
  徐阳就是想趁现在,魏德可能还没忘光,让他说一下情况。也许其中,就隐藏着关键性的线索,哪怕没有,也能辅助徐阳进行猜想判断。
  “真没有。”魏德不明白用意,仔细的想了下,确实想不出东西来。
  刚才那番话,说是发现,不如说是编的,希望能够借此说动表舅。就算不一起探险,也不要阻止他,哪想到反而惹来麻烦。
  这时候,魏德看到徐阳沉默的样子,也是有些着急。
  父母找他的时候,最怕的不是生气之类的样子,而是什么话都不说,就看着。那种压迫感,比任何时候都强烈,往往这个时候,他就会提前交代,争取坦白从宽。
  忽然魏德灵光一动,开口道:“我想到了,但不知道对不对。”
  “错了也没关系,只要你觉得奇怪,就可以跟我说。”徐阳说道。
  “我感觉我们校长,有点不对劲。”魏德说道。
  校长!?
  徐阳瞳孔微缩,本来徐阳就觉得,这个人可能是突破口。
  哪怕没有问题,也必定是知情者,曾想过试探。可徐阳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准备再稍微等一阵子,从别处了解了校长再说。
  如果校长有问题,那个村长,是否也有问题。
  徐阳心想着,脸上没有任何表露,继续问道:“小德,你说你们校长不对劲,为什么有这感觉?”
  “说不出来。”魏德摇头道。
  这还真的是不清楚的感觉,连魏德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像是直觉。而当时他也询问了其他同学,他们都没有这类感觉,魏德以为是错觉之类,很快就忘记了。
  事实上,也真的是错觉的样子,他后来也再没有这类感觉,校长也很正常。
  这次如果不是徐阳给他的压迫感太大,也不会想起来,说完又觉得自己前言不对后语,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表舅,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我说过的,错了也不怪你。”徐阳说道。
  魏德已经记得不大清楚,可徐阳本来就对校长有怀疑,现在也算记下。这校长,恐怕真的很可疑,后面如果没有收获,又觉得有必要深入调查,将会是一个入手点。
  本来,徐阳还想让魏德,注意一下校长的举动。
  可这样会让魏德乱想,容易做出愚蠢的举动,也太高调了,会暴露自身。
  徐阳只是响了下,便放弃了这个念头,还是要自己调查才行。这样更直接一些,有些东西,还是要自己看到,才不会出现疏漏。
  此时再问了下魏德,确实没有另外的情况,徐阳便准备了晚饭。吃饱后让魏德继续做功课,还是要看好这家伙,免得乱来。
  这是徐阳来到这个村子的第二天,尽管出了点状况,但并未波及自身。
  只是邻居的薛雅楠母子,已经失去踪影,还是要小心谨慎点,徐阳心想着。
  这一夜,一样很平静。
  有可能村子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什么,学校是个什么情况,也无法知晓。
  但总算是平安渡过了,天亮后徐阳便将锁好的门窗打开,这是第三天了。
  看来薛雅楠母子失踪的事情,也被压住,并未引起人们怀疑。这样看来,有意低调处理,事情便被局限在几个人知道,调查的难度无疑增加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