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84章 学校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立即引起徐阳注意。
  这时候出现,未免太巧合,徐阳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后,便走了过去。
  此时徐阳没有直接开门,而是朝着外面问道:“谁?有什么事?”
  “杨序你在家啊。”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前面找了你好几次,你都不在,总算是找到你了。”
  徐阳闻言挑眉,看来他这个身份,跟一些人还有关联。
  也对,如果没有任何联系,不是明摆着外来者么。或许他是替代了某个人,诡异游戏果然强大,连这也能够办到。
  徐阳心想着,而外边的女人,等不到回应,便再度开口道:“你先开门,我一个女人你害怕什么,再说现在也不是晚上。”
  这没有任何暗示,而是村子里的禁忌,晚上需要特别谨慎。
  徐阳看了下,从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想了下便打开门,立即看到一个三十来岁模样的女人站在外面。
  “总算开门了,我说你也未免太小心了,大白天也躲在家里不出去。”这个女人直接走到屋子里,很随意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徐阳这时候感觉到手机有动静,打开一看,是诡异游戏的短信提示。
  居然是关于眼前女人的身份,她是徐阳现在的邻居,叫做薛雅楠,已经成家,并且有个十四岁的小孩。
  “嗯?你买手机了?”薛雅楠看到后有些惊讶,而后点头道:“这样才对,有事也能找到人,免得总是很难找到你。”
  徐阳看了下,的确有手机短信的提示,让他比较容易融入这里,而不至于一开始就露出破绽。
  此时听到薛雅楠的话,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对,便不再多想,点头道:“你说得对,我这不是买了吗,感觉有点新奇,总忍不住拿出来玩一下。”
  这是为他接下来,要经常看手机做掩护。
  薛雅楠闻言点头,她是很理解这种举动,微笑道:“我当初也一样,等以后习惯了,就会好很多的,关键是现在不要太沉迷,免得改不过来。”
  “我知道的,谢谢你的提醒。”徐阳点头应道。
  “你这应该是二手的吧,看起来不是很新,也对,我们村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新的,很多人连二手都没想淘一个。”薛雅楠说道。
  这个他用了不短的时日,看起来当然不新,不过对方这么说,也免得他解释。徐阳点点头,算是承认了,同时也打断了对方唠家常的打算,问道:“你说找我好几次了,是有什么事情?”
  “差点忘了正事。”薛雅楠一拍额头,这才说道:“是我家阿勇告诉我,小德在学校闯祸了,老师让你去一趟。”
  “小德。”徐阳点头,一副沉思的模样。
  这小德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他’儿子,可这也不对啊,屋子里的情况都表明,只有他一个人住,并没有其他人住。
  此时,徐阳也不好表态,看了下手机,没有反应。可能要等到他见着人,才会像之前那样,有短信提示吧。
  想到这里,徐阳便点头致意道:“我知道了,老师是要我现在过去吗?”
  “老师的意思是尽快,你也知道,下午放学后,学校是不能有其他人在的。”薛雅楠说道。
  “好的,谢谢你了,我这就过去。”徐阳感谢一声,脸上微笑感激,心里却沉了一下。
  这么快就有麻烦了?
  学校可是禁忌之一,尽管白天不会有事,可实在太别扭了。
  明知道有问题,为什么学校还开着,这里的人也继续让孩子在那里读书。
  这些都无法解释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学校很可疑,是个特别麻烦的地方。如果想要安慰渡过前几日,最好不要去那里。
  可他刚到,就要到那里去,徐阳当然也能不去,但那样一来,行为上就有点说不过去,可能遭到其他人怀疑。
  这个小德,什么身份可还不清楚呢。
  “先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以后有事我打你电话就行,不用像现在这样麻烦。”薛雅楠说道。
  徐阳想了下,并没有拒绝,报了号码给对方。
  “这号码有点奇怪。”薛雅楠嘀咕一声,打通了后,也没在意了,“算了,能够打通就行,这东西太复杂了,搞不懂。”
  徐阳点了点头,算是附和一声。
  薛雅楠离开后,徐阳也跟着出门,既然有了决定,就该行动起来。首先确定一下学校的位置,这个不好跟薛雅楠打听,那太高调了。
  徐阳只能在路上,找一些人旁敲侧击,尽量不引起怀疑,找到了学校所在的位置。
  可惜短信提示,似乎只会告诉他人际关系,并没有地图之类。要不然的话,情况会好许多,也有利于后续调查。
  现在只能自己探索,或许正是不想让他探索,才故意这样做的?
  确认了位置后,没多久徐阳便来到学校,这是小初高三位一体的学校。徐阳又了解到,不只是这个村子里的孩子,附近其他地方,也有人过来这边读书。
  他们都住在学校旁边的宿舍,跟其他人一样,学校关门前就要离开,不能继续留在学校。
  这让徐阳更惊讶了,这地方都闹诡异了,还有人敢送人过来,关键是学生自己也愿意留下。
  哪怕不违反禁忌,就不会出现问题,但心也不能这样大吧。
  徐阳想了下,换做自己,同样也接受不了。
  还是说他们受到了诡异的影响?
  总之这学校,在徐阳看来,威胁性更大了,无论如何都要打起精神,可别被迷惑了,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来。
  终于徐阳赶到了办公室,找到了小德的老师,同时也看到了所谓的小德。
  这些都是抵达后,短信提示到来才知晓的,这个小德其实是他的表外甥,正好这几天父母有事外出,所以在需要家长的情况下,老师让人联系了他。
  徐阳有些无语,总觉得不只是这么简单,无论如何都到了,徐阳也只能先了解下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