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24章 袭击

  凌晨,敲打声再次传来。
  不知是否错觉,敲打的声音变大了一些,似乎离他们很接近。
  “这声音,好像更大了?”徐阳看向众人。
  刘大勇、苏琴等人,神情也变得更加严肃,目前还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如果三天里都是如此,自然最好不过。
  可很显然,诡异任务不会这样简单,眼前的怪异敲打声的变化,就是一种征兆。
  “这有可能是,因为已经过去一天的缘故,说不定越是临近结束,诡异现象便会越频繁,最后肯定会出现?”刘大勇思索片刻后,提出自己的看法。
  这种可能性很大,至少会出现一次袭击,不然的话,这房子只是吓人,就算是有许多个菜鸟一起执行新手任务,也不可能容易成这样。
  “有可能。”苏琴闻言,点头表示赞同,她同样这样想的。
  徐阳并不反动,也觉得这猜测,有一定的道理,可又觉得,这样还是太简单了。
  他目光扫视众人,那淡淡的别扭感,再度蒙上心头,这让徐阳微微皱眉,到底有什么细节,很重要,却被他忘记了。
  最终,徐阳还是没能想起来,只能收回目光,又看向楼上。
  “怎么了,你该不会又准备上去吧?”刘大勇见状,也不得不劝说道:“最好还是不要,现在才过去一天,也没有意外发生,就算真的要找,再等一天会比较好。”
  “我也不建议莽撞行事。”苏琴同样开口说道。
  不同于昨天,一整天没发生情况,让她也改变了想法。这样保持原状,不贸然打破,或许会更好。
  正如刘大勇所说,再等一天,那时候就算因为找寻,对诡异造成不好的影响,也只要熬过一天就能逃生。
  如果现在就出问题,他们不知道诡异道具,能否撑过两天时间。
  “不,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还是再找一遍比较好。”徐阳摇头说道,见其他人还要劝说,他先摆手拒绝道:“你们有你们的看法,我也有自己的想法,白天找不到线索,说不定必须是晚上才行。”
  他们一行人只是合作,并不能限制彼此的行动,所以对于徐阳的做法,尽管不满,但就连刘大勇、苏琴两人,也不能再说什么。
  而其他没有经历任务的菜鸟,心中就更不满了,他们恨不得三天里,什么事情都没有,更不愿意去招惹诡异。
  平稳的等三天过去,然后安全的离开这诡异地方。
  徐阳也注意到众人情绪上的变化,但并不懊恼,如果说,没有那怪异的别扭感,他真的会考虑,这样安稳的渡过三天。
  并不是说,诡异任务让他寻找怪异敲打声的根源,他就一定要去完成。
  正因为这别扭感,让他心里有些紧张,总觉得这样浪费时间,可能会变得相当致命。
  所以就算现在看上去,一切风平浪静,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尤其是,发现怪异敲打声,也有了变化之后,更是如此。
  当下他也没再多说,再次独自上楼,其他人都没有跟上来。
  王熙和孙盛,两人算是跟徐阳一组,但这时候也待着没动,白天还敢行动,可晚上他们都不敢上楼。
  谁能保证,楼上是不是有异灵正在活动。
  所以到了晚上,他们都聚在一楼,挤在沙发休息,并轮流守夜。
  此时,徐阳已经来到楼上,与昨夜相反,这次他是从下往上搜查。先从二楼开始,徐阳直接走进里面,也就在这时,他脚步一顿。
  敲打声,没有消失?
  昨夜,徐阳可以在一楼,以及楼梯处,听见那怪异的敲打声。
  可只要一进到其他楼层里面,敲打声便会消失不见,可现在却不同,哪怕他已经走进二楼,敲打声还是没有中断。
  这种变化,不清楚是好是坏,但徐阳并不抱有乐观的念头。
  “声音好像不是这里,而是楼上?”徐阳暗道一声,从听到的情况看,的确不像在二楼,而是更上面的楼层。
  不过昨夜在楼梯时,那敲打声就很游离,给人的感觉,有时像是楼上,又是又像是楼下。
  所以现在声音像是楼上传来,徐阳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二楼搜索起来。
  仔细找了一遍,并无明显发现,一些微小痕迹,也属于正常的,并无可疑之处。
  徐阳并不气馁,在这期间,怪异的敲打声一直没有停止,很有规律的响着。而徐阳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感应,似乎与昨夜相比,除了进入楼层,敲打声不会中断,并没有其他变化。
  此时,徐阳继续向上,来到三楼。
  进去后,他便发现,怪异敲打声的位置,又变得不上不下,难以捉摸。
  但敲打声还在,而从这层楼开始,就是居住层,有个公共大客厅和六个房间。那可疑的照片,就是在三楼其中一个房间里,柜子边角落发现的。
  因为这样,那个房间也是徐阳重点怀疑的地方,先是在客厅这里,找寻一遍后,他便再次来到那房间里。
  一进去,他便有所感应,这房间里有诡异气息!
  徐阳他现在可是精英见鬼者,这诡异称号,让他拥有了较高的诡异气息感应力。
  此前,怪异敲打声一直都在,他也只是淡淡的感觉。可进到房间,这感觉变得强烈一些,说明这房间里,不只是有诡异气息,而且比其他地方要浓郁一些。
  哪怕他不是精英见鬼者,而是之前的普通见鬼者称号,进来后也会有所感应吧。
  难道是异灵出现过!?
  就在这个房间里?
  徐阳目光微凝,手里的驱鬼符,掐得更紧了一些,明明已经打开灯,却总觉得有些昏暗。
  不仅仅是驱诡符,他将变异诡笔、诡镜碎片都拿了出来,就在手中。
  目光四处游动,看上去房间并没有变化,但又哪里都很可疑。
  如果异灵来过这房间,说不定现在还没离开,就藏在某处。
  因为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这屋子里的异灵,到底拥有怎样的能力,徐阳同样不清楚。
  而徐阳曾经接触过的异灵,一个是办公室异灵,能够虚实转换,直接在眼前消失不见或者现形。
  甚至徐阳觉得,那办公室异灵,还有跳跃空间的能力,因为最后时刻,它是直接在徐阳前面凝聚而成。
  只是那异灵似乎会干扰电力,每次出现时,都会灯光闪烁,完全出现后灯光则会彻底熄灭。
  第二个异灵,则是婚礼上的镜子异灵,其附身镜子,能够将一处空间独立,使其所有出口都连接到镜子里的诡异空间。
  那时,异灵所在,也没有人能够发现,最终徐阳也是根据分析,猜测出情况,冒险一试才最终解决。
  现在这屋子里,异灵到底拥有怎样的能力,一切还并不知晓。
  所以就算突然从眼前出现,徐阳也觉得有可能,不得不小心防备。
  这样站着,徐阳还是觉得不安全,因为他目光四处警惕,视线始终存在死角。
  他看不到后面的情况,而异灵从后面袭击的可能性,却是最大的。如果异灵真的还在房间里,并且伺机袭击。
  徐阳慢慢的靠近墙壁,背靠在墙壁上,目光继续警戒四周。
  突然,那似乎停顿了一下的敲打声再次响起,是从后面传来的!
  徐阳神情微变,也就在同时,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强烈的预感,让他觉得异灵袭击已经到来。
  来不及思考,徐阳立即向前一步,离开背贴着的墙壁。
  同时念头一动,驱诡符上的血字立即燃烧起来。
  砰的一声,背后传来撞墙的声音,也就在这时,徐阳已经转身,看着原本在身后的墙壁。
  并没有任何异状,可刚才并不是错觉,也确实听到了动静。
  徐阳心有余悸,刚才要不是当机立断,恐怕已经出事了。
  没想到才过去一夜,已经变得这样凶险,是因为他主动探查的缘故?
  这念头才刚冒出来,徐阳又再次听见异响,抬头一看,前方的墙壁扭曲起来,竟然整面墙向着徐阳包了上来。
  手中的驱诡符,血字已经燃烧殆尽,明明才刚刚使用,不到两三秒的时间。
  异灵越是恐怖,驱诡符的效果便越差!
  徐阳立即想到这件事,现在的情况看,驱诡符的作用很低微,再用恐怕也没多大作用了。
  因为墙壁整面包过来,他没办法绕开,逃出门口。
  而就算冲出房间,估计异灵也要追杀,驱诡符效果是很差,但徐阳还是不得不再拿出一张,立即使用。
  已经快要将徐阳包围住,像泥一样的墙壁,立即缩了回去。
  同一瞬间,徐阳立即使用鬼镜碎片,下一刻,徐阳便感觉那强烈的悚然感,消退了大半。
  他还是在房间里,但又不一样,这是鬼镜碎片制作的诡异空间。
  所以他暂时是安全了,徐阳稍微松了口气,变异诡笔制作的驱诡符,已经是比较优质的,比普通驱诡符来,具备更强效的作用。
  结果,也只能逼退这里的异灵两三秒,并且那异灵被驱逐后,很快又能继续袭击。甚至,更严酷的情况是,异灵并未真实出现,只是驱使墙壁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