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68章 优待

  众人开始行动,调查难度再大,也要努力突破。
  安德烈森也亲自搜索,这是求生者的基本素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会动手调查。从别人口中得到的,跟自己找到判断,完全是两种概念。
  徐阳也在行动,这里被清理过,应该是当初出事不久后。
  不过应该也只有那一次,后面店铺更没有转出去,还留有些许痕迹。
  这或许该庆幸,地方空置这么久,一直没拆掉。
  此时徐阳走到一处角落,从残留的痕迹看,这里是拍摄照片的地点。
  店铺并不是很大,这是一家小影楼,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让王劲分成多个拍摄区域。
  估计所有照片,都是在这个角落完成,只是当时准备了多个类型的布景。
  小影楼的布景设备很简单,一张可以拉动的帘子,有许多地方背景。只要处理的后,甚至可以在一个小影楼里,环游全世界。
  恐怕也是这样,当王劲的爱好暴露,人们得知他拍摄恐怖照片,还在同个地方,才会产生强烈的排斥心理。
  一些在这里正常拍照片的人,心里有芥蒂并不奇怪。
  徐阳仔细观察了残留的痕迹,并没有发现,又到其他地方调查。
  果然清理过后,这里的线索很破碎,根本无法串联,这样也得不到有用的线索。
  “怎么样,你们有找到线索吗?”安德烈森也搜索了一遍,看到其他人差不多的样子,便询问出来。
  众人摇头,早知道这里调查起来很困难,但没想到真的一点收获都没有。
  “没有么。”安德烈森微微皱眉,很快又松开了,“没关系,我让总部那边,想办法拿到王劲他们的照片,应该也能找出点线索来。”
  方向又断了,这才是令人沮丧的地方,不过诡异事件就这样,不可能轻易找到生路。
  “时间不早,我们先回去吧。”安德烈森看了下天色,又拿起手机看了时间。
  不知不觉,已经下午四点多,快到傍晚了。这个时节,源海市天黑的特别快,不到七点就会天黑。
  这次诡异事件,明显晚上的危险更大,每次袭击都是发生在晚上的。
  徐阳等人点头,这次调查没有什么收获,但也并不是没意义。至少看过地方,从些许痕迹里,对王劲夫妇的过往,有稍微的判断。
  如果他们真是诡异根源,一点点了解,都将通往真相。
  一行人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徐阳心中颤栗,有种惊悚的感觉。
  似乎有某种冰冷的目光,落在他背后,这种感觉很奇妙,人怎么可能因为目光,产生这样的反应。
  可如果,看他的并不是人,那也就不奇怪了。
  徐阳立即转身,凭感觉看向某个位置,正是之前他调查过的角落。
  可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徐阳,怎么了?”安德烈森注意到动静,看到徐阳的反应后,有点惊讶,立即又戒备起来,“你发现了什么?”
  “刚才好像有目光盯着我。”徐阳并未隐瞒。
  “异灵么,看来这里确实值得怀疑。”安德烈森点头道,尽管他刚才没有感觉到,但如果异灵瞬间出现后又离开,来不及感应也很正常。
  诡异称号不是万能的,更何况异灵的目标,似乎并不是他。
  徐阳也惊疑未定,只是到这里调查一下,并未发现任何线索,怎么就又被盯上了。
  那个目光,感觉充满恶意,这是成为重点目标的意思吗?
  这里可不只是他一个人,被异灵盯上,徐阳看向周兰问道:“周兰,你刚才有感觉到什么吗?”
  周兰在这,不是来调查的,仅仅因为徐阳、安德烈森等人都来了,只能跟着一起行动。
  哪怕已经知道,这里跟诡异关联很大,说不定会有意外,但周兰也没有其他选择。
  危险的地方,跟着有能力保护得人,比独自留在看似安全的地方要强。毕竟,从目前情况看来,没有任何地方是谈得上安全的。
  此时听到徐阳的询问,周兰愣了一下,立即回应道:“没有,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这是因为周兰是普通人,没有诡异称号之类,才没有发现吗?
  毕竟之前的袭击,周兰是目标,但也并未察觉到情况,只是看着徐阳他们逼退看不见的异灵而已。
  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异灵只盯住他,徐阳心想着。
  毕竟,他是封印了分灵,可真要说得话,安德烈森也是一样。
  那么他跟安德烈森,到底又有什么不同呢,徐阳心想着。
  总之,这次的预兆,让徐阳心里有些不安,回到特置组后,草草解决了晚餐后,便一同回到房间。
  这次徐阳还是查看了房间,尽管感觉没有什么用。
  因为他每次事前都会查看,房间的各个角落都不放过,却不会有发现。可每次袭击之后,徐阳都会看到,房间会多出一根绳索。
  现在再次查看,绳索并未看见,却看到了照片。
  这个发现,让徐阳瞳孔微缩,不只是他,还有周兰的死亡照片。
  果然诡异照片不再是包裹形式,而是直接出现,这也预示着,今夜他们必将再次遭到袭击,这时间间隔已经缩短到一天了么。
  没有安德烈森的照片,如果安德烈森也被盯上,应该也会出现才对。
  然而并没有,哪怕安德烈森也看到过异灵,那就是说,死亡机制不是看过诡异照片和异灵,或者说不只是这两个条件。
  其中到底有哪些区别,徐阳想起了下午的经历,异灵似乎出现看了他一眼。
  不过这些想法,徐阳都暂且压住,目前还有另外的更值得在意的地方。
  “诡异照片上,我的死法变了!?”徐阳深呼吸一口气。
  原本照片上的‘预测’,他是自己上吊死的,所以每次都有绳索出现。可这次,诡异照片上,他却不再是上吊,而是从肩膀,一直到下腹,被砍了很大一道口子,甚至可以看到内脏。
  周兰的‘预测’,死法还是一样,偏偏徐阳不同了。看上去,似乎得到了诡异的优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