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朝小白领 > 第八十六节礼物 8

  “太子殿下呢?”
  早朝开始之后,李世民就发现平时太子殿下站的位置竟然没人,这小子,跑什么地方去了?
  一直都跟在李世民身边的宦官回禀道,“启禀陛下,太子还没起来。”
  “什么?”
  这句话不只是李世民震惊了,就连下面的人都惊呼了,一个太子,国家的储君,竟然在睡懒觉?
  李世民的脸色微变,不过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就叹了一口气道,“生病了?”
  “是。”
  宦官本来打算说不是,可是看到了李世民那个眼睛,就直接说道。
  “那就先这样吧。”
  李世民可不想让下面的人烦自己,因为刚刚的这句话开始,他看到了至少七八个人打算出来弹劾太子。
  可是,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缘由,昨天看到的太子的时候,整个人疲惫的不行,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也心疼啊。
  “启禀陛下,朝廷的钢铁使用与日俱增,可是朝廷却没办法及时供应钢铁,所以,臣建议,引进民间钢铁作坊,以填充不足。”
  长孙无忌等到李世民坐下来的时候,就开始提出要求来了。
  这句话一出来,不少的人心中都暗道,你这是打算给自己家的炼铁作坊找订单呢?
  “朝廷的缺口有多少?”李世民自然是知道的,自从长安修建坊市的时候,使用了大量的钢筋的时候,这种良好的东西就有了很大的使用出口了,同时呢,大唐的军械,农具等等都是需要钢铁的,可惜的是,官府办事往往更要求的是在和皇帝一条线上,至于说赚钱呢还是提供钢铁呢,都是第二位的,就像是小的时候,我们的父母会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就记住第一名的人,第二名往往不记得了,这种事,也是如此,一旦不被人第一时间重视,往往就会扔掉。
  “至少三成。”长孙无忌这句话倒是不掺假,可是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们家的钢铁作坊最大,你这不是给自己谋取私利吗?
  “如此大的缺口的确是个麻烦事,可是这个民间作坊到底有那些?”
  李世民这句话不是问长孙无忌,而是房玄龄,因为他现在的职位可是比长孙无忌高,算是宰相一类的人。
  “启禀陛下,除了长孙家的之外,还有崔氏,王氏,裴氏,萧氏,杨氏都有钢铁作坊。”
  李世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非常的难看,这些都是大家族,而且都是名望很大的,这些人家不只是靠着读书来传家,而且还靠着金钱来传家。
  这些家族里的钱都生锈了,也不会拿出来了,可是这次竟然派人出来挑事了,不得不说,有点意思。
  “没有其他的了吗?”李世民的这句话让长孙无忌脸色一变,什么意思,难道不让自己家的人参加吗?如果这样子的话,岂不是浪费了吗?
  “陛下,其他人家也有,只是规模很小,根本就好无用处。”房玄龄如实地说了,一些小的作坊有什么用。
  “此事再议。”
  没有直接同意,也没有反对,这就是一个信号。
  “还有何事?”
  “臣王如梦上奏。”
  一个看着非常的清爽的男子站了出来,三十多岁,皮肤细嫩光滑,眼神锐利,一身的书卷气,一看就知道是个不错的御史。
  “说。”李世民觉得奇怪,怎么还有其他的事?
  “臣弹劾户部尚书武士彟,私改户部章程,参与经商,与民争利,致使百姓怨声载道,如此下去,岂不是让天下大乱吗?”
  “臣崔绩,弹劾户部尚书武士彟,以户部之名,霸占百姓良田,致使不少百姓流离失所,如此下去,大唐危矣。”
  “臣郑意长,单核户部尚书武士彟,派遣家中人,以户部为名,欺诈善良商贩,导致商贩无本可归,只能露宿街头。”
  ……
  除了魏征之外,御史台的人几乎全部都出来了,而且说的内容几乎将武士彟将户部那里的东西全部都给涵盖了,说真的,如果是真的的话,武士彟不死也得脱层皮。
  只是呢,他们没有看到坐在上面的李世民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这两年,户部的钱宽裕了,不管是谁的心情都很好,而且一些行当,都是很富裕的那种,不是一次拿完了就完事了,而是可以源源不断的,这个就不得了了,因为过去的话,除了粮食之类的话,其他的东西你不要多想了。
  当然啦,如果武士彟改了税赋的比例的话,什么农税啊,商税之类的,出门就会被人给打一顿。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对视了一眼,都退到一边去,有些事,真的是不能乱来的,否则后果难料。
  过去朝堂上有个词汇,叫做被人弹劾了,说明你官做的够大,如果你被别人弹劾了,说明你的身份不行啊。不管是谁,都得被弹劾,否则的话,御史只能下岗回家去了。
  但是呢,和宋朝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唐朝的弹劾除了魏征这样为了国家之外,相当一部分,特别是在唐初,都是为了各个家族来做事的,特别是一些家族培养了很多的门客之类的,如果不用的话,当初为什么给你钱让你读书啊?
  所以,这类事很多,李世民虽然是旷世明君,可是也不是说什么事都可以管的,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管的。
  本来挺高兴的最近,可是一听到这个,他就知道自己必须表态了。
  以前都说谁谁谁经商,这个是与民争利,一般说的人都是皇室,或者一些地位超然的人,很少有人说几个家族里的人,因为人家世代都这么干,而且很多御史都是他们培养出来的,自然不会不给面子。
  之前叶檀拉拢太子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因为底蕴不行,加上自己没有变成对方的一条狗,所以人家就不高兴了,你竟然敢冒出来,皇帝都不敢占有我们的钱财,你竟然敢,这不是找死吗?赶紧找人弹劾,这样子才能让大家知道这个世界是谁的天下。
  “武士彟,你有什么要说的?”
  李世民的嘴巴有点苦,这个皇帝当的,让他有点想要当马贼,然后将这些孙子全部都给杀了,做事没有看到你们冒头的,出现灾祸的时候,他们拿着粮食邀买人心,现在倒好,还打算毁掉朕的天下吗?当然了,他们也知道分寸,不会那么直接这么干了,否则的话,李世民要是突然从皇帝变成了统帅的话,那么就会血流成河了。这一点上也是为什么李世民会纵容哦叶檀的原因,在很多时候,他都将自己想象成了叶檀,然后疯狂地杀人,只有如此,才能宣泄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寂寞。
  “陛下,臣冤枉啊。”
  武士彟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在三十多岁的李世民的面前,还是得跪下的,而且声音那叫一个难听啊,宛如收到了极大的委屈一样,这个时候一定要委屈,不委屈的话,岂不是说自己要背锅吗?
  “冤枉,冤枉什么,你且一一道来,若是他们冤枉了你,朕一定给你主持公道。”
  李世民这句话倒是有点拉偏架的味道,可是现在不这么做,怎么办啊?
  “启禀陛下,户部没有参与任何的商业活动,还请陛下明察。”
  武士彟自然是需要将这个罪名扔出去了,你说我经商,我就经商了?那我岂不是很丢人的吗?
  “没有?”李世民暗自说道,这小子不错哦,这一点就好,不管如何,先说没有,到时候看你怎么说。
  “陛下,微臣真的没有。”
  “你胡说。”
  王如梦却在这时候忽然插嘴,指着武士彟道,“你竟然在陛下面前胡说,你胆子太大了,不要以为你是太上皇的老臣就可以为所欲为,难道就不怕天下的悠悠之口吗?”
  一句太上皇,让武士彟和李世民的脸色都变了,李世民的皇位是怎么来的,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老爹还关着呢,现在好了,出现了一个老臣,这种感觉是不爽的。
  而武士彟也知道自己的地位和身份,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低头做事,绝对不会做其他的,很多时候,他其实早就应该被封赏了,可是他不敢,如果按着程咬金的做法的话,李世民恐怕早就没钱了,可是人家就是老老实实做事,有的时候,争抢一些东西看似是占便宜,但是呢,实际上却是在吃大亏。
  “陛下,微臣冤枉。”
  武士彟不敢反驳,担心被人扣帽子。
  “哦,既然王御史说了你参与经商,那么就说说吧,朕也很想听听。”
  李世民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谢陛下。”
  王如梦高兴地回复道,然后转身看着站在那里的武士彟,这个人就是个老朽木,只要是自己轻轻一碰就会碎了,而其他的人都看着他有点皱眉,太上皇的老臣宛如一根刺一样,现在的那个裴寂已经不来上朝了,说是快要死了,就是因为如此。
  “武士彟,我来问你。”
  从这句话里就可以看出来王如梦的得意模样,然后不等对方说话,就继续问道,“我长安有八水饶,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武士彟淡淡地回答道,要是按着官职,自己可以轻松地捏碎这个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问这个事,不是说经商的事吗?
  “好,既然你知道,你就应该明白,这八水是我大唐长安都城的命脉,这些年养育了无数的人们,无数的人在这里讨生活,干力气活,可是你户部为何要那里的码头和店铺全部都收走了,你这种行为岂不是灭绝人性吗?你让那些靠着码头吃饭的人家怎么活,虽然现在天气热,可是已经有不少人家都饿死了,你这种与民争利的事,你做的还少吗?”
  看着他的样子,如果不知道真相的人,真的觉得武士彟就是个恶魔了,那些百姓的日子过的凄苦,自然更加引得别人的关心,可惜,武士彟自从和松洲的人接触之后,对于事情的看法以及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哦?”
  就在大家都担心的时候,武士彟却忽然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笑着问道,“王如梦,你知道的不少哦,怎么,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那些事的?”
  “武士彟,难道你真的这么做了?”李世民平时做事之类的,都是顾全大局,自然不会管这些细小的事,不由得怒问道,同时魏征的眼神里都露出了诧异的光芒,怎么会如此,难道说是真的?
  “启禀陛下,此事是这么一回事。”
  武士彟终于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自然早就知道了的答案了。
  “你说。”李世民冷冷地看着他,就像是看到当初那个被自己逼迫退位的父亲一样,如果这件事,他不给出一个答案的话,后果堪忧。
  “诺。”
  武士彟再次抚摸着胡须,然后微笑地说道,“刚刚王御史说的是长安的八水,那里在上次陛下要求整修的时候,的确出现了改动,当时有不少人都拦着不让清理河道,可是臣和当时的松洲侯叶檀等人还是决定清理,结果在几条河里清理出来埋骨一千零五十具,同时将京城的案子解决了三成,此事京兆伊唐大人应该知晓。”
  唐俭听到他的话,赶紧出来道,“启禀陛下,此事属实。”
  “真的?”
  李世民没有想到还有如此的好事,不由得大惊地问道。
  其实也可以理解,自从这里成为大城市开始,这些年经历了多少战斗,经历了多少的战役,那个时候到底会死多少人,都不用多想了。
  “陛下,是真的,而且,还因为如此,让十几个人被从牢里放出来了。”
  “这是为何?”
  “因为当时有认报案说有人被杀了,说是用锤头,可是我们后来从水里捞出来的人却发现是长剑所为,后来顺着这个线索,就将真正的罪犯给抓了。”
  “看来这次的事做的不错。”李世民感慨地说道,其实呢,所有的人都知道这种护城河里面的脏东西不少,不要说这些东西了,有的时候还有更加可怕的东西。
  “因为这件事,让差不多五十户人家可以团员。”
  武士彟这句话让王如梦忍不住反驳道,“就算是一百户,你也不能掩盖你与民争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