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四十四章 天网计划

  空冥子脸色微惭道:“此人委实强横,不知天下何时又多了这样一位宗师人物?”
  他也曾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不说天下前十,但至少前二十还是勉强能跻身的。
  但现在,不但有阁主横空出世,镇压江湖,又有这等神秘宗师,修为卓绝,再加上后起之秀的七杀、破军、劫等,离江后浪推前浪,让他觉得,自己真是老了,甚至开始怀疑,那几位魔主的谋划,真的能成功么?
  见证了张昊一路来的彪炳战绩,空冥子不再觉得六天魔门那几根老骨头,有威胁到这位降世“真仙”的能力。甚至偶然蹦出了一些念头,其实魔门就此融入朝廷的体系不也挺好,何必再继续作妖?
  张昊双眼洞察人心,似能照彻一切,脸上微笑淡然,“他们的来历,尔等日后自知。现下传令下去,命暗月卫严密监视他们的行踪,但却不可妄动。”
  “是。”负责情报消息这一块的黑袍长老凛然受命。
  其他几人也不由看向了他,对于此人,他们都颇为好奇,这名黑袍人一直不曾露出真面目,他们甚至怀疑其还运功改变了声音体形,料来其必是江湖中鼎鼎有名之人,不知如何却被阁主收服。
  张昊也并没有为他们引见的意思,只是忽然神色一肃,道:“蛮人异动频频,似有南下之意,风雪关局势不容乐观。赵浮沉、薛未寒,你们分别带一队日曜卫和白虎战卫,前去支援,器工院研制出的各种新式武器,热气球,石油,连弩,合金战刀,燧发枪,都可精选一部分带上,具体战略一切听从定鼎侯的安排。”
  “是。”两人领命。
  赵浮沉忽然苦着脸道:“阁主,老头子一直对你意见挺大的,认为你是……”
  “妖人乱世对吗?”张昊和善微笑。
  赵浮沉脸色一变,冷汗直流道:“哈哈,这些都是误会,误会呀,老头子肯定是被那些士绅集团挑动的!”
  张昊摆了摆手道:“定鼎侯乃一代忠良,我相信他对于朝廷和皇上的忠心,这些都是无关小事,大局为重!”
  “是。”赵浮沉乖乖道。
  定鼎侯赵志坚,正是赵浮沉的亲爹,数十年来镇守风雪关,便蛮人不敢南下牧马,功勋卓著,乃是大离朝曾经的擎天之柱。
  在原本的轨迹中,因叛徒出卖,风雪关陷落,这位老将军力战蛮族,至死不退,忠义可见。
  张昊并不怀疑他的品性,但却难保他会为人利用,但有了久受新式思想熏陶的赵浮沉在侧,想必也不会闹出什么亲君侧、诛昊天的把戏。更有薛未寒这位第一杀手,某些人想搞事,大概只会死得不明不白!
  张昊伸了一个懒腰,俊秀完美的脸庞勾出了一抹森然的笑意:“传令下去,‘天网’计划启动!”
  “是。”众人一起领命。
  大日梵宗于揽月峰上与大离国师监兵阁主一战之中,参破天道,立地成佛,虹化飞升之事在久经考验的江湖吃瓜群众中依然掀起了一场大风波,毕竟这是武帝之后,第一例与“飞升”有关的实证。
  当然,成仙成圣距离普通武林人物太过遥远,他们更加关心的还是监兵阁主这个肆虐江湖,令天下人苦之久矣的大魔头,究竟是否还有人能制?
  随即便有一则小道消息在某个小圈子中流传,据说,监兵阁主在和大日梵宗的一战中已经身受重伤,短时间内已无法动手,所以立时召来了监兵阁四方长老护卫在侧。
  他返京途中,密密麻麻的护卫和军队,无疑是佐证了这一点。
  消息的来源已不可考,但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江湖,在某些有心人的探查之下,果然发现他无论行走坐卧皆是须臾不离重兵把守。
  于是,暗流涌动,杀机迭起!
  当然也有冷静之士,呼吁大家不要中了魔头的诡计,监兵阁主身怀奇异“仙液”,任何伤势都能迅速复原,这或许是一个陷阱。
  但立马有熟知江湖典故的前辈宿老发出声音,道出大日梵宗的秘藏转轮大法乃是无上精神奇功,伤人于无形之中,非任何药石可医。
  并且,之前的冷静人士被曝出乃监兵阁密探,在其家宅中搜出了密牒令符等物,更有一些含糊不清的上级命令。
  一处隐密之地中,秦轩变幻了面容,向顾晴川回报着最近的消息。
  “他真的受伤了吗?”沈妃儿怀疑道。
  顾晴川负手而立,眼神冷漠而坚定,冷冷一笑道:“他这是在钓鱼呢,这些土著如果信以为真,只会被一网打尽!”
  “那我们要不要揭穿他的阴谋?”秦轩问道。
  顾晴川摇了摇头道:“不必,我们再添上一把火。”
  “现在的局势是,他想将暗中反抗他的人全部引出来,这正是我们的机会,聚集这方世界的土著之力,要他作茧自缚。”
  “洒网如果网到了一头鲨鱼,可不见得是件好事!”
  沈妃儿和秦轩轻轻点头,对于赵鹏和冷锋的死,他们心中充满了愤怒,毕竟是数个世界一同井肩作战的战友,更有几分兔死狐悲之感!
  很快,江湖上又有流传,一名神秘宗师在监兵阁主和大日梵宗论武之后偷袭了他,并重伤了监兵阁三大长老。
  虽不可考证,但那几位长老确有延医问药之举,种种蛛丝马迹证明,这是真的。
  这个消息,顿时坚定了某些势力的心念,一股庞大的暗潮在平静的江湖下涌动,朝堂之中,亦有人坐不住了,种种阴谋伎俩被策划,被实施,他们要借此一朝破局,使天下重归他们的掌握之中。
  但是,有人想布杀局,屠大龙;有人亦想洒天网,网鲲鲸;还有人想借势逆乾坤,究竟谁能成算,恐怕天也不知道。
  毕竟,如今的天,自身难保!
  重重兵卫,高手如云,围着一顶软轿,四方警戒,连一只苍蝇也难以飞入。
  张昊端坐在轿中,气息幽深不可测,双目神华自生,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合于天道自然的无瑕之感,哪有半点重伤模样!
  他手中端着一杯茶,淡淡清香,不冷不暖,火候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