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四十五章 惊天之变

  此处名枫林山,距天都不过百里,山势起伏,风景秀美,每至秋时,遍山枫叶尽红,为京郊知名盛景。
  恰值黄昏,落日余晖遍染层林,透出几分凄美!
  就在这时,前方官道上,忽然传来快马奔腾之声。
  片刻后,一头战马奔至近前,马上骑士乃是一名身穿日月卫特有锦衣的卫士。
  他看见大队人马驻扎,眼露惊喜,叫道:“快带我去见大统领!”
  “你是何人?”一名日月卫千户喝问道。
  那人下马行了一个军礼道:“属下日月卫第七卫第五小队队员编号七五八三见过大人,属下有万分紧急之要务,必须马上见到大统领,还请大人通传!”他在说话的同时取出了代表自己身份的腰牌,云纹精美,正面为日,反面为月,上有阿拉伯数字编号7583,当然,这方世界的人是不认识的。
  那名千户略一沉吟道:“你且稍等。”
  转身向软轿走去,过了片刻,返回道:“且随我去拜见大统领。”
  七五八三号日月卫连忙起身,随千户走向软轿,过白虎战卫这一圈防卫时,有人取走了他的兵刃,并仔细检查全身,待见毫无可疑之处,才放他前行。
  到了软轿前,七五八三心中惴惴,只听轿中一个柔和之声道:“何事?”
  七五八三眼圈一红,跪倒在地,大哭道:“大统领,不好了,皇上病危,太子监国,下旨查封了咱们日月卫衙门,镇守天都的第七卫和第八卫的弟兄们誓死不从,被镇远侯谢苍梧亲率数万大军围剿,只逃出了我一个,他们还宣称……”
  “哦?宣称什么?”张昊的语气出奇的平静。
  “宣称大统领你乃妖魔化身,蛊惑皇上,罪大恶极,所献仙药实乃毒液,意欲谋反!”
  “呵呵,差不多也就是这些套路了,真是没一点新意啊!”
  张昊悠悠道,语气中没有丝毫在意。
  轿帘掀开,张昊走下软轿,目视四方,威态毕露,“你们,有何想法?”
  所有的日月卫和白虎战卫齐齐半跪在地道:“誓死追随阁主(大统领)!”
  张昊目光幽幽,道:“很好,随吾回京,诛逆党,救皇上。”
  “诛逆党,救皇上!”一众军卫齐声大吼,声震云霄,数十里外犹可闻。
  两千余名军卫要么身怀不弱武功,要么被强化药剂改造过身体,体力强横,赶起路来,短程之内,不下奔马。
  一个多时辰后,大队人马已然赶至天都城正门鼎天门前。
  城门之上,灯火通明,重重叠叠不知多少守卫,长枪如林,弓弩搭起。
  有城门守将威声叱道:“下方何人,擅闯城门,乃是死罪!”
  一名白虎战卫喝道:“大胆,护国佑圣大法师回京,谁敢阻拦?”
  那守将道:“本将奉监国太子和内阁诸大臣谕旨,把守鼎天门,非有太子手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城门!”
  白虎战卫不怒反笑:“你好大的狗胆,就算太子在国师面前也要执子侄之礼,快开城门,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了。”
  那守将哈哈大笑道:“就凭你等一众乌合之辈,不过杀得几个草寇,不客气又能如何?儿郎们,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嗖!嗖!嗖!
  箭矢破空,数十上百根利箭自城楼上射下,几名叫门的白虎战卫哪怕躲得及时,也依然有一名被流矢擦伤。
  张昊身旁,空冥子小心翼翼道:“阁主,城楼高达十五丈,我等轻功卓绝者不难登上,但其他军卫却是不行,如何是好?”
  “我们先回到天都,掌握情况再说,只要皇上一息尚存,本座便能起死回生,届时任何阴谋诡计,都是不足为道!”张昊肃然道。
  唰唰!
  于是乎,半空中突然出现了数道身影,宛似大鹏展翅般飞向城楼。
  正当前的,正是张昊,他宛如御风而行,身法飘逸绝尘,十五丈的高度,毫不费力便登了上去。
  上城门之后,眼前正是那名守将。
  “见到本座,还不跪下!”张昊目光幽幽暗暗,似有漩涡,让这名守将心惊胆颤。
  守将承受着这股压力,骨骼“吱吱”作响,就要下令属下出手,张昊上前一步,目光如同深渊,吞噬万物,绝灭生机,森然道:“你敢与我为敌?”
  就在这守将心中天人交战之刻,忽有一声清朗之笑传来,“哈哈,一群俗物而已,国师高人雅量,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城楼上下的台阶上,缓缓走上了一名身穿明黄衣袍的年青人,浓眉大眼,气质敦厚,只有嘴唇稍薄,正是当朝太子沈云霄。
  沈云霄叹息了一声道:“父皇突然倒下,孤担心会导致京中生乱,所以才派人镇守四方城门,没想到这群人竟然不知天高地厚,阻了国师圣驾,还请国师恕罪!”
  “哦,这是应当,本座略通医术,可否让我去为圣上诊治一番?”张昊眯眼笑道。
  太子面现为难道:“这个,宫门已关,只怕不妥呀!”
  张昊目光中有着一种难明之色,道:“既然如此,那本座等待明日便是。”
  两个人都十分默契的没有提及城楼下的军卫,在这种时候,太子自然不可能允许一批非他所能掌控的武装力量出现在城内。
  太子身边,跟着一胖一瘦两名老人,气息深沉,目中神光内蕴,显得武功深不可测,却不知是何来历!
  在太子的引导下,张昊走下了城门,太子道:“国师先请回凌霄楼,孤尚有要事,就不奉陪了!”
  张昊点了点头。
  太子哈哈一笑,带着属下离开。
  张昊身后,空冥子眼神闪烁,劫若有所思,张昊忽然一笑道:“我们也走吧!”
  衣袖轻扬,向着凌霄楼方向而去。
  在这过程中,张昊清晰的感应到,影影绰绰的人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在他没有异动之时,许多人都松了一大口气。
  毕竟,此时的他,还是那位威名赫赫,让人胆寒的监兵阁主,直接撕破脸的代价,有些人承受不起!
  局势显然已恶劣至最严重的程度,不知有多少归属自己这一方的官员已被清洗,但张昊相信,必然还有更多的残留者在观望着,等待自己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