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五十七章 风雪关破,精神干涉

  景明帝策马而行,极目山河,天地苍苍茫茫。
  大军行军已有三日,距离天阙山尚有百余里,暂时停下休整。
  他的身边,环绕着一卫日月卫,这些由张昊亲自训练出的精锐,足可保证他的安全。
  天色渐暗,冷风呼啸!
  前方道上忽然出现了一队残军,穿着大离军队的盔甲服饰,奔逃而来。
  “你们是何方守军?”巡逻的前锋将士厉声喝问道。
  “吾乃监兵阁赵浮沉,快带我去见你们的主将!”一个虚弱的声音道。
  “是二爷吗?”有一名曾是赵山河身边亲卫的小校震惊道。
  赵浮沉躺在一个简易的雪橇上,由马匹拉着,这队残军约有几百人,人人浴血,盔甲凌乱,脸上充满了悲愤之色。
  那名小校赶紧和人抬起赵浮沉,送到前军大帐,并令人先去通禀赵山河。
  这队残军则被带往营地,为免有奸细混入,兵器全部解除,只是送上干粮热水,并由一队军士看守着。
  赵山河闻讯急忙赶来,却见自家二弟全身上下伤口不下百余,能够活着实在是邀天之幸!
  他心中一沉,赶紧让军医处理外伤,同时手搭在赵浮沉的背后,一股真气输入赵浮沉体内,与其本身真气混合,缓解着内伤。
  赵浮沉呻吟一声,睁开眼来,看见赵山河,顿时虎目蕴泪道:“大哥,父亲战死了!”
  “什么?”
  有若晴天霹雳,赵山河呆了一下。
  “风雪关因叛徒出卖陷落,父亲为了传出讯息,令我拼死杀出重围,他则在前挡住敌人,我亲眼看见,他被一名蛮将刺穿了心口!”赵浮沉语声微弱,沉痛无比道。
  “是谁背叛了大离?”赵山河瞳中闪过一抹血色。
  “是罗威!”赵浮沉咬牙道。
  “罗二叔?怎么可能?”赵山河一震。
  罗威乃风雪关副总兵,也是他们父亲的结拜义弟,足智多谋,统兵有道,一向被定鼎侯赵志坚倚为干将,赵山河从小便从这位二叔学习兵法,感情颇深。
  “他原来是六天魔门司掌战争的魔主,混到父亲身边,本就不怀好意!”赵浮沉痛恨道。
  “六天魔门?”赵山河脸色微微一变。
  “原本以为他们已经彻底沉寂了下去,却没想到,居然酝酿了这样的惊天阴谋!”赵山河脸色一寒,“你且在此修养,我去禀明皇上和国师!”
  “有国师在,无论他们有什么谋划都注定会成空!”
  赵浮沉点了点头,虚弱的闭上了双眼。
  中军大帐内,听完赵山河的详报,景明帝微现沉思之色,看向台下道:“众卿有何意见?”
  兵部尚书道:“陛下,蛮军踏破风雪关,则我中原腹地尽在其兵锋所指之中,臣建议立刻赶赴天阙山天门峡谷,凭其地势,以逸待劳,与蛮人决一死战!”
  “嗯,天门峡谷地势,北窄南宽,且窄低宽高,形如一个斜放的漏斗,可以大幅度减低蛮人骑兵的冲杀阵势,是个不错的战场!”景明帝点了点头,目中闪过一丝冷色,“事不宜迟,大军速速开拔,这次必须要给蛮人以痛击,以扬我大离国威!”
  “诺!”
  天阙山,一座孤峰之上,有两男一女临山眺望蛮军阵势。
  稍显年轻的俊秀少年忧虑道:“蛮人如此之势,不知朝廷是否能够抵挡?”
  “你不是一直想要翦除那域处天魔吗,若朝廷战败,岂非正是机会?”看不出多大年纪的俊逸男子淡淡道。
  俊秀少年正是云少陵,他苦笑一道:“现在看来,这位天魔委实不像对这个世界有何恶意,他所做的一切,上古圣皇先哲皆不及也!”
  “我也不明白,天意为何一直指引要我杀他?”云少陵脸现迷茫之色。
  “而且,前辈那一日言道,天地之间有大魔出世,行将灭世,想必便是天都城中被他所斩的那一头邪魔了?”
  “他若有灭世之意,又何必对付此魔,只需放任不管,只怕旬日之内,天下苍生皆要遭受魔劫!”
  身躯伟岸的俊逸男子正是“刀皇”傲无极,他淡然道:“原因很简单,他是‘天’魔,却非‘人’魔。天道畏惧他,是因为他代表着一股庞然无匹、无所不能的力量在革人道,革天心,天道亦有私,不想自己消失,所以祂才干涉了你的意志,要你去对付他!”
  “您是说,我的重生只是天道给我的一种假象?”云少陵怔道。
  刀皇哂笑道:“世间哪有什么重生,过去皆虚妄,未来皆无定,唯现在之‘我’独尊,不过是一些精神操纵的法门而已,大日梵宗便最擅长此道。”
  “你所谓的未来之记忆和影响,是否渐渐已模糊?”
  “是!”云少陵道。
  傲无极道:“这就是了,精神干涉,终究为虚假,没有真实的意识为源,就像做了一个梦,固然一时之间存在梦的记忆,但长久便会消散。”
  张昊若在此,定然会为刀皇之语而惊叹,因为任何精神层面的干涉,都是从潜意识入手,刀皇虽不知主意识和潜意识的分别,但却深明此理,不愧是此世举世无双的惊才绝艳人物!
  “原来如此!”云少陵喃喃道。
  刀皇淡淡道:“你若能分清真幻之别,彻底看清自我,不为虚妄所动,则可立时步入宗师之境。”
  云少陵躬了躬身道:“多谢前辈指点。”
  刀皇颔首道:“你与那七杀、破军三人是我中土下一代最有希望踏入宗师者,武道无尽,破碎虚空也非终点,我希望你能立志武道,不要太过将人间俗事放在眼里,这方世界太小,只是一个牢笼,心无尽,则武道无尽!”
  云少陵一震道:“前辈你?”他从傲无极的言中听出了一种交待后事的意味。
  他们会来到此处,乃是因为“圣师”呼伦哲约战刀皇于风雪关前。
  虽然在近一段时日的相处中,云少陵已深明刀皇在武道上的惊人成就,但对方毕竟是名垂世间五十余载、天下无敌的北域“圣师”,这世间最可怕的高手之一!
  刀皇却是安然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这一战,我等待了足足十八年,不会有落败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