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五十八章 刀皇圣师,宿命之战

  “为这一战,我已经等待太久了!”
  “圣师”呼伦哲负手而立,黑衣无风自拂,俊伟的脸容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他的精神感应着“刀皇”傲无极的存在,彼此的意志,跨越了时空的界限,纠缠在一起。
  “当年第一次见到傲无极时,我就知道,唯有他能成为我的对手,也唯有我,可以成为他的对手!”
  “十八年前,我们只是见了一面,就知道彼此之间还要等。”
  “如今,是时侯了!”呼伦哲面上充满了欢喜的意味。
  “老师和刀皇此战,有胜算么?”蛮皇赤必烈沉重道。
  “若有胜算,我又何必和他打?”呼伦哲笑了,目中尽是期待之色。
  “我们的修为,都已经走到了极致,就如当年决战的蛮天武圣和武帝,只有彼此巅峰对决,气机交感牵引,才有可能踏出那一步!”
  “破碎虚空!”
  赤必烈缓缓道出了这个名词。
  “破碎虚空,不是武道极致,而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只有臻至这一领域,才能得见更为动人的风景!”呼伦哲淡淡道。
  赤必烈目闪神光道:“必烈在此预祝老师一战而胜,成就破碎虚空之境!”
  “哪有那般容易!”呼伦哲悠悠一叹,心念一动,天穹阴云忽然消散,月华流散,他沐浴在光辉里,犹若神明!
  天人交感,念动天象,此即阳神之境,是为武道大宗师!
  一夜急行军,待到子时,白虎、朱雀=军团已经抵达天门峡谷,驻扎于此,静候着蛮军到来。
  天色方明,远处传来轰雷般的震动声。
  不用侦查,便知晓这是蛮人骑兵的声音。
  白虎军团,前锋三万人,手持连弩,做好了战斗准备。
  没有见过万马奔腾场景的人真的无法理解那种壮观,犹如天地之间的一线潮水,迅速涌至,在冷兵器时代,足可吞没一切反抗之力。
  两军即将交接,彼此甚至可以看清对方的形容,白虎军团的将士一个个沉默不语,犹如寂静杀戮的死神,心态绝对的冷静!
  就在这临战之前,张昊心念一动,离开了大部队,前往感应中的某处。
  这是一座积雪凝冰的断崖,高约百丈,飞鸟难渡,猿猱愁攀。
  但此时,冰峰之上却伫立着一个伟岸高大的身影。
  他一身白衣,衣衫猎猎,眉宇间充满了一种超然的气质,仿佛随时将要离开这座世界。
  这便是那种天生道性坚定之人,生来就不在人间,心性惟一,直指大道,不为任何俗事俗务所扰。
  “刀皇”傲无极!
  远处忽然多了一个小黑点,几个起落间,就已经出现在近前,身形雄伟高大,容颜俊伟,黑发披散,有种说不出的慑人魅力!
  “圣师”呼伦哲!
  远处山峰之上,云少陵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这一方向,为刀皇心生担忧。
  “你将战场选择在此处,可是为了凝聚蛮族的战场之势,以将自己的心、意、神推衍至巅峰极致?”刀皇问道。
  “不错。”呼伦哲道,“你我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如今天、地、人三才杀机俱备,你我便分别代表自己的民族分个高下吧!”
  呼伦哲的精神之中,忽有一团玄之又玄的念头,嵌入了天地宇宙之间的无匹力量中。
  他的双眼闪耀异芒,始终正视着刀皇的存在。
  武道阳神!
  天空忽然炸雷四起,阴云密布,云层之中,电光闪烁,蕴藏着惊人的能量。
  呼伦哲的气势不断拔高,仿佛没有尽极般,普通的宗师,只怕连这股压力都无法承受!
  但傲无极就像一个不可测的深渊,无论呼伦哲气势怎样提升,都无法触及他的底线。
  “痛快!”
  呼伦哲忽然大笑起来,“自本人武道大成以来,尚是笫一次有人可以完全承受本人不断催发的气势!”
  “实在是痛快!”
  他的精神意志不断拔高着。
  天空电芒倏闪,一个炸雷惊响。
  就在这时,呼伦哲倏地一拳轰出。
  惊人的气劲和电芒在他拳头上闪烁,仿佛贯穿了虚空,向着傲无极袭来。
  这一拳朴实无华,没有任何变化,但却像合于某种天地至理,有一种难言的美感。
  只此一拳,便足以让普通宗师俯首!
  傲无极双眼无喜无悲,只是以掌为刀,反手一刀劈出,灏灏洁白的刀芒宛如大日爆发,威压天地间。
  轰!
  两击碰撞在了一起,犹若一颗炮弹在虚空中引爆,空气如水般,波纹涟漪泛起,原地出现了一个方圆十数丈的大坑。
  但这威力惊人的一击,相对于两个成就阳神大宗师的高手而言,连试探性都算不上!
  呼伦哲阳神嵌入天地之中,万化无极魔功自发运转,不断攫取着精纯无匹的天地能量,化为本身功力。
  但这样只夺取不宣泄,人体有限,迟早会因为无法承受庞大的力量而身体爆开。
  呼伦哲魔功尽展,犹如一个黑洞,肆意吞纳着无穷的力量,就在到达了临界点时,他一步重踏,冰雪爆碎,山体裂开,一拳好似天火流星,携带着无匹的力量,向傲无极砸来。
  刀皇眉心之中,阳神之力忽然散开,犹如一轮大日,普照四方,在他的身躯四周,形成了一片刀的国度,无穷的刀意凝结成了这片领域,与呼伦哲的拳头相对抗。
  如果说呼伦哲的道是夺天地之造化、纳宇宙之无穷;那么刀皇的道便是自成天地,不假外求!
  道路没有高下之分,走到极致,同样恐怖!
  刀皇的掌中忽然出现了一柄凝虚如真的四尺长刀,曲线优美,寒芒凛冽。
  一刀斩出,犹如刀中的皇者,万兵相从,化作一道刀的洪流,攻向呼伦哲。
  呼伦哲的拳头,亦以不差分毫的精确,砸中了傲无极先天真元凝聚成的长刀。
  砰!
  转瞬之间,两个人已交锋十多回合,无论是呼伦哲粉碎天地的拳头,还是傲无极斩破虚空的长刀,都奈何不得彼此。
  在这种激战中,他们的精神不住攀向更高的层次,难以言喻的气息从他们的眉心祖窍中溢散开来。
  轰!
  又是一击碰撞,两个人的身形忽然不约而同的飞离了断崖,来至广阔的虚空中。
  呼伦哲全身闪耀着金芒电流,犹如神人,一拳又一拳的宣泄着体内无穷的力量,而傲无极的长刀总能恰到好处的挡下他的攻势。
  两个人形成了一种完美的平衡,犹如阴阳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