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五十章 激烈大战,我欲成魔

  顾晴川赤红双目疯狂中透着混乱,如欲毁灭一切,刀光之中魔意盎然!
  一刀斩出,刀气纵横三十丈,轰然一声,数十丈方圆的宫殿在磅礴气劲中中化为废墟,烟尘弥漫。
  他认准了张昊,一刀接连一刀的砍下,刀刀连环,如同魔龙腾空,张牙舞爪,毁灭万物!
  张昊眼神无喜无悲,没有任何情绪外露,顾晴川此时的实力并非正常,而是引动麒麟之血,进入了一种疯魔般的状态。
  风云里聂风先祖聂英,就是因为误吞麟麟之血,而形成了遗传后代的“疯血”,这是一种通过血液进行的精神感染,极为奇妙。
  四大瑞兽之中,独火麒麟显得毫无出众之处,完全不符合其地位,据张昊猜测,或许便与这种精神魔染有关。火麒麟应该在某段岁月中遭到过重创,神性被魔性所染,才变得浑浑噩噩,虽然本能的依然在守护着轩辕龙脉,但却成了一头彻头彻尾的凶兽。
  面对顾晴川恐怖的刀势,张昊左手雷刀刀意勃发,身形倏忽地跃起,一式“雷动九天”发出,刀光如同雷霆之怒,自半空下劈。
  这一刀的轨迹有一种难言的玄妙,贴近法理,合于大道,一刀斩落,雷光生灭,似天威道劫,湮灭魔气刀芒,继而斩在地面上,留下十数丈长的深痕,地面焦黑,撕裂一切!
  砰!
  顾晴川的身躯如同一座山般被击飞,狠狠砸在一方殿宇上。
  轰隆,殿宇倒塌,他被掩埋在了废墟中。
  另一边,问痴淡金色佛躯闪耀神光,一道道琉璃佛光中,他仿佛降世神佛,结降魔法印,一掌打来。
  轰,光明普照,法理运转,一尊面目模模糊不清的大佛出现在半空中,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气势磅礴,威压三千世界,只手垂下,化为降魔之掌!
  张昊右手剑陡化流光,一剑洞穿虚空,刺向佛陀之掌。
  剑气呈现紫金之色,至尊至极,威压世间,如同天帝至尊。
  倏然之间,剑气化为无穷光雨,笼罩了整片虚空,斩向金身大佛,也斩向问痴本尊。
  轰!
  漫天光雨流转,金光湮消,大佛虚影被一剑斩灭。
  张昊随即刀剑相合,刀势霸烈,剑气阴柔,演绎阴阳太极,天地之间,只余下漫天剑气刀光,呈太极之形,流转十方,向着四周扩散。
  面对如此攻势,问痴佛号高宣,淡金躯体转为纯金之色,如同一尊不坏金身,生生撑开了一片领域,抵挡着刀剑洪流。
  “吼!”
  顾晴川则一声狂吼,魔气纵横,一刀横斩,幽暗魔气、冰霜寒气、麒麟火元三股力量合于一体。
  轰!
  数十丈的刀气虚影呈赤、白、黑三色,以魔气为引,冰霜寒气与麒麟火元两股相反的力量轰然爆炸,犹如地狱降临人间,生生破开了张昊的刀剑洪流。
  但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莫狂人、凌断沧、秦轩、沈妃儿四人奋力抵挡,但在张昊无可匹敌的攻势之下,便如烛火萤光,瞬间被粉碎成空。
  砰!砰!砰!砰!
  四个身影跌飞而出。
  秦轩鲜血狂喷,动用“嗜血狂暴”之术本就让他身负重伤,如今伤上加伤,已是奄奄一息。
  其他三人伤势也是轻重不同!
  莫狂人功力最深,挣扎而起,但就在这时,忽有一道剑光刺向他,剑光犀利、明澈,宛如一抹冷电,发时无声无息,及至近前,方猛然爆发。
  莫狂人一把抓向剑光,却已然迟了,三尺青锋贯胸而入,鲜血流淌。
  莫狂人望着偷袭之人,目中流露出不能置信之色,狂吼一声道:“是你,为什么?”
  偷袭之人道装飘逸,相貌清瞿出尘,正是真武宫主慕无极。
  “是了,是了,景明帝一向崇尚道门,曾三次驾临真武山,对你多有封赏……”
  “可他已死,为何你……”
  莫狂人心中瞬间反应过来。
  慕无极淡淡道:“本派自太祖立朝以来,便被历代天子所信赖封赏,君以国士待吾,何以报之,唯死而矣!”
  “所以,在监兵阁成立之初,因皇上之命,贫道便已忝列四方长老之一,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我死的不冤!”莫狂人惨笑道。
  旋即气息断绝。
  “你……”凌断沧怒极,实不敢相信多年老友竟会作出这种选择。
  慕无极神色漠然,淡淡道:“凌兄,你沧浪岛一脉孤悬海外,实不该参与到其中来。”
  凌断沧一腔傲然道:“我为武林正道而来。”
  “武林正道,那可难说的很呢?”
  慕无极叹道:“是非黑白,善恶正邪,谁人能定?”
  “贫道只知禀持本心!”
  手中一抖,长剑将莫狂人的尸身,斩成两截。
  凌断沧惨然一道:“好狠的手段,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慕无极道:“多年知交,贫道还不致于如此无情,不过,凌兄你参与了这起弑君谋反的大逆之中,总要付出代价的!”
  凌断沧瞳孔一缩道:“景明已死,太子便是大离法统上的唯一继承人,你们还能如何翻盘?”
  慕无极淡淡一笑。
  “难道景明帝未死?”凌断沧心中一惊。
  “不可能!”
  “毒圣的蛊毒天下无人无物可解!”
  慕无极避而不答,淡淡道:“阁主携堂皇大势,革鼎天下,扫清寰宇,非你们任何人所能阻。”
  “任何反抗都不过是螳臂当车,民心在我们这边,而天意,也很快会在我们这边!”
  “动手吧,让我看看你的先天无极剑法是如何杀戮故友的!”凌断沧运功压下伤势,伸手一摄,真气化形,凝为一柄虚幻长刀握在手中。
  “我知你凌家除怒海狂刀之外,尚有一式‘观沧海’刀法堪称妙绝天下,今日正好见识一番!”慕无极点了点头道。
  沈妃儿初时微微一惊,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变故,但随即便冷静了下来,飞身前往顾晴川所在方向,与之会合。
  顾晴川一刀逼开张昊的攻势后,便微微闭上了双眸,身躯颤抖着,周身魔气凝如实质,仿佛地狱中踏出的魔物。
  沈妃儿飞临之时,他倏地睁开了双眸,赤红如血,没有一丝感情外露。
  唰!
  一缕冷光闪过,恰似天边新月,洒落长空如血!
  沈妃儿脸上情绪骤然凝固,雪白优美的颈项上,一丝细若发丝的血痕凸现。
  她嘴唇微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为什么?”
  灵动的眼神透出这样的疑惑,至死亦不愿相信。
  回应她的,是顾晴川痛苦、歉疚、疯狂、绝望的眼神。
  随即,这双眼中,泯灭了所有关于人类的情绪。
  她懂了!
  却不恨!
  曾经的美好一一在心间流淌而过,最终悉归幻灭。
  原来,在生存面前,爱情真的很卑微!
  意识泯灭的最后刹那,沈妃儿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魔吼。
  杀情弃心,舍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