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五十一章 魔物降世

  伴随着一声不似人类的魔吼,顾晴川的身躯腾起熊熊魔焰,毁灭、杀戮、疯狂、混狂,种种魔念彻底地吞噬地吞噬了他的神识,属于人的一切都被剥夺。
  他的体内,苦苦修炼出的先天真元在这种变异中,迅速转化为恐怖诡异的魔气,幽黑的魔气如同有着自己的人格,改造着他的肉身和经脉。
  细胞分裂,基因变异,转眼之间,他的肉身结构已经趋近于一种无比强横的程度。
  魔气如阴云般升腾而起,笼罩了整片天空,就连大日也被遮蔽,天地仿佛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邪魔降世!”
  问痴震惊道。
  良久之后,魔气散去,露出了顾晴川的真身。
  但此时,他的形态实在已不能称之为“人”!
  浑身被黑色的鳞片所覆盖,胸前和背后各生出一排骨刺,手足化为了利爪,形象狰狞而诡异,无形的精神场域散开,方圆五百丈内,所有的生灵都受到了影响,一个个眼中现出赤红之色,狂扑向彼此,厮杀起来。
  有不会武功的太监宫女,仿佛化为了原始的野兽,牙齿撕咬,手爪抓挠,景象血腥而恐怖!
  “大魔,人间大魔!”问痴震惊无比,口宣佛号,一式降魔之掌拍向顾晴川所化魔物。
  金光浩荡,梵音神圣,与魔气就像水火般彼此不容。
  魔物邪异一笑,长满鳞片的脸容显得说不出的狰狞恐怖,它一声长啸,一把抓向问痴,纯正幽暗的魔气如阴云一般盖下,与金光一同湮灭。
  它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只是一闪,便到了问痴身前,五爪犹如利刃,一击之间便撕裂了问痴的胸膛,护身真罡全无半点作用,五指一掏,一颗红彤彤、犹在跳动的心脏便落在了掌中。
  问痴脸色骤然苍白,但强大的识神主宰着身躯,一直犹不得死,目中并无恐惧,而是充满了慈悲之意,毕生功力凝聚在右掌之上,一掌拍向魔物头顶。
  砰!
  如中金石,魔物吃痛之下,一把将爪中的人心吞入口中,三口两口嚼吃而下,尔后,双手探出一撕,将问痴的身体撕成两半抛开,脏腑肠子流了一地。
  吃下问痴的心脏后,魔物原本被问痴临终前一掌所伤的伤势顿时恢复了过来。
  桀桀一笑,却是凭着本能,不愿对近在眼前的张昊出手,而是一下扑向凌断沧,一只利爪贯胸而入,凌断沧的身躯瞬间干瘪了下去,全身的精气血液俱被吸收,化为了一具干尸。
  慕无极心中惊骇欲绝,挥剑斩向魔物。
  “锵!”
  火星迸溅,削铁如泥的神兵竟然无法破开魔物的鳞片。
  魔物怪笑一声,一把捏断长剑,电闪一般,将半截断剑插入了慕无极的头颅中。
  随后一把掏出犹在跳动的心脏,送入口中。
  轰!
  一道刀光宛如天雷轰顶,劈向魔物头颅,出手者正是张昊。
  他眉头紧皱,对于眼前的状况也是始料未及。
  魔物一闪,避开刀光,向着外面扑去。
  长乐殿外,重重围墙之外,皆有重兵把守,乃是太子等人为了预防张昊逃出而作的最后一重布置。
  这些军卫被魔物的精神感染本正在疯狂厮杀,但等到魔物到来,立马清醒了过来,看到魔气滔天的魔物,顿时流露出无尽的恐惧之色!
  魔物如虎入羊群,见人便杀,一个个精锐士兵根本无法阻挡得了他刹那,便被掏出了心脏,血气尽被吸收。
  魔物化为了一道黑影,任意扑向所有方向,胸前骨刺贯穿了一个个人,骨刺化作血红之色,贪婪的吞食挂在上面的尸体。
  魔物每吞食一人,气息便强大一分,等到杀尽这片区域的生灵后,它的身体变得无比高大,犹如一个巨人,足有三丈之高,头顶长出一根蜿蜒曲折的弯角,背后生出由骨节和肉膜构成的双翼。
  等到张昊赶至,现场只余下数百具残肢断臂,魔物又扑向另一个方向。
  无论是原本布置下围杀张昊的军卫,还是其他宫中的侍卫,看到如此一头凶残狰狞的魔物,均是恐惧至无以复加,纷纷放下兵器,四散奔逃。
  宫女太监等体力较弱之人,逃亡不及,便纷纷借助宫殿地形等躲藏起来。
  可惜,魔物一声呼啸,全身幽黑魔气如活物一般散开,飘荡向经过的每一片区域,而在这些区域中,所有活着的生物都化为了干尸,精血元气皆被掠夺而空,只剩下一具皮囊。
  百余丈开外,一座宫墙门上,太子一脸惊恐的看着那头纵横肆虐的魔物,口中绝望道:“完了,完了,大离朝完了,世间为什么会有这种魔头?”
  那些死去的人中,有他的妃子和儿子,也有他的母后和兄弟,但他却是丝毫也不敢生出去救他们的想法,甚至连报仇的念头都没有。
  定国公浑身颤抖,死死拉着太子道:“殿下,快逃呀,您身负国家之望,只要您在,这大离就不会亡!”
  “逃?能逃到哪里去?如此凶魔出世,只怕是要覆灭天下啊,早死一步,晚死一步,又有什么区别?”太子绝望道。
  就在这时,张昊的身形出现。
  太子眼中流露出狂喜之色:“国师,是国师,国师没有死在妖魔手中!是了,是了,国师是真仙降世,必然能够对抗这妖魔!”
  似为他的声音所动,魔物血瞳如电般看向这里,忽然扇动骨翼,瞬间而至。
  “不好!”太子一惊。
  就见魔物张口一吸,谢苍梧偌大的身躯忽然化作了一颗肉丸被它吞入口中。
  魔物满意的咀嚼了几下,似乎觉得很有筋道,又看向了太子。
  太子脸色恐惧无比,一把将定国公拉了过来挡在身前。
  定国公:@%*#∥……
  魔物一把抓向定国公,五爪深深贯入他的头颅中,定国公谢林只感到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向着头顶流去,眨眼间就没了呼吸。
  首辅严知白虽是魔门高手,但遇上了真正的妖魔,也是无限恐惧,但他知道逃也无用,穷尽功力,一掌打向魔物。
  轰!
  掌力刚猛如炸雷,但打在魔物庞大的躯体之上,就像是一阵清风拂过。
  魔物狰狞一笑,抛开定国公只剩下一张人皮的尸体,一把抓向严知白的脑门。
  严知白绝望之极,运转魔门秘法,身体骤然炸开,全身精血如同高爆炸弹,炸向魔物。
  但这依然无用,魔物毫发无伤,只是目光看了一下严知白身体消失之处,似在为一个还算美味的食物毁去而惋惜。
  随后,魔物贪婪的看向太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太子心神几近崩溃,看到张昊追近的身形,忙凄厉叫道:“国师救我!”
  可惜晚了,魔物张口一吸,太子的身体中所有的精血元气还有灵魂混合着一道紫色的本源之气便落到了它的口中,原处只剩下了太子的一张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