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六十章 魔门图谋,幽冥鬼爪

  亲眼目睹两名阳神高手成就元神,破空而去,张昊感悟良多,道路虽然不同,但目标都是一样,总有值得借鉴之处。
  身形一动,几个起落间来到傲劫身旁。
  “阁主!”傲劫抹去了眼泪,轻轻施了一礼。
  张昊微微颔首,目光洞彻向远方天穹,闪过一抹神光,只见天门峡谷上方,大离与蛮族双方的军阵杀气混合两方国运冲霄而起,一方呈黑色狼形,昂首吞日,凶残霸道之中又有着一丝阴厉;一方则是显化为赤色龙形,飞龙腾空,如日中天!
  当然,这只是一种存在于精神中的感知,非肉眼可见。
  望气观运,洞察阴阳,对于修行精神之道达至甚深层次者而言,不过是俯拾即得的微末小技!
  从双方的气运中张昊便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战当是有惊无险,大离必会取得最后的胜利,所以他也就懒得插手了。
  转首对着傲劫道:“去和我看一场好戏!”
  “什么好戏?”傲劫怔了一下。
  “到了你就知道了。”张昊微微一笑,漫步于山野间,循着精神感知的方向,向着目标而行。
  两人都是轻功卓绝之辈,一掠十丈,踏雪无痕,翻山越岭,直如平地!
  行了约有半个时辰,距离原处已有一百多里,山势愈发陡峭,鸟兽绝踪,非凡人所能踏足。
  一座峡谷之中,忽然传来了打斗声。
  “是什么人?”傲劫讶然看向张昊。
  张昊示意她收敛气息,傲劫隐藏了自己的生命特征,然后跟着张昊无声无息的潜入了峡谷之中。
  这条山谷约有数里长,阔不过几十丈,有两道转弯,一块块棱角突兀的怪石横陈在谷中,仿佛一头头猛恶欲择人而噬的怪兽!
  一湾冻结的溪水之前,数人正在恶斗,溪旁躺着一名黑衣俊美青年,双眼紧闭,生死不知,正是薛未寒。
  那动手者一人身着盔甲,乃是大离将军的样式,面容英挺,约莫四十余岁,身法了得,掌力惊人,每出一掌,便如火山喷发,炽烈惊人,双掌呈现赤红之色,不类人身。
  “这是六天魔门的赤阳掌!”傲劫一眼便认出了这门奇功的来历。
  再看对面,白衣如雪,长袖如云,轻舞变幻,却以阴柔之势消去对方霸道掌力,脸容精致妩媚,眼波流转间勾人心魄,有种难言的魅力,正是云梦小小。
  “小小!他们六天魔门的人怎么自己打了起来?”傲劫讶然道。
  再看另一处战场,动手者也有熟人,乃是空冥子被两名满面阴鸷、一看便知不是善类的老者围友,险象丛生!
  那名身着盔甲的中年男子一掌将云梦小小震开,沉声道:“云梦小小,你是我六天魔门弟子,未来的魅惑魔主,为何一定要襄救这名叛徒?”
  云梦小小长袖飘飞,动静变幻,形如舞蹈,但却隐藏着凌厉的攻势,她沉声道:“我正是为本门着想,才阻止你们杀掉薛未寒,他是阁主最欣赏的属下,一旦你们杀了他,阁主震怒,本门必然将会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不过都是借口罢了,你是有了背叛本门之心吧?”中年男子正是六天魔门战争魔主,风雪关曾经的副总兵罗威。
  “唉,阁主手握天下,我们六天魔门一家之力,又怎么可能对抗得了?”空冥子一边奋力对抗着两个老者的攻势,一边开口道。
  罗威轻轻一笑道:“是吗,如今风雪关破,蛮骑南下,天下大乱在即,我倒要看看,那位监兵阁主能够如何力挽狂澜?”
  “罗威,你开关引外敌入寇,如此丧心病狂,究竟为何?”空冥子冷声道。
  罗威冷哼一声道:“本座之志,又岂是你们这些目光短浅之辈所能明白的?”
  “蛮骑入关,中原大乱,则正是本门乘势而起的大好机会,以本门的潜在力量,等离朝败亡,完全可以自行起兵,占据这大好河山,届时与蛮人划江而治,岂不快哉!”
  “小小东离家都敢有此图谋,难道我六天魔门会逊色于他们?”
  云梦小小仿佛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看着他道:“你根本不知道阁主有多么强大,你的图谋只会把本门拖入毁灭的深渊!”
  罗威神色一冷:“这不仅是本座的计划,也是整个长老会的决定,你们两个叛徒,少在这里巧言诡辩。云梦小小,本座今日就拿下你,带到你师父魅惑魔主面前,问问她是怎么教的徒弟?”
  他“呼”地一掌击出,掌力有如火龙腾空,炽烈无比,方圆十丈之内的冰雪都开始融化。
  云梦小小长袖曼舞,宛若轻云,重重叠叠,阴柔劲气如网,化去了掌力。
  但就在这时,罗威忽冷酷一笑,左手闪电般探出,洁白如玉的五指化作深黑之色,缭绕幽幽寒气,仿佛幽冥鬼爪,抓向她的肩头。
  “幽冥寒冰爪!”云梦小小心中一惊,立时后退。
  但罗威速度更快一分,先发之下,已然迟了,爪风扫过,云梦小小肩头现出五根漆黑指印,映着晶莹如玉的肌肤,显得狰狞而恐怖。
  云梦小小身形一晁,直感一股诡异冰寒的真气侵入经脉,左手如风,连点十余处穴位,方阻下攻向心脉之势,但脸上却浮现出了一层黑气。
  幽冥寒冰爪乃六天魔门一门极为歹毒阴邪的功夫,乃是汲取死而未腐的尸体之上一股阴寒死气练成,爪出即可伤人,蕴含尸毒寒气,非常霸道!
  罗威收势而立,幽冷道:“幽冥寒冰爪之毒,天下无人可解,我倒要看看,你那位阁主救不救得了你?”
  “是吗?”忽有一语清朗之声传来。
  张昊负手而行,身畔红衣妩媚,眼神似笑非笑。
  “阁主!”云梦小小惊喜道。
  身形一动,白裙飘飘,似精灵般梦幻,投向张昊身边。
  眼角含笑,宜喜宜嗔,流波轻扫撒娇道:“人家就知道阁主无所不能,肯定会来救我的!”
  张昊眉头一挑,捉住她的手腕,凝神感应,片刻后道:“一点阴邪死气,倒也算不了什么。”
  真气涌入,流遍她的全身经脉,瞬间就化去了那股死气煞气,云梦小小脸上隐隐的一层黑气顿时消失不见。
  幽冥寒冰爪所带的死气由于出自人体,所以改入人身后,便会与自身生气相结合,极难驱除,但张昊的皇天无极真气能够轻易化去一切异种能量,自然是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