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七章 武林杀劫起

  云州城,左倚梦华山,右览万里离江之胜,连通南北,混一中原,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因商贸发达,繁华甲于大离东南形胜之地,自古便被誉为“黄金之城”!
  官道上,大队人马行进,带起茫茫烟尘,中间乃是一座华丽软轿,张昊双眼微闭,端坐轿中。
  这一队骑士,正是他以基因细胞修复液和昆墟世界最为基础的强化药剂所训练出的白虎七宿战卫。
  强化药剂是通过直接改变人体基因链而从各方面强化人体素质,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可能导致基因链断裂,配合基因细胞修复液则可把这种危险降到最低。
  不过,人体乃是一套极为精密的仪器,此许的改变亦会造就不可测的后果。改变基因链虽然一时可获得强大的力量,但却对于武道修行有着致命的影响。
  在昆墟世界,基因改造只是武道无望者才会选择的道路,真正的强者不取!
  张昊所携带而来的强化药剂虽然只是处于最初级的层次,远远无法和那种可以直接制造出神魔级基因战士的强化药剂相比,但经受改造之后的白虎七宿战卫的整体身体素质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强化,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有敏捷,乃至视力、反应能力,都达到了一种常人万难想象的程度!
  有了超强的身体素质,这批本就是从军中精锐挑选而出的精英,稍加训练,便已经成了一股难以轻忽的力量。
  张昊又让宓妃根据他们的身体素质特点,结合此方世界许多精妙招式,以及人体运动系统学,空气阻力,气流变化等物理学知识,还有医学中的气血运转、刺激穴窍,专门为他们创造出了一门速成的武功,命名为白虎七杀刀法。
  这套刀法共有七招四十九式,招式凌厉无匹,每一式都可将施展者的力量发挥到最大,而且招招连环,有攻无守。最为奇妙的是每一招、每一式都形成了完美的互补,两人齐施威力便陡增一倍,以此类推,七人齐施,威力便足以匹敌先天后期以下任何高手。
  张昊本来决定灭掉素有武林第一大派之称的云林寺,以为监兵阁的君临江湖作为铺垫,但暗月卫传递来的最新讯息迫使他改变了这个主意,不得不赶来云州城。
  只因江湖正道人士和赤日圣教之间约战于此,又有传言“无上法王”大日梵宗即将法驾中原,挑战中原佛门三大高手!
  这三大高手分别是云林寺第一高手,修成《摩诃般若波罗密经》中无上绝学大自在慧剑的长老慧心,梵净山无尘庵以寂灭心禅刀法威震江湖的兰因师太,以及中原武林三大宗师之一、佛门第一高手问痴上人。
  大日梵宗乃域外不世出之奇才,六岁剃度入大雪山大日宫,九岁即已横压宫中年轻一代所有僧人,成为大日宫下代法王的不二人选。二十五岁接受上一代法王灌顶成为新一代法王,武功青出于蓝,不但将大日宫历代神识相授的秘藏转轮大法参修到了开启宿世轮回的无上境界,更修成了《大日经》中所载无上奇功大日如来九品莲花法印,被誉为密宗千来以来第一高手,被尊为“无上法王”,乃是域外如同神圣般的存在。
  锦绣山庄,位于云州城南,占地千亩,园林秀美,清幽灵秀,雅致非常。
  庄主姓云名天钧,乃江南累世豪门云家之主,云家富可敌国,至云天钧这一代,却拜入武林圣地问天阁,由商入武。
  云天钧资质非凡,得授问天阁无上神功万象天剑,一身武功位居当世第一流高手,闯出赫赫声名,号称“一剑平天”,乃是江南武林之中领袖群伦之辈。
  这一日,正当午时,锦绣山庄正厅弹剑阁中,熙熙攘攘,人数众多,怕不足有四五百人,均为与会的中原武林豪杰。
  为首的乃是问天阁主“剑圣”上官无名,中原武林三大宗师之一,虽非中原武林第一高手,但其德高望重,为人谦虚淡泊,人所共倾。
  位居上官无名之下者有云林寺掌门慧真,真武宫宫主慕无极,无尘庵大弟子清凝,东海沧浪岛岛主凌断沧等中原武林领袖,无一不是先天巅峰的绝顶高手。
  上官无名一身葛衣,眉目清逸俊雅,看上去如四五十许人,但此老成名于五十年前,算来至少该在古稀之龄。如此容貌,却是因进军宗师之师后,可锁住真元气血,周身无漏,永远驻留在体力的最巅峰,年过百岁也不会有所改变。
  上官无名平和道:“诸位同道,赤日教之来历大家想必都已经很清楚了。那赤行天乃蛮汗赤必烈亲弟,亦为昔年蛮天武圣之后裔,其又拜在‘圣师’呼伦哲门下,身兼两家之长,武功之高,已然进阶宗师至境。其座下四大护教使者,正是他的同门师兄弟,每一位都是先天绝顶的不世高手。明日一战,不但关乎中原武林气数,更是他日对抗北域蛮族人侵的预演,决不容有失!”
  慕无极一身道装,飘逸出尘,凝眉问道:“上官前辈,北域蛮族自千年前被武帝击败,一直龟缩在域外,如今真的又产生了窥伺中原的野心了么?”
  上官无名颔首道:“不错,老夫曾北游三载,为的就是探清敌之虚实。北域苦寒,生存艰难,但能在其中活下来之人,体格自然无比健壮,远胜我中原百姓。其民以畜牧和狩猎为生,人人皆在马背上长大,无论男女老幼,上马皆兵,悍不畏死。是以蛮族人口总数虽然不过数百万之众,但若不惜国力,足以在短时间内聚起百万大军!”
  百万大军!
  众皆沉默,以离朝如今的状况,莫说百万,但只十万铁骑,便足以肆意践踏万里河山了!
  国破家亡,生民沦丧!
  思及未来可能会发生的灾难,侠义正道无不凛然!
  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
  一个身影跌飞入弹剑阁中,挣扎了两下,倒地不起。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其一身僧衣,顶有戒疤,身形矫健,正是云林禅寺弟子。
  “行见,怎么回事?”慧真起身愕然道。
  “朝廷……是……朝廷的人!”行见断断续续道,脸如金纸,口吐鲜血,显然身受重伤。
  云天钧长身而起,长发无风自拂,脸容沉静,看向一处方向,肃然道:“阁下何人,为何在此伤人?”
  一声清朗语音道:“有人举报,云林寺僧众非法传教,传播迷信,借此聚敛大量财物,更是非法发展武装力量,包庇众多罪犯。经查属实,现予以取缔,相关人等,皆要缉捕受审!此人反抗执法,形同谋反,根据《武林基本管理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我有权击毙他!”
  一个身着绯色官服、胸前绣着一头神兽白虎的青年武士飘然掠入,俯视四座,傲然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