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一百零六章 林薇之疑

  踏出长长的地下甬道,再拾阶而上行了足有两三层楼的高度,张昊和林诚终于到了地面上。
  阳光穿过高空的合金丝网照射下来,四处的建筑顶上和空地上,触目所及,都种满了农作物,只不过,由于空间的狭窄,仍是远远无法供应基地市所有人的需求。
  林诚带着张昊很快便办理好了入城手续,作为入城税,张昊向管理部门缴纳了五块灵石。
  所谓灵石,其实就是过去的玉石在灵气复苏之后演变而成,内蕴精纯灵气,可供修行所用,是如今时代的硬通货。
  成为基地市的居民,并不意味着从此就可以安然度日,实际上,每一个居民都要按照分工完成各种劳役,有的是种植,有的是建城,有的是挖矿,还有的是服兵役,而且在兽潮爆发时,每一个成年居民都必须无条件的到城头守城。
  张昊在签下这些条件和缴完税后,被发放了一个简易的身份证明,从此,他就算是章城基地市的一员了!
  之后,林诚便带着张昊往他家而去。
  这是一片拥挤、闭塞的街区,一栋栋楼房挺立,不讲究任何采光和透风的问题。每一层都被分割成均匀的一户户住室,不足三十平方,一户户人口便举家挤在这些小房子中。
  到了房前,林诚敲开了门。
  开门的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眉眼秀丽,穿着一件半旧的白裙子,身姿玲珑,出落的颇为娇俏,正是林诚的妹妹林薇。
  林薇看到林诚,眼圈儿一红,道:“哥,你又去野外冒险了?”
  林诚咧着嘴道:“没事,没事,哥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说着拍了拍胸脯。
  林薇咬着嘴唇道:“哥,你不要再这样了,大不了,我答应那夏家就是。”
  林诚眼中闪着光芒,摇了摇头,左右张望了一下,才道:“进去再说。”
  林薇这时才看到在他身后的张昊,微微惊讶道:“哥,这是?”
  林诚恭敬的看了一眼张昊,对妹妹嘱咐道:“这是昊先生,以后在外面,你记得叫表哥就是。”
  林薇神色微茫,林诚也不过多解释,就把张昊请进了房间。
  关好了门,林薇倒了一杯茶来,好奇道:“哥,这是你的朋友吗?”
  林诚摇头道:“不是,昊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现在已经加入了基地市,我是介绍人,对外的名义,他是我们的表哥。”
  林薇只着紧前一句,语声微颤道:“哥,你遇到危险了?”
  林诚道:“已经没事了,不要多想。”
  林薇轻咬嘴唇,沉默不语。
  见妹妹神色郁郁,林诚眼珠一转,取出装着灵元草的玉瓶,含笑道:“薇薇,你看这是什么?”
  林薇疑惑接过,打开一看,顿时惊住了,“灵元草!”
  林诚得意道:“那还能有假,老哥说过不会让你受夏家的胁迫,就一定要做到。”
  林薇眼中泪光盈盈,顾不得有旁人在前,轻轻抱了抱哥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感动无比道:“哥,谢谢你。”她深深知道,哥哥为了帮她摆脱困境,究竟冒了多大的危险!
  林诚呵呵傻笑。
  张昊冷眼旁观,林家这对兄妹,也太过天真了,吸收修真种子,既然能形成潜规则,那就是得到了所有统治阶层的默许。这是一种阶级垄断,又岂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有了灵石就可以无视夏家!
  张昊便在林家住了下来,林诚本来打算将自己那个不足五平米的小房间让给张昊,却被他拒绝了,修为到了他这种阶段,睡觉早已可有可无,一次打坐便是一夜过去。
  林诚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之人,见到张昊,听说他救了儿子,也甚是感激,加上张昊又不用进食,无非是家中名义上多了一个人,没什么影响。
  短短数日,这片街区都知道林家来了一个亲戚,待人温和有礼,可要回忆他的相貌,却总是记不起,仿佛他是一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人。
  入夜,月光如水,那九尊异界强者的化身法相也黯淡了下来,星空中星光寥落,张昊负手立于楼巅,仰望夜空,犹如一尊神像,沉默不语。
  楼顶上种满了蔬菜,一片青绿,长势喜人。
  就在这时,一个玲珑的身影也走上了楼顶,看见张昊,目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正是林薇。
  她径自走到张昊身前,目光盯着他,良久之后,才道:“你这样的人,为何会隐藏身份,来到我们这个贫民区?”
  张昊神色淡漠,缓缓道:“你如何觉得是我在隐藏,或许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呢?”
  林薇摇了摇头道:“以你的相貌和气质,怎么会是普通人?而且,你为了使自己不致于显得过于出众,用一种手段模糊了其他人认知中你的形象,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张昊微微讶异的看了她一眼,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去干涉他人思维来模糊自己的形象,仅仅只是精神场域辐射出的一种暗示,但能够不受影响,足见这丫头的精神力也是天生的强大。
  不过这也不足为奇,所谓的“灵根”其实就是先天的精神强横和对于某一种天地能量更为亲和而已。
  精神强横,方能感知灵气,亲和某一能量,如金木水火土,则修炼关于这一体系的法术就更为轻松。
  按照此方世界的划分,林薇算是金、水双系灵根,最为适合的道路就是剑修,锋锐而不失韧性。
  张昊淡淡一笑道:“如果我是别有图谋,你就不怕我现在,杀了你?”
  杀字出口,天地之间顿时有一股肃杀之气浮现,夜风仿佛也突然变冷了几分。
  林薇身子微颤,却是丝毫也不示弱,说道:“杀了我,那你可就暴露了,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不明智的事。”
  张昊呵呵一笑,戏谑道:“小姑娘,我逗你玩呢!”
  “什么阴谋诡计、卧底潜伏啊,你是小说看多了吧!”
  “我呢,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修士,懒得再过打打杀杀的生活,想清静清静而已!”
  “你啊,还是自己玩吧!”说着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下楼去了。
  “讨厌!”林薇一跺脚,皱了皱鼻子,“你一定有秘密,我就不信你会一直隐藏得那么好!”